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主耶穌完成了祂在地上的傳道事工;此後,祂乃是到耶路撒冷去受死,完成神所命定的救贖大工。「將近伯法其和伯大尼,在一座山名叫橄欖山」『橄欖山』位於耶路撒冷東面,『伯法其和伯大尼』為橄欖山南麓彼此相鄰近的村莊(參太廿一17)。『伯法其』原文字義是『尚未成熟的無花果之家』,無花果樹象徵以色列國和以色列民(參耶廿四5);神盼望在地上得著一班人,像無花果一樣能作祂的滿足。

          耶路撒冷是神選民的京城,按理,這位彌賽亞來到耶路撒冷,應當受到神一切選民的歡迎和尊敬,但根據本章的記載,主到了耶路撒冷,雖然這裏有一班群眾歡迎並高舉這位彌賽亞,但他們的歡迎相當的浮淺,而最嚴重的是,祂竟被猶太教的領袖所棄絕(參47節)。這些情形,正像『伯法其』的原文字義所代表的,無花果尚未成熟──猶太人尚未準備好迎接這位彌賽亞。『騎驢』是溫馴的動物,古猶太人在未普遍使用馬之前,曾被用作君王的座騎(參士十4;十二14;撒下十六2)。由於牠不像戰馬那樣威風,所以聖經用驢和馬作對比,以表明騎驢者的謙和、溫雅(參亞九9~10)。「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分別為聖歸神使用的動物,必須是沒有人使用過的(參民十九2;申廿一3;撒上六7)。

   這是他釘十架前的星期日。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途中,正走近橄欖山的東麓。將近伯法其和伯大尼……就打發兩個門徒進一個村子裡,去領一匹驢駒,為他進入耶路撒冷之用。他準確地告訴他們,在那裡會找到那頭牲畜及主人會說些什麼。門徒向那主人解釋了他們的使命後,主人看來很願意釋放驢駒為耶穌用,也許他們以往因主的工作得過祝福,曾提出任何時候主有需要,都樂意協助。

   驢駒的主人一聽『主要用牠』,就讓他們牽走,可見他也是一個敬畏主的人。「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這是用衣服代替鞍子。「眾人把衣服鋪在路上」『眾人』因逾越節將臨,故可能包括從各地前來耶路撒冷過節的人潮;『把衣服鋪在路上』乃是一種向君王表示效忠致敬的舉動(參王下九13)。   「奉主名來的王,是應當稱頌的,」這個頌詞出自《詩篇》,但『王』字是路加所加上的,原是向朝聖者祝福的話(參詩一百十八26),門徒在此有意轉用來稱頌那要來的彌賽亞,也就是他們的主耶穌。「若是他們閉口不說,」『說』字在原文含『負有責任的說、必要的說、見證的說』之意。按舊約律法,如果該作見證的人閉口不作見證,就是犯罪、詭詐、不誠實(參利五1)。「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意即『這些石頭就要代替他們作見證』。由於在耶路撒冷的猶太宗教領袖漠視主耶穌的救恩,逼迫祂的門徒,不讓他們為主作見證,因此主就興起環境來,讓羅馬的兵丁在主後七十年圍困耶城,甚至拆毀石頭(參43~44節),所以可說是『這些石頭向他們呼叫、作見證』,見證他們頑梗的罪。

   門徒以自己的衣服為主做了一個坐墊或鞍座。當他從橄欖山西麓上耶路撒冷的時候,眾人把衣服鋪在他面前的路上。然後,跟從耶穌的人因見過所行的一切異能,就異囗同聲的發出讚美之聲。他們高呼,擁戴他為奉主名來的王,又呼喊他的降臨使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處在榮光。他們呼喊“在天上有和平”,而不是“在地上有和平”,這點很重要。地上不可能有和平,因為和平之子被棄絕,並且快要被殺害。但因著基督將要死在各各他山的十架上,並升上高天,所以在天上會有和平。耶穌公開地受到這樣的尊崇,法利賽人就憤憤不平了。他們表示,耶穌應該責備他的門徒。但耶穌回答說,這樣高聲讚美是不可免的,若是門徒閉口不說,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主因此責備法利賽人,比沒有生命的石頭更頑硬、更沒反應。

 

心得

   當主騎上驢駒,人們也以衣服鋪路(35節)時,接下來便是人們的稱頌;照樣,當我們完全順服主時,就使主高舉在眾人之上,而成為讚美的中心。當榮耀的主向我們顯現時,我們都要禁不住歡呼讚美起來。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