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路加福音十五:11~32

   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裏任意放蕩,浪費資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那地方大遭饑荒,就窮苦起來。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裏去放豬。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裏餓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裏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

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裏。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便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甚麼事。僕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肥牛犢宰了。』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按猶太人的習俗,長子可得兩分家業(參申廿一17),故小兒子『應得的家業』約為三分之一。父親可能將家業豫先劃分好,但仍會保留其收入直至死時;通常不會在生前就實際的分配家業。「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應得的家業』指兒子生而應承受的產業。「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產業』原文意生命,另譯『今生』(八14),即生存的現狀;或譯『養生』(可十二44),含示謀生的憑藉。指父親所必須賴以維生的,就是父親的生計、資產。

   12節告訴我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緊接著13節說到「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從這兩節經文,我們看見,這小兒子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表示他變賣了家產。按照律法,他無權出賣家產,可是他明知故犯,可以說是非法侵犯了父親的權利。非法侵犯就是「得罪」的意思,他「得罪」了他的父親。因此,他不尊重父親,律法上他變賣家產得罪父親,那麼,道德方面他又出現了什麼問題呢呢?如果想過揮霍放蕩的生活,離開父母親的視線越遠是越好。因此,這個比喻中說「他到遙遠的地方」。不但到遙遠的地方,而且還「揮霍無度」。在路加福音中,不斷地指出浪費交付委託的財產就是犯了辜負上主的交託這樣的罪(41-42;十六110-12;十九11-27) 

   世上有許多浪子,但有沒有醒悟過來是極大的轉折和區別。果一直迷糊,墮落下去,那要落到何等可恥的下場,今天不知道有多少浪子仍然在遠離父家,任意放蕩、貪戀世俗、放縱情欲、尋求罪中之樂。將神所賜的寶貴生命、光陰、力量都消耗殆盡,過一種非常空虛的生活,內心中毫無平安喜樂,仍不醒悟。直到有一天,遭遇饑荒,窮苦起來,投人無著,只有放豬,甚至連豬所吃的豆莢也得不到充饑,環境大變了,遭遇不幸了,快樂過去了,人情不值一文了,他的幻想破滅了,臨到非常可怕的結局,他無法生活下去,無力承當得住。放豬在當時是最低賤的行業,而猶太人又禁止吃豬肉,因此對猶太人而言,這更是一種污穢墮落的工作(可以參考11:7)。14-16節在利末記十一7嚴禁猶太人飼養豬這種律法上規定為不潔淨的動物。所以,看顧豬隻、找尋豬飼料被猶太人視為是一件奇恥大辱。因此,連豬吃的飼料也得不到(16)充分表示出離開上主的人之落魄。

在走投無路,求告無門的時候,會忽然轉念,想到父親和父家,外人靠不住,父親怎樣呢?在外面困苦窮乏饑餓難忍,在父家裡怎樣呢?他醒悟過來了,父親是會收留的,父家總比外邊好。外邊的快樂是暫時的,人情比紙還薄,一切都是如夢如影,還是醒悟過來吧!只有天父是真正愛你的,只有天家是豐富、快樂、永久的,切莫等到像浪子受盡痛苦幾乎困死他鄉時才醒悟。

   「他醒悟過來」『醒悟』乃是由於聖靈在他裏面的光照與搜尋(參8節)。神常常藉著環境遭遇來提醒人,向人說話;所以許多時候,艱難的環境乃是化裝的祝福。罪人都是先有裏面的醒悟,然後才有外面行為的改變。「我得罪了天」猶太人通常不敢直呼神為神,而改以天代表神。「我要起來」豫表罪人醒悟後的悔改決心。浪子在山窮水盡、狼狽不堪時,心中突然閃現亮光!這真是上帝的恩典!他說浪子「醒悟過來」,「醒悟過來」的意思就是悔改,從原地作一百八十度轉變。聖經一再地告訴我們,當一個人醒悟過來,就是蒙受救恩的時候了。這位浪子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無能為力,不能再這樣混下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會餓死在異鄉!死亡的陰影開始籠罩著他。他說「我父親家裡有多少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裡餓死嗎?」他想到了父親!他說我的父親!

   於是,他告訴自己說我要起來,起來!就是興起、復活的意思,多麼奇妙啊!當他想到父親,想要回家,他整個生命就好像由死裡復活,充滿了無限的盼望和生機!他發現自己錯了,他要回去向父親承認,自己所作所為是得罪上帝、得罪了父親,他實在不配稱為父親的兒子,只要父親能收留他,給他一口飯吃,即使把他當作那比奴隸還不如的雇工,他都願意接受。於是他立刻採取行動,往父親那裡去。浪子下定決心要回家,是父親的家吸引浪子回頭。

   21-23 兒子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父親似乎不在意他的悔改,反而轉身命令僕人殺牛犢慶祝。袍子代表榮耀,只有上賓才有的待遇,代表改過自新,過新生活;戒指代表權威,因為人若把署上名字的戒指給予別人,那就等於把委託權授予了他,因此恢復他小兒子的身分;鞋子代表自由人,只有家人可以穿鞋,當時的奴僕都是打赤腳的。這則比喻對上帝的愛與饒恕有極細膩的描寫,或許稱之為『慈父的比喻』更為貼切。猶太人只有慶典才殺牛,請客與客人同樂代表父親公開作見證:他已「失而復得」,浪子一方面要公開宣告大逆不孝的浪子已經悔改「死而復活」,同時也要見證「失而復得」老父無與倫比的愛。

   兒子的自義(路十五25-32)——他得知弟弟回來,受到父親熱烈的接待,就氣憤填膺,不聽父親的勸導,進去與弟兄同席吃飯,十足表現他是自以為義,藐視罪人,不念親情,不願因罪人悔改而一同歡樂,他對父親自表服事多年,一直順名,自誇功勞不小,且在父親面前批評兄弟惡行罪跡,傾家蕩產,因此妒火中燒,心懷不平,埋怨父親的虧待,卻不能體貼慈父愛子之苦心,憐愛罪人之熱切,豈不知他已常和父親同在享受一切,常蒙愛顧恩惠,而無感恩之心,並未看重他作兒子的地位和當盡人子孝親之本分,他身為長子,對於兄弟理當負有照顧之責,把這個漂流在外的浪子尋找回來才是(創四9,四三16,30,31,33,34,雅五19,20)。由大兒子的一切言行表情看來,他的身雖在家,心卻顯然已是遠離天父慈懷,亦與浪子無異也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