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到了迦百農,進入一間房子。他們經歷了這一切事之後,一到房中卻立刻爭論起誰為大來。耶穌就領一個小孩子來,叫他站在他們中間。祂實際上是說,你們若接待這小孩子,就是接待我,他是我的使者。你們若接待我,就是接待神,因為我是神的使者。你們中間最小的,他便要為大。然後約翰有所領悟了。他看見這個舉動,聽見耶穌的話,就明白自己作錯了事。他實際上是說,我作了傻事,有一個人奉你的名作事,我因為他不是同我們一起的而禁止他。耶穌說,不要禁止他。他也許不是跟從我們的,他的口音也許和你的口音不一樣,他的方法也許和你的方法不一樣,但是只要他是奉基督的名趕鬼,就不要禁止他。他若不是敵擋你的,就是幫助你的。路加就這樣以這個故事,結束了我們的主一生事工的最中心階段。耶穌說:「不要禁止他,因為不敵擋你們的,就是幫助你們的。」對基督的位格和工作,是不能有中間路線的;人如果不是支持基督,就是反對祂。但說到基督徒的事奉,韋連士說:認真的基督徒需要謹記,每當外人以基督的名做任何事情,這事必須大致上有助於祂的目標……主的回答包含一個廣闊和影響深遠的真理。沒有地上的團體(不管多聖潔),可以專利地要求從神而來的能力,這能力與真誠和忠心地使用祂的名有不可分割的連繫。

   撒瑪利亞位於猶太地的北面,當主前七百餘年北國以色列亡於亞述後,猶太人多半被擄到亞述,而另將一些異族人徙置在該地(參王下十七章),從此那裏居民的血統非常雜亂。到了耶穌的時代,猶太人視撒瑪利亞人為『雜種』,不屑與他們來往(參約四9)。在耶穌的時代,撒瑪利亞人對於路過該地前往耶路撒冷守節的猶太人特別懷有敵意,拒絕提供住宿之處,因此住在加利利的猶太人,通常避免取道撒瑪利亞,而沿約但河東邊的路線南下耶路撒冷。

   雅各和約翰的性格急躁,故被稱為『雷子』(可三17);此處他們又說了急躁的話。「像以利亞所作的」先知以利亞曾叫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亞哈王所派的軍兵(參王下一10~12)畢竟,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之間存著強烈的仇恨。他們的黨派之見,頑固偏狹的心胸,他們種族分離的態度,他們的種族優越感,都使他們不願接待榮耀的主。雅各、約翰對這不禮貌的做法非常忿怒,他們提出要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那些得罪他們的人。耶穌即時責備他們。祂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而是要救人的性命。這是主悅納人的禧年,不是我們神報仇的日子;他們的特徵應該是恩典而不是報復。

   這段經文記載耶穌跟三位預備跟隨祂的人的談話。

(一)祂對第一個人的忠告是:『在跟從我之前,請先計算代價。』從來沒有人可以說,他是在欺詐的引導之下才跟從耶穌的。我們應當明白的告訴他們,參加教會之後,生命會絕然的改變。信徒可能因此而減少,但我們這些留下的信徒是真真正正誓死跟隨基督的。

(二)耶穌對第二個人的談話,聽來似乎有點苛刻,而事實並非如此。從各種可能來看,這人的父親根本沒有死,更不要說將死了。那人說話的意思,極可能是:『在我父親死後,我便會跟從你。』耶穌的意思是,每一件事都有它關鍵性的一刻;這一刻一旦錯過,事情便會被擱下來,永不再辦。故事中的人物內心有一股衝擊,掙扎要走出靈性上死亡的幽谷;假若他錯過了這一刻,便永遠無法脫離這個困境。

(三)耶穌對第三個人的談話,道出了一個沒有人可以否認的真理。手扶著犁往後看的農夫,永不可能田一條直的水溝。有好些人,他們的心都是活在過去裏的。他們邊走邊回顧,沉醉於以往美好的時光之中。基督徒是要向日出前進,而不是回顧日落。天國的口號並不是『退後』,而是『前進』。耶穌並沒對這個人說『跟從我』,或是『回去』,祂是在說:『我不接受不冷不熱的服事』,好讓這個人自己去作出決定。

 

心得

   古時用犁耕田,前有牲口拖拉,農夫雙手扶著犁,定睛注視犁的前頭,不可回頭向後看。因一回頭,犁便會傾斜,以致耕出歪斜的犁溝;同時,犁頭也可能因此下得太深,以致牲口無力繼續往前拖拉。『犁』指我們的事奉工作;信徒的手一旦扶著了犁,從主領受了託付,我們就不可以再往後看,在主之外別有顧慮了。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