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路加福音十八:1~8

   耶穌設一個比喻,是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說:「某城裏有一個官,不懼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那城裏有個寡婦,常到他那裏,說:『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他多日不准, 後來心裏說:『我雖不懼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只因這寡婦煩擾我,我就給她伸冤吧,免得她常來纏磨我!』」主說:「你們聽這不義之官所說的話。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嗎?我告訴你們,要快快地給他們伸冤了。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

   一個不義的官,更有意思的是,這個不義的官,其實是對比公義的神。因為連不義的官都能這樣回應祈求,何況這位公義又慈愛的神呢?在聖經中很少有這樣的比喻,即用一個反面的比喻,來讓聽眾正面的思考。所以弟兄姊妹,這是一個反喻,目的是要我們正面的去思考並抓住其精意。那我們先來看主耶穌講這個比喻的目的是什麼?在第一節聖經就寫得很清楚:要常常禱告,不可灰心。所以“恒切”是這個比喻的所要讓我們認識的第一個禱告要素。有一位傲慢的法官,遇見一位寡婦到他面前請求伸冤。法官對她的申訴毫無興趣也無動於衷,但因著寡婦不斷的懇求,堅持不懈勸服了這位不義的法官。法官照著她的要求去做,並不是出於崇高的動機,他只是想擺脫這女人對他的糾纏,受不了她的煩擾。可見這法官是很勉強的幫助她,並不是出於真正的憐憫與同情,因這法官是一位不敬虔的人。

在解釋這個比喻時,不義的官和神的對比是很明顯的。神不像那位法官,因不想受干擾而採取行動。神是毫無條件的幫助世人,祂會聽人的禱告。不義的官尚且有所行動,何況我們的神是公義與慈愛的,豈不聽禱告嗎?神對那不斷禱告尋求祂的人,會給與公義的回答,因此我們禱告不可灰心,神喜悅祂的兒女持續的禱告。

   有不少人把祈禱得不著的原因歸結為,祈禱的太少,似乎我們在上帝面前的祈禱能“累積”、“疊加”到一定程度的話,上帝就會垂聽了,於是他們可以為一件事花上幾個小時,甚至幾天的時間禱告,認為只有這樣付出代價的祈禱,才會有收穫。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膚淺的、錯誤的,甚至是拜偶像式的祈禱觀念,祈禱是否蒙應允與禱告的時間和禱告的詞彙沒有直接關係,而是出於上帝測不透的主權和恩典。很多基督徒所謂的“常常祈禱”,或者“不住的禱告”也往往都體現在他們的私人事務上,如,身體、家庭、事業上,但是上帝卻要求我們“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太633),這不是說,我們不可以為自己的私事祈禱,而是要我們衡量孰輕孰重的關係。

   在聖經中寡婦是無依無靠之人的象徵,這些人在世上毫無幫助,因為這個世界上的掌權者“不懼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路1824),請注意,主耶穌在比喻中,特別提到兩次這個法官的邪惡與傲慢,這與哥林多前書八章二十一節的經文——“我們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就在人面前,也是這樣。”——正好相反。按照上帝的律法,作為掌權者理應照顧孤兒與寡婦(申101814291611),但是,這個法官既然不懼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自然不可能按照上帝的旨意行事,也斷然不可能公平行事。巴克萊博士指出,“這位法官顯然不是猶太人的法官。猶太人所有普通的紛爭,都是帶到長老們的面前,從來不會到法院去。根據猶太人的律法,如果有案子需要仲裁,一個人是組不成一個法院的。通常要有三位法官,一個由原告選出,一個由被告選出,而另外一個則由中間人委派。法官是受薪負責治案的官員,由希律或是羅馬政府所委派。這些官吏皆是聲名狼藉的。除非原告人有權有勢,或是願意出錢行賄,否則別想案子取得勝算。甚至有人說他們不惜為一頓飯而歪曲正義。”(路加福音注釋,每日研經叢書)可見,這些所謂的法官根本就是依附羅馬政權的外邦人,或者是賣國求榮的猶太人,他們對羅馬政權俯首貼耳,對待猶太人自然是蠻橫欺壓,何況對待一個無權無勢、窮困潦倒,毫無油水可撈的寡婦。當這個寡婦鳴冤叫屈,向他求助的時候,他自然置若罔聞、不予理睬了,或者他早已經從對方手中收受了賄賂,即便沒有,他也不願意搭理這個寡婦,為她伸冤。

   在讀這個比喻的時候,我們切不可把這個不義的法官比喻成上帝,因為上帝是公義的,他絕不拒絕冤屈之人的祈禱,相反,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1219 3235)但是,在這個比喻中,寡婦卻象徵“上帝的選民”(路187),寡婦一無所有,所擁有的就是正義在她這一邊,她謀求是“伸冤”,而不是“報復”。故此,寡婦的求告絕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是代表了地上教會的訴求,“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路83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