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義正辭嚴的指出法利賽人不該遂一己之私,濫用權柄為所欲為,妄自尊大。他們玩弄權術,向人發號施令,把難擔的擔子放在別人身上,自己卻一個指頭也不動。由於身居高位,別人一有錯失,就立刻用律法加以懲罰;自己有毛病,卻不當作一回事。

   權力對教會領袖而言是一個敏感的課題。權力若應用得當,能產生屬靈的效力;若應用不當,則為教會帶來災害。環視今日教會,濫用權柄的事件時而有之。有些領袖又獨裁又專制,不管別人的看法與感受,更甚的是有如已故楊牧谷牧師所形容的:“有一種領袖善用罪惡感來操縱人,慣於叫人感到內疚,尤其是別人不按他的要求行事,就會把罪惡感玩弄於鼓掌之間,利用它來折磨人,甚至羞辱人。”在教會中身為領袖的要小心使用權柄,事奉的崗位雖各相異,但事奉的人都是神的僕人。主耶穌說:“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可一○:43-44)「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人身上」『擔子』特別是指律法上的重擔;他們將許多嚴苛的儀文條例加在人們身上,使其難以履行。「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意指那些嚴苛的規條,僅用來要求別人,而非用來要求自己。

   法利賽人為何大興土木,修造先知的墳墓?他們這樣做有兩個目的:其一乃表示同情這些無辜被殺之先賢;其二想要表明先知被殺與他們無關,這些令人髮指的惡行都是過去祖先所犯的錯誤。主耶穌在此卻指出法利賽人其實正在故意犯同樣的錯誤,他們明知耶穌基督是神所差來的先知,卻昧着良心與祂作對,心裏早已計畫想除掉這眼中釘。(參約五:18,八:37-40)主耶穌從過去以色列歷史作出一個總結:以色列整個歷史其實就是敵害先知的歷史,這歷史從亞伯開始直到撒迦利亞為止。為何特意提這兩個人呢?原來該隱殺亞伯是聖經中第一宗謀殺案,而撒迦利亞則代表舊約最後一位殉道的先知。撒迦利亞臨終時留下一句悲痛的話:“願耶和華鑒察伸冤!”(代下二四:22)到了新約,這種謀害先知的勾當依然存在,法利賽人正好成了殺害基督的真兇。這種喪心病狂的惡行與過去歷史一樣,都是出於妒恨。一般來說,信徒都是尊敬神的僕人的。不過有些時候,一些忠心又良善的僕人會被一些居心不良,不願合作,口是心非的人所敵害。這些人專搞破壞,惟恐天下不亂,最喜歡批評牧者的講道或處事,處處為難他們。更有甚者,有些在教會中具影響力的人不屑牧者所講的道太過認真,直接,勇敢,故意用些手段刁難牧者,繼而逼他離開教會。

   「就是從亞伯的血起」『亞伯』是第一個被殺流血的義人(創四8~11;來十二24)。        「直到被殺在壇和殿中間撒迦利亞的血為止」『撒迦利亞』大概是指祭司耶何耶大的兒子撒迦利亞,他在耶和華的殿被人用石頭打死(參代下廿四15,20~22)。據猶太人希伯來文聖經的編排,是從《創世記》開頭,到《歷代志》結束。猶太教徒說『從創世記到歷代志』,有如我們基督徒說『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意思是包括整個聖經。故從《創世記》中的亞伯,直到《歷代志》中的撒迦利亞,意即將整個舊約聖經的殉道史作一個總結。“耶穌從那裡出來,文士和法利賽人就極力地催逼他,引動他多說話,私下窺聽,要拿他的話柄。”文士和法利賽人已經無藥可治。他們棄絕先知還不打緊,但棄絕主耶穌就只有沉淪。

 

心得

   今天也有一些人,自居屬靈知識的權威,卻不肯謙卑追求對基督那完全的知識,反要攔阻別人去追求,他們必受主的責罰。宗教領袖不但自己不尊主為大,並且也攔阻人單純聽從主的話,凡遇不服他們的異端教訓者,就定罪他們背叛所謂的『代表權柄』,而把他們逐出教會,此種情形在教會歷史上,屢見不鮮。在屬靈的道路上,自己一不長進(「自己不進去」),即刻成為別人的攔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阻擋他們」);走在『前面』的屬靈領袖們,千萬不可因自己的遲滯不前,固步自封,而關了別人蒙恩的門。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