穌在耶利哥城外醫治了瞎子巴底買,當祂進入耶利哥城的時候,遇見當時的稅吏長撒該,「作稅吏長」撒該大概負責耶利哥城的一切稅務。「是個財主」當時耶利哥城相當繁榮,為他提供斂財的機會。撒該大概是聽見了主耶穌的名聲,心裏受吸引,想要探個究竟。無疑這是出於好奇心。雖然他身為稅吏長,但為要見救主,卻不恥下士,做一些異常的事情。因為他身量矮小,知道自己難以清楚看見耶穌,就跑到前頭,爬上一棵在主經過的路旁的桑樹。『桑樹』指巴勒斯坦地的一種無花果桑樹(參摩七14);葉子像桑樹,果子像無花果。枝幹強韌,能夠荷載一個成人的重量。

   「耶穌到了那裏,抬頭一看」這表示主耶穌早就知道撒該,因祂是全知的(參約二24~25)。撒該原想『看』耶穌,不意耶穌早就『看』到了他;現在兩相對『看』,彼此的眼神傳達心意。「撒該,快下來」這表示主認識祂的羊,並且按名叫祂的羊(約十3,14)。「他就急忙下來」在這個故事裏,『跑到前頭』(4節)、『快下來』(5節)和『急忙下來』表明撒該的快速反應,符合了主的心意;也跟撒該良好的得救表現,有著密切的關係。撒該遵命而行,歡歡喜喜的接待主。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他從這時開始已經歸主。

   撒該站著,對主說:『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舊約律法規定人若犯竊盜罪,須賠『四倍』(參出廿二1);大衛亦曾如此說過(撒下十二6)。但若虧負別人的錢財,只須償還原數另加五分之一(參利六5;民五7)。「撒該站著,對主說,主阿」『站著』表示他對主告白心中的意願,是很嚴肅的。『主阿』表示他承認耶穌是他個人的主,今後將聽從祂。「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這句話表明:(1)他對錢財的看法有了改變;(2)他對窮人有了憐恤的心。「我若訛詐了誰」『訛詐』乃是勒索的溫和說法(參三14)。稅吏常故意高估人的財產或收入,從中索取不當錢財。「就還他四倍」這是為了從前向人所作不義的剝削,自願付出賠償。

   救恩為稅吏的生命帶來急劇的轉變,他告訴救主,他有意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在這刻之前,他一直儘量從窮人搜刮金錢)。他又計畫四倍償還那些不誠實得來的錢,超出了律法的要求(出二二4,7;利六5;民五7),顯明撒該現在為愛所約制,而以前他是被貪欲操縱。無疑撒該曾用不誠實的方法取得東西。鄔斯特將第8節下半譯作:“因我曾不正當地苛索……。”沒有用“若”字。這裡撒該好像要誇耀自己的博愛仁慈以贏取救恩似的。事實不是這樣。他是說他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叫他想為過去作出賠償;並因感謝神的救恩,他現在想用自己的錢財來榮耀神,給鄰舍帶來祝福。本節是聖經中最大的賠償之一。救恩並沒有叫個人不用更正以往的錯誤,新生也沒有令未歸主時的欠債一筆勾銷。如果在得救前偷了錢,這人在成為神的兒女後,真誠感恩的心要求他償還這些錢。

   耶穌明明的宣告,救恩到了撒該的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撒該得著救恩不是因為他生來是猶太人,“亞伯拉罕的子孫”這個說法所表示的意思,不止肉身的後裔那末簡單,這話說明撒該對主有相同于亞伯拉罕的信心。同時,救恩臨到撒該的家也不是因為他的慈惠和賠償(8節),這些是救恩產生的影響,不是原因。「今天救恩到了這家」表明人蒙恩得救乃是轉瞬即成的,並不需要等他更多明白聖經道理或慢慢改良行為之後,才能得救。「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表示他是以信為本、蒙揀選承受神所應許之產業的後嗣(參加三7,29)。「失喪的人,」原文是『迷途者』(the lost),此字既可指『失迷』的信徒(參太十八11) ,又可指『失喪』的罪人;這裏按上下文看,應係指後者。故這裏的『失喪的人』,不是指淪落在世界和罪惡中的信徒,而是指在滅亡路上徘徊的罪人。本節指明救主來到耶利哥不是偶然的,乃是特意要尋找這一個失喪的罪人,就如祂在撒瑪利亞尋找那有罪的婦人一樣(參約四4)。

 

心得

   神的救恩是以家為單位的;所以我們傳福音,不要只盼望救一個人,而該盼望救全家。主原先對撒該說:『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裏』(5節),現在祂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這表示主在那裏,救恩就在那裏;救恩不是別的,乃是主自己。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