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路加福音十四:25~35

   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他轉過來對他們說:「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 - 愛我勝過愛:原文是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你們哪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叫它再鹹呢?或用在田裏,或堆在糞裏,都不合式,只好丟在外面。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耶穌說這話的時候,祂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祂知道祂正向著十字架前進;而與祂一起的群眾卻以為祂是邁向一個王國。這就是祂要對他們這樣說的原因。耶穌儘量以生動鮮明的例子,告訴跟隨祂的群眾,凡跟從祂的並不是前去承受世上的權勢和榮耀,反倒必須預備一顆忠心,準備犧牲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並要忍受苦難,就好比人掛在十字架上的苦難。對於這段經文,我們千萬不可以冷漠和缺乏想像力的姿態,照著字面的意思來理解。東方的言語就好像人的頭腦般那樣活潑生動。當耶穌吩咐我們厭惡我們所最親近,最鍾愛的,神並不是按著字面的意思來說話。祂的意思是我們要愛祂勝於一切。

   首先,祂告訴跟從祂的人,若要成為真門徒,就必須對祂有超越的愛。祂從沒有意思說人要心裏憎恨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祂只是強調相比之下,對基督的愛必須過於所有其他的愛(比較太一○37)。一個門徒絕不能因為對家庭的顧慮,而偏離完全順服主的道路。事實上,作門徒第一個條件最困難的部分是「和自己的性命」這幾個字。我們不單要愛親屬少一點,更要恨自己的性命!我們的生活不能以自己為中心,必須要以基督為中心;我們不問每一個行動對自己的影響,轉而小心評估行動對基督和祂的榮耀有甚麼影響。對個人舒適和安全的考慮,必須次於榮耀基督和傳揚祂的名這偉大的任務。救主的話是絕對的,祂說如果我們沒有愛祂勝過愛我們的家人、勝過愛自己的性命,我們就不能作祂的門徒。沒有中間路可走。第二,祂教訓說,一個真門徒必須背自己的十字架跟從祂。十字架並不是一些身體的疾病或心靈的痛苦,而是一個人甘願為基督的緣故揀選的一條羞辱、痛苦、孤單、甚至捨己的道路。不是所有信徒都背著十字架,你可以藉著過有名無實的基督徒生活來避免十字架;但如果我們要竭盡一切為基督,就會經歷神的兒子在地上所遇到同類、從撒但來的反對。這就是十字架。門徒必須跟從基督,意思是他必須過基督在地上時所過的那種生活──捨己、羞辱、逼迫、責罵、試探和被罪人頂撞。

   主耶穌不要人糊裏糊塗的跟從祂,正如蓋房子的人必須先計算花費,人在委身跟從主之前,也必須先考慮主對跟隨祂的人有何要求。如果你要跟從主,你就要知道:主耶穌所走的路不是人人所能走的,所以你在沒有走之先就要計算,到底要出多少代價。許多信徒不是不出代價,乃是出的不夠,結果當然失敗;主所要我們出的代價不是別的,乃是我們的『己』,我們的魂生命。「出去和別的王打仗」『打仗』表徵我們屬靈方面的向前邁進。作主的門徒就如士兵進入戰場,要天天打屬靈的仗;『別的王』豫表信徒的屬靈仇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二萬兵』豫表一切攔阻我們向前推進的人、事、物。今天我們的仇敵就在我們的前面;如果我們要跟從主,前面必然有爭戰。撒但要攻擊我們,世界要引誘我們,肉體要纏累我們,我們豫備不豫備出足夠的兵去與之對抗呢?

   象徵門徒。一個人為主委身和捨己是好的,值得嘉許。但我們讀到鹽失了味。現代的食鹽是不能失味的,因為是純鹽;但在聖經當時的處境,鹽常常混雜各種雜質,因此鹽有可能會耗損,剩下一些渣滓留在器皿中。渣滓沒有任何用處,甚至不可用作肥田料,只可丟掉。這幅圖畫是一個門徒有輝煌的開始,然後背棄承諾。門徒有一個存在的基本理由,如果他不能滿足這個理由,就是一個可憐的東西了。我們看見失了味的鹽「只好丟在外面」。經文不是說神把它丟在外面,這是永不可能發生的事;而是人把鹽丟在外面,意思是人在腳下踐踏那開始了建造,卻不能完成的人的見證。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