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律法,在分家業的時候,長子可多得一份。換句話說,此人的兄長可得三分之二的家產,他自己可得三分之一。這個人不是來求耶穌對分家產的事作仲裁,而是要耶穌命令其兄長與他分開家產。主耶穌的反應是用這件事情來告訴人不要太看重錢財。我發現所有來找耶穌的人,耶穌常常不是看重我們所看重的問題,而耶穌常常是看重我們這個「人」。耶穌不要人太看重財富與生活的問題,祂要我們注重生命的問題。許多人求的是生活的富足、享受,卻不注重生命的問題。所以在十五節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但人常是很無知,常追求的是地上的而不在乎更重要的。這個人來找耶穌這位生命的主,但他要耶穌解決的卻還是他生活上財富分配的問題,何等可惜,他沒有看到那個更重要的。物質無法代替親情,就像祭祀不可代替憐恤一樣。然而,這裏的這個人卻因為家業而破裂了兄間的情義。因為當人專顧自己的事,自私自利時,便會有貪心的毒根在其心中滋生。此人求耶穌吩咐他的兄長與他分開家業,這就證明他心中因自私而對家業所生的貪心。貪心的實例已在眼前,耶穌對免除貪心的教訓必能更加為 人領受。「於是,對眾人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15節)。

   耶穌比喻中的這個財主,我們既不知道他姓甚、名誰、何許人也?更不知道他的家產究竟是以何渠道獲取,因這是一個比喻。比喻的真實性卻剛好刻畫出了只重視現實,而忽略生命者的無知。聖經對於本財主的記載並無太多的篇幅,僅此幾節。而這短短的幾節,卻是無數人的真實畫像。首先,耶穌給我們看到,他是一個有錢財,且物質豐富。他並不是一個經商的人,因為 耶穌說:「他田產豐富。」也許他也是經過努力、勤勞、與拼搏達到了當今的地位。富貴並不是他的弱點,而自私與滿足於現實,卻是他的無知之處。他與大多數人的不同之處,就在於他非常富有;但不富有之人與他的相同之處,就是富有都曾是他們夢寐以求追逐的極限。

   福音書上的財主除了撒該以外(路十九:1 - 10),似乎都是壞蛋。難道耶穌對財主沒有好感?不是的,在這個比喻裡,我們就看到錢不是問題所在,是在於人與上帝的關係。怎麼說呢?你看這個財主,他終日想得是什麼?從第17節到19節,你數一數一共有多少個“我”字?“我的出產”、“我要這樣辦”、“我的倉房”、“我一切的糧食和財物”、“我的靈魂”。。對財主來說,他的思想裡只有“我”,沒有“你”和“他”。這個財主跟路十六章天堂和地獄裡的財主是出自同一模子。他們生命裡只有自己,沒有拉撒路,沒有他人!沒有他人還不打緊,沒有上帝才是關鍵所在。財主知道他什麼時候要去見上帝嗎?他不知道,他心裡沒有上帝!他心裡總是計畫著要這樣那樣,卻不知道有一天會有一個聲音對他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除非我們認識到不再有明天,只有今晚的緊迫性,我們才會明白應該積攢財寶在天上,而不是地上。這個財主積攢財寶在地上,為了什麼?他“要安安逸逸地吃喝快樂!”這是他的整個人生哲學。原文是四個動詞:安安逸逸,快樂,吃,喝。他一生就是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所以勞碌一生就是為了積存財物,可作多年的費用,可以安享晚年。他卻忘了耶穌的教導:“你們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太十六:

   就在財主絞盡腦汁為自己作安排時,一句最具權威的聲音,使他的盼望徹底破滅。「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財主可以用財寶來安慰自己,但並不保證他真的就可以用財寶拯救自己的靈魂永不離去。他以財寶作為他追求的目標,工作的目的,但至終在神要收取他靈魂時,他卻沒有辦法使自己的靈魂多存留一分鐘。自他擁有豐富的家產以來,到靈魂離開他的那一刻,他都沒有辦法使心靈平安。財寶,不能使他的生命多活一秒。財主處心積慮的打算與安排,至終化為烏有。他不僅美夢不能成真,卻在一生的積蓄之後,赤手空拳地告別他一切的財富。他——並不富足!

 

心得

   根據這一段經文可見,財物並不能叫我們在神面前富足;真正衡量一個人在神面前的價值,不是根據他『擁有』甚麼,乃是根據他『是』甚麼。那些只為自己肉體打算的,在神面前是不富足的人;那些懂得為自己和別人的靈魂打算的,在神面前才是富足的人。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