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件卻讓我們看到重要的事實,我們儘管在人生中遇到悲傷殘酷無常的事;但有耶穌同在的話,我們可以用完全的眼光和另一角度來看人生,就是上帝有能力來支持我們面對這殘酷無常的事拿因城距離迦百農大約有一天的路程,坐落於隱多珥和書念之間;也就是以利沙救活了另外一個寡婦的兒子之所在地(王下四18-37)。直到今天,從拿因城向著隱多珥走十分鐘的路程,便可以看見一片躺著死人的石墓。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生的悲痛和辛酸。送殯的行列通常都是以一支職業的哀樂隊為前導;他們吹起管笛、敲響鐃鈸,從喉頭中發出一種近乎狂亂的刺耳哀鳴。整個世界的永恆哀愁,都蘊藏在這個簡潔樸素的句子裏,『他是他母親的獨生子,而他母親又是個寡婦。』在人生的哀痛之中,路加添上了基督的憐憫。耶穌的內心深處,備受感動。再沒有任何的希臘文字,像福音書中描述耶穌的深情,更能表達出這種感受(太十四14;十五32;二十34;可一41;八2)。在古代社會,耶穌的表現一定是駭人聽聞。古代最尊貴的信心是斯多亞派哲學的信心。斯多亞派相信上帝基本的品性是無情的,在感情上是無所感受的。他們的論據認為,假如有某人可以感染別人的喜怒哀樂,這即是說,至少以這一刻而言,他可以影響別人。假若他可以影響別人,這意謂至少這一刻,他是凌駕於別人之上。而現在沒有人可以超越上帝;因此,沒有人是可以影響上帝;依此推論,按本質說,上帝必不為外物動情。

 

   根據路加的記述,這兩個中心人物彼此有了連絡。「主看見那寡婦。」主看見她了,祂的眼目總是尋找心碎的人。然後呢?「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祂採取了行動,祂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祂對他說話,好像他聽得見一樣。於是他就聽見了!祂和他談話,好像他是活人一樣。於是他就活過來了!他的身體死了,但他沒有死。人的身體死了,但人並沒有死。人的靈和身體是可以隔絕的,但不是藉著死。我們的主曾三次使人復活,每一次祂都用同樣的方法,祂對死人說話,好像他們能聽見一樣。一次是在睚魯家裏,他那十二歲的女兒死了。祂彎下腰,用手摸她,以慈母般的溫柔語調對她說,「大利大古米,」就是「小綿羊,起來吧!」祂對她說話,好像她能聽見一樣。她真的聽見了,她就回醒過來。另一次祂是在一個墳墓邊,那人已經死了四天。祂對死人說話,好像他能聽見一樣,祂說,「拉撒路出來!」拉撒路聽從祂,就從墳墓裏出來了。

 

   死人立刻恢復了生命,少年人坐起來了。勝過疾病也勝過死亡的主將男孩交給他母親。眾人都驚奇。他們看見了偉大的神蹟,死了的人再次活過來。他們相信主耶穌是神派來的大先知,然而當他們說:「神眷顧了他的百姓」時,他們很可能並不意會到耶穌自己就是神;相反,他們認為神蹟證明神以非人的方法在他們中間作工。在舊約時代,曾有兩位大先知叫死人復活,一位是以利亞,他叫撒勒法寡婦的兒子復活(王上十七20~23);另一位是以利沙,他叫書念婦人的兒子復活(王下四32~35)這件神蹟的風聲傳遍了周圍地方。在路加醫生的記載中,耶穌叫三個「獨生的孩子」復活和痊愈,這寡婦的兒子;睚魯的女兒(八42);害癲癇病的孩子(九38)。

 

 

 

心得

 

   出殯的行列變成了一支生氣蓬勃的隊伍,因為抬屍架空了。那絕望的母親轉悲為喜,她沒想到她的兒子可以從死裡復活。耶穌行經的那道路,成了一條充滿榮耀的道路。眾人深感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又說,神春顧了祂的百姓。」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