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和祭司長看出耶穌的話指著他們,就更著意要下手拿他。他們打發奸細去騙他說一些可以使他被羅馬巡撫拘捕和審訊的話。這些奸細先贊他是一個不惜一切對神盡忠,並無懼於人的人──希望令他說一些對該撒不利的話。

文士和祭司長看出耶穌的話指著他們,就更注意下手拿他。他們打發奸細去騙祂說一些可以使祂被羅馬巡撫拘捕和審訊的話。這些奸細先讚祂是一個不惜一切對神盡忠,並無懼於人的人──希望令祂說一些對該撒不利的話。奸細就問耶穌,一個猶太人納稅給該撒對不對。如果耶穌說不,他們就會指控祂叛國,把祂交給羅馬人審訊;如果祂說對,祂就會因此敵對希律黨人(和猶太群眾)。耶穌看出他們的陰謀,問他們要一個銀錢;也許他自己連一個銀錢也沒有。他們擁有和使用這些銀錢,說明他們受外邦權力轄制。耶穌問:“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承認那是該撒之物。然後耶穌講出一個命令叫他們閉囗無言:“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似乎非常關心該撒的利益,卻沒有同樣地關心神的利益。“銀錢屬於該撒,而你屬於神。讓世界擁有它的錢幣,但讓神擁有他手所造的。”我們很容易在小事上爭論不休,卻忽略了生命中的真正大事;也很容易給我們的同胞償還債項,卻搶奪了神應得的分。

   希律黨乃是屬希律族系的那一黨人,他們和法利賽人串謀出一個他們自己都不能解決的問題,耶穌給他們當頭一棒,宣告教會和國家是分開的,基督徒當順服他們的政府,但政府要尊重百姓的宗教信仰。這些密探裝作老實人,在問耶穌一條狡詐的問題前,首先諂媚奉承他,以便乘他不備,好抓他的把柄。但耶穌知道他們的企圖,沒有跌進他們的陷阱中。要小心防範恭維的話,靠著神的幫助,你便察覺到它,並且能避開它。這是一條別有用心的問題。猶太人恨惡要納稅支持異教的羅馬政府和他們的神祇;他們也憎惡這個容許稅官收取過高的稅、把多出來的留給自己的制度。若耶穌說應該繳稅,他們會說他是賣國賊,是宗教的叛徒。但假如耶穌說不該繳稅,他們就可以向羅馬政府告他造反。問耶穌問題的人以為他們這次必定抓到他的把柄了,不過這次耶穌又比他們更有智慧。『該撒』是羅馬皇帝的稱號(現代通譯『凱撒』),代表整個羅馬政權;主耶穌在這裏用『歸給』來表達『納稅』,含意在指出:納稅並不是送禮,乃是還債──納稅給當政者是人民應盡的義務。神的子民生活在世界上,納稅給政府並不與作一個神國國民相衝突。「神的物當歸給神」信徒所得的財物,表面上好像是自己憑才能、體力和時間所賺取的,實際上仍是神的賜予(參提前六17),所以應當向神有所感恩奉獻(參瑪三8~10)。

   然後耶穌講出一個命令叫他們閉口無言:「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似乎非常關心該撒的利益,卻沒有同樣地關心神的利益。「銀錢屬於該撒,而你屬於神。讓世界擁有它的錢幣,但讓神擁有祂手所造的。」我們很容易在小事上爭論不休,卻忽略了生命中的真正大事;也很容易給我們的同胞償還債項,卻搶奪了神應得的分。

 

心得

   信徒在地上為人,有兩種的身分:一是神國的子民,一是屬世國度的子民;要先作好神國的子民,才能作好屬世國度的子民。作個好基督徒,並非不能作個好公民;在正常的情形下,對神和對國家的義務二者並不矛盾,我們對這二者都有責任,但最重要的是要先對神盡責。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