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跟隨主耶穌的猶太人,包括主的門徒,以為祂上耶路撒冷是要作王,實現彌賽亞國,率領猶太人脫離羅馬帝國的奴役。「耶穌因為將近耶路撒冷,又因他們以為神的國快要顯出來」這裏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因為祂將要在耶路撒冷釘十字架,第二個是因門徒以為祂要在那裏作王設立國度,彼此的想法相反。事實上,在主受死之後,到祂再來在地上實現神國之前,仍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故此主耶穌設一個比喻教訓門徒。「就另設一個比喻說」下面的比喻,乃前述撒該得救事例的延續,啟示我們在主離世與祂再來的期間,每一個得救的人都應該準備迎接進國度的審判,就是當他生存在世的時候,如何運用並經營主所賜給的恩典,作為在主再來之後他在國度中的地位的依據。

   主耶穌的講道,非常善於就地取材。當時亞基老的王宮設在耶利哥,他離開耶利哥到羅馬去接受王位,就把國家大事交給他的僕人,並且要他們經營他的財產。當他離開耶利哥之後,猶太人派遣了一個五十人的代表團,向羅馬皇帝請願,使得亞基老就此丟官,痛失猶太王位。當亞基老被分封至另外一個地區作王時,他立即召集他的臣僕,與他們結算他在赴京期間所有經營的帳目,其中不少人受到他的懲治。

   「有一個貴胄往遠方去」『一個貴冑』指主耶穌,祂是神而人,兼有尊貴的神性和高尚的人性;『往遠方去』指主死而復活之後離世升天(參廿四51;來九11;彼前三22)。『遠方』也暗示自主離世之後,到祂再來之前,將會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比喻中的貴胄好比歷史中的亞基老。他被希律選為繼承人,卻被百姓棄絕;他到羅馬去證實自己的委任,然後回去,賞賜僕人,殺了仇敵。在比喻中,主耶穌自己就是那個貴胄,他往天家去,等候再回來,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十個僕人代表他的門徒,他給每人一錠銀子,吩咐他們用這些銀子去作生意,直等到他回來。雖然主的僕人在才幹和能力方面各有不同(請看才幹的比喻,太二五1430),但他們都擁有一些相同的東西,例如分享福音的特權,向世人介紹基督和禱告的特權等。毫無疑問,十錠銀子所指的是這些。「要得國回來」表徵救主帶著國度回來(參但七13~14;啟十一15;提後四1)。「作生意」經營,支配,運用。「十錠銀子」一錠銀子即一彌拿(mina),係希臘幣制的一種單位,等於一百個希臘銀幣(drachma,或羅馬銀幣denarii),相當於一般人百日的工資。「便叫了他的十個僕人來」『十』在聖經中代表完全;『僕人』原文是『奴隸』,指信徒是主用寶血所買的奴僕(參林前七22~23) 。

   本國的人代表猶太國,他們不單棄絕他,還在他離開後,打發使者隨後去說:“我們不願意這個人作我們的王。”使者的資訊可能代表他們怎樣對待基督的僕人,如司提反和其它殉道者。就安排上而言,主似乎是回來建立他的國,然後要跟那領銀子的僕人算帳。今世信徒的事奉要在基督的審判台前被檢驗,這事要發生在天上,在信徒被提之後。那些在大災難期間為基督作見證的忠心猶太餘民,要在基督第二次降臨時受檢驗。這個審判看來是本段經文首要表達的。

   頭一個僕人「賺了十錠」意即將主人所給的銀子拿去作買賣;這表明主人供給僕人們銀子的目的,不是要讓他們把銀子儲藏起來,而是盼望他們善加運用,藉以加增更多的銀子。「良善的僕人 ,」『良善』是指有好的存心和動機。「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忠心』是指有好的行為表現。「第二個來說:“主阿,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五錠。”」主人說:“你也可以管五座城。”」賺十錠銀子的僕人,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參17節);賺五錠的,管五座城。這說出屬靈的權柄,乃是根據屬靈的度量。我們能彰顯基督的權柄多少,乃看我們裏面基督的度量擴充(「賺」)了多少。第二個僕人用原先的一錠銀子賺了五錠,他的賞賜是可以管五座城。第三個沒有帶什麼來,只有藉囗。他把小心地包在手巾裡存著的一錠銀子交還,沒有用這錠銀子賺到什麼。為何沒有?他儘量把責任推給貴胄,說貴胄是嚴厲的人,沒有付出的地方要回報。他自打嘴巴。如果認為貴胄是這樣的人,他至少可以將那錠銀子交給銀行,賺取一些利息。

   「又有一個」這個僕人表徵不忠心的信徒。「把它包在手巾裏存著」象徵將主所賜的恩典和權利埋沒了,沒有善加運用;這是一項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原是怕你」他是『怕』把所領的銀子賠掉了,將來難於交賬,因此不敢動用。「嚴厲的人」指要求嚴格,但不若『忍心』(太廿五24)強烈。「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放下』乃借貸的用語,指『放款給人』;全句意即『沒有放款給人,還要去收取利息』。「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這句話是古時農人所用的俗語:在正常情形之下,耕作時必須先有撒種,後才有收成;故此句意即『沒有付出,卻想有所得。』正像埃及的法老不給以色列人草,卻要他們照常交磚(參出五7~14)。

   「你這惡僕」『惡』指他沒有遵從主人的心意,又妄論主人。「你既知道我...」並不是主人承認那僕人對他的評論是正確的,主人的意思乃是:『你既認為我是這樣的一個人,那麼你就應該...』。所以主人是憑他自己的口供來定他的罪。「把我的銀子交給銀行」『銀行』原文直譯『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是從『四腳桌子』(four-foot)轉變而來,今天在希臘的銀行門口仍可見到此字。當時的銀行規模很小,一般是在通商據點經營存放和匯兌銀錢的業務。「連本帶利都可以要回來」『利』字原指子孫,轉用來形容資金的子孫,亦即產生利息。

   貴胄對第三個僕人的判決,是奪過他這一錠來,給那頭一個賺了十錠的。我們若不為主利用我們有的機會,機會就會被奪去。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神必會看見我們有方法為他作更大的事奉。把那錠銀子給那已有十錠的似乎不公平,但這是屬靈生命的定律。那些熱切地愛他,事奉他的僕人,會不斷得著更多的機會。若不能把握所有機會,就會失去所有機會。第三個僕人損失了賞賜,但經文沒有指明有其它懲罰。他的得救明顯沒有問題。不願貴胄作他們的王的百姓,被宣告為仇敵,判定死刑。這是令人歎息的預言,說到棄絕彌賽亞之民的結局。

 

心得

   你越有,主越要加給你;甚麼時候你一停止進步,連已往所得的,也要被奪回。愛心越使用就會越增長;越不愛人,愛心就越減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這話說出豐滿的原則:我們若不扣住豐富的基督,樂意供應給別人,結果卻叫自己更加豐富。凡為自己和別人靈性上的益處而努力的人,必可越來越有;凡不理會主的心意而閒懶不結果子的人,連他已有的也要失去。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