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路加福音十六:1~13

   耶穌又對門徒說:「有一個財主的管家,別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費主人的財物。主人叫他來,對他說:『我聽見你這事怎麼樣呢?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裏說:『主人辭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將來做甚麼?鋤地呢?無力;討飯呢?怕羞。我知道怎麼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後,接我到他們家裏去。』於是把欠他主人債的,一個一個地叫了來,問頭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說:『一百簍(每簍約五十斤)油。』管家說:『拿你的帳,快坐下,寫五十。』
又問一個說:『你欠多少?』他說:『一百石麥子。』管家說:『拿你的帳,寫八十。』主人就誇獎這著不義的管家做事聰明;因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較比光明之子更加聰明。我又告訴你們,要藉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裏去。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倘若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心,誰還把那真實的錢財託付你們呢?倘若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

   管家就是個無賴。他本身是個奴隸,但他卻經管他主人的財富。在巴勒斯坦有無數不管事的財主。故事中的主人極可能就是其中之一,他們自己的業務全部交託在管家的手裏。而這管家卻不斷的盜用,並且習以為常。負債者也是無賴之輩。很明顯的他們所欠下的都是租項。租金通常不是以金錢計算,而是以實物代替。一般是以所租用的土地所生產的,按契約上的比例繳付。這個管家明白到他已失去這職位,因此,他心生一計。他把帳簿上的數目竄改,好叫負債者要繳付的遠比他們所欠的為少。這樣做會產生兩種果效。第一,那些欠債人會感激他;其次,也是更有效的,他把這些欠債人都牽涉在他不法的行徑之中,假如事情真的壞透,無法收拾,他也大可以有力的藉口敲上一筆!

財主本身多少也有點像個無賴,因為他不單沒有表示震驚,反而欣賞管家的頭腦,而實質上是稱頌管家所做的一切。

   故事中的財主象徵神自己,管家是一個受託付管理他人財物的人;就這故事而論,任何一個主的門徒都是管家。故事中的管家被指侵吞僱主的錢財,他被召去作交代,知道自己要被辭退。管家的頭腦敏捷,他意識到自己要為將來鋪路。然而,他已年紀老邁,不能作體力勞動的苦工;他又太自尊,羞於討飯(雖然不是羞於偷盜)。那麼,他怎樣才能保障自己呢?靈機一觸,他想到一個贏取朋友的計劃;朋友可以在他落難之時對他施予援手。計劃是這樣的:他走到僱主的一個顧客那裏,問顧客欠多少,當顧客說一百簍油時,管家叫他付還五十,帳項就算結清。

   「一百簍油」『簍』係希伯來人用作量度液體的標準單位,一簍叫一罷特(bath),約為22公升(另一說約為39公升)。「管家說,拿你的賬快坐下寫五十」這是詭詐地慷他人之慨;他故意向欠債的人少收,為的是想博得他們的好感。「一百石麥子」『石』係希伯來人用作量度固體的單位;一石叫一歌珥(Kor),約為350公升,乃一隻驢所能馱的量。我們應該藉那不義的錢財,為自己結交朋友,意即我們應善用金錢和其他物質,為基督贏取靈魂,這樣便能建立可以存到永恆的友誼。裴雅森說的明白有理:錢可以用來買聖經、書本、小冊子,因此間接地買來人的靈魂。物質的、短暫的東西,就變成不滅的、非物質的、屬靈的和永恆的。“聰明”的原文是phronimos,在太十:16是翻譯為“靈巧”像蛇。與其說那管家聰明(wise),不如稱他為精明(shrewd)。雖然這個管家為自己留一條後路的時候,浪費了主人更多的財物,主人卻誇獎他做事精明。理由是管家不用再擔心以後的三餐,但這並不等於說,主人赦免了管家的罪,因為管家還是被辭退。我們不要忘記這是一個比喻,所以耶穌絕對不是教導我們要學管家的做事方法。比喻是以一個屬地的故事,教導一個屬天或屬靈的真理。這個真理是什麼今世之子是如此精明,懂得抓住每一個機會,為自己取得今生的好處;我們是光明之子,難道不應該抓住每一個機會,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天上?(太六:19)怎樣積攢財寶在天上?耶穌給我們一個很實際的教導:用錢要精明,以擴展上帝的國度。耶穌說用錢結交朋友是什麼意思?

   要同時為物質和為而活是壓根兒不可能的。如果我們受金錢控制,就不能真正事奉主。為了積聚財富,我們必須為工作獻上自己最好的努力;這樣做的時候,我們正在搶奪本是屬神的東西。兩樣的效忠互相抵觸,動機不純,所作的決定難以大公無私。我們的財寶在那裏,心也在那裏。我們要努力賺取財富,就是事奉瑪門;是不可能在同時又事奉神的。瑪門竭力要求我們獻出所有和我們自己──我們的晚上、周末、和我們應該給主的時間。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