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他吃飯。」聖經沒有提到這件事發生的地點。路加提及前面的事發生在拿因城,那是離迦百農二十五哩遠的一座小城。路加下一次提到地點是在八:1,「過了不多日,耶穌周遊各城各鄉。」依我們看來,很可能我們的主完成了祂對眾人的教訓,說出了祂的呼召(太11:20-30)之後,祂就回到了迦百農,祂一向以那裏作為祂事工的基地。這個故事究竟發生在那裏,是無關緊要的。它主要的興趣和價值在於,它將兩個人放在我們的主亮光照耀下,從每一方面都可以看出這兩個人的尖銳對比。

   有一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他喫飯;耶穌就到法利賽人家裏去坐席。」「請耶穌和他喫飯」由他對待耶穌冷漠無禮的態度(參44~46節)來看,他的宴請耶穌,若不是出於敵意,就是出於對主的好奇,或想利用祂的聲望(參17節)。一個有罪的女人同時在屋內出現,我們不知道她是誰,傳統說她為抹大拉的馬利亞,但並沒有聖經支持。這個女人帶著一個盛香膏的白玉瓶。當耶穌斜倚在長凳上吃飯,頭挨近桌子那邊時,她站在耶穌背後,用眼淚耶穌的腳,並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他的腳,然後把昂貴的香膏抹上「用自己的頭髮擦乾」『頭髮』是女人的榮耀(參林前十一15);這女人以自己最榮耀的部位,來擦拭主耶穌最低下的部位(),象徵將榮冠放在主腳前(參啟四10)。「用嘴連連親祂的腳」象徵以愛珍賞主的一切。當時猶太人設筵招待客人,最起碼的禮儀乃是:(1)在客人進門時,主人命僕人備水給客人洗腳;(2)與他親嘴(45)(3)用油給他抹頭(46)如此的敬拜和奉獻,顯示她深信沒有東西是好得連耶穌也受不起的。西門的態度完全不同,他認為先知當像法利賽人一樣,要遠離罪人。他的結論是:耶穌真是先知的話,就不會讓一個罪人向祂表達這樣的愛心。

   耶穌看出他的心意,祂很有禮貌地請西門讓祂話。主以熟練的技巧講述一個債主兩個欠債者的故事,一個欠五十兩銀,一個欠五兩銀。因他們兩個人都無力償還,債主便免了他們兩個人。耶穌問西門,那一個欠債者會那借錢給他的人更多。這個法利賽人正確地答道:「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穌進一步向他表示,他這個回答是定了自己的罪。從主進了開始,那個女人就將愛傾倒在主身上。相反,那法利賽人對主非常冷淡,甚至最普通的禮貌,如洗客人的腳,與祂親嘴和用油抹祂的頭等,都沒有做。為甚麼會這樣的呢?原因是那個女人感覺到自己蒙了很大的赦免,但西門甚至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犯大罪的人。「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耶穌並沒表示這個法利賽人不是一個犯大罪的人,相反地,祂強調是西門從未真正承認自己的大罪和所蒙的赦免。如果他有,他也會像那妓女一樣愛主那麼深。我們全都是罪魁,我們都能認識極大的赦免,我們都能大大的愛主。

   耶穌看出他的心意,祂很有禮貌地請西門讓祂話。主以熟練的技巧講述一個債主兩個欠債者的故事,一個欠五十兩銀,一個欠五兩銀。因他們兩個人都無力償還,債主便免了他們兩個人。耶穌問西門,那一個欠債者會那借錢給他的人更多。這個法利賽人正確地答道:「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穌進一步向他表示,他這個回答是定了自己的罪。從主進了開始,那個女人就將愛傾倒在主身上。相反,那法利賽人對主非常冷淡,甚至最普通的禮貌,如洗客人的腳,與祂親嘴和用油抹祂的頭等,都沒有做。為甚麼會這樣的呢?原因是那個女人感覺到自己蒙了很大的赦免,但西門甚至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犯大罪的人。「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耶穌並沒表示這個法利賽人不是一個犯大罪的人,相反地,祂強調是西門從未真正承認自己的大罪和所蒙的赦免。如果他有,他也會像那妓女一樣愛主那麼深。我們全都是罪魁,我們都能認識極大的赦免,我們都能大大的愛主。

   然後耶穌公開地向這個女人宣告,她的已蒙赦免。她蒙赦免不是因為她對基督的愛,相反,她的愛是來自她所蒙的赦免。她的愛多因為她蒙的赦免大。耶穌趁這機會公開宣佈她的罪已蒙赦免。其他客人在心裏質疑耶穌赦罪的權柄。與生俱來的心憎恨恩典,但耶穌再次向這個女人保證,她的救了她,她可以平平安安回去了。這是精神病醫生所無能為力的。他們也許可以找藉口解釋犯罪的情結,但卻絕不可能像耶穌一樣給人喜樂和平安。

 

心得

   本節很容易叫人誤會,以為愛多的就多得赦罪,愛少的就少得赦罪。但主的意思剛好相反,這裏乃是說,因為她的愛多,就證明她得的赦罪多;至於那愛少的,則證明他得的赦罪少。愛的多寡,不是我們蒙赦罪多寡的原因,而是我們蒙赦罪多寡的後果表現。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