耶穌結束了祂的講話後,就離開眾人,進了迦百農。祂在那裏被猶太人的幾個長老圍,他們為一個外邦百夫長的僕人來求幫助。這個百夫長似乎對猶太人特別仁慈,甚至為他們建造會堂。正如新約中所描述的其他百夫長,他認識神(路二三47;徒一○148)。一個主人要像這個百夫長那樣仁慈地對待一個奴隸是頗不尋常的。當這個僕人害病將死時,百夫長請猶太人的幾個長老去求耶穌醫治他。照我們所知,這個羅馬官是唯一一個人為僕人向耶穌求祝福的。他愛護這個奴僕,為了挽救他的性命,可以不辭艱苦。在羅馬的律法底下,奴僕只不過是一個有生命的工具而已。他被剝奪了所有權利;作為主人的,只要是意之所好,大可以虐待甚至是殺掉他。有一位羅馬作家,在論述房產管理的時候,建議農夫每年要檢視他們的農具,把陳舊窳壞的丟掉;在處理奴僕時,亦應採用此法。一般來說,失去工作能力的奴僕,都會給丟在外面,只有等死的份兒。相形之下,這個百夫長對待他的奴僕,真可謂不可同日而語。

    民間的長老處境獨特,他們不相信耶穌,但為了與百夫長的交情,只好在需要的時候去求耶穌。他們說到百夫長是配得的,但百夫長與耶穌相遇的時候,他卻說:我不敢當。我也自以為不配……意即「我太微不足道了」。根據馬太福音的記載,百夫長親自去見耶穌;路加則描述他託長老去。兩者都是正確的,首先他託長老去,然後他自己出去見耶穌。百夫長的謙卑和信心很顯著。他認為耶穌他家裏是他不配的,他也認為自己不配親自去見耶穌;但他有信心耶穌不必親身去到也能夠醫治,只要祂說一句話就能趕出病魔。

   但路加之所以記載他的故事,不是因為他的心腸好(其實這個世界有不少好心腸的人),而是因為他對耶穌的信心。他覺得自己不配耶穌到他的捨下,他確信只要耶穌說一聲,他的僕人就會痊癒。耶穌給他下的評語是獨一無二的:”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百夫長實在認識主耶穌的權柄和能力,他知道救主醫治的權能是在祂的話裏,所以他只要主的『一句話』就夠了。百夫長知道:他只要服從上級,他就有權吩咐下屬。他以這個原則向主祈求。因為他知道主常在天父的權柄之下,故祂當然有神的能力。百夫長也從自己對屬下說話帶著權柄一事,認識到主的權柄更是在祂的話裏。

   福音書兩次記載主耶穌感到『希奇』,一次是希奇外邦人的信心,一次是希奇以色列人的不信(參可六6『詫異』原文與這裏的『希奇』同字)。「這麼大的信心」信心是根據我們對主的認識而有的,因為祂是我們信心的創始成終者(來十二2)。以色列人因不夠認識主耶穌,所以沒有『這麼大的信心』。

    當長老來要求祂去時,祂立刻去了。祂尚未到達,就遇見他的幾個朋友,要求祂不必進入屋裏,祂也照作了。祂末發一言,末作一事,就醫治了那僕人。我們看見基督全能的旨意,與神的旨意配合得多麼完美!祂在神旨意的權柄之下,也得了完全的權柄,因此祂沒有必要前去,祂甚至一句話也沒說。那受託來的人回到百夫長家,看見僕人已經好了。

 

心得

   百夫長對主耶穌的信心很大,耶穌稱讚他的信心連在以色列的地方也沒見過,可見信心的功課是要鍛鍊出來的,百夫長知道他在人的權柄下,也有人在他權柄之下,他只要說一句話別人就會照著作,因此他相信耶穌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讓他僕人得醫治。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