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都該人』是當時一個猶太黨派,成員多屬上層富裕階級人士,其名稱源於所羅門時代的大祭司撒督(參王上四4),他們反對法利賽人只講熱心而忽略道德行為,所以他們非常注重道德行為,卻因此而趨於另一個極端,亦即只重行為而忽略了信仰。他們不信復活,認為人死了完全消滅,故無鬼,亦無天使;他們只接受摩西五經,不看重先知書,也不接受古人的遺傳。他們在政治上很有地位,當時的大祭司亞拿、該亞法等都是屬於撒都該人一黨。嘗試以政治問題來為難耶穌失敗了,接著便有幾個撒都該人來與他爭辯神學問題。

   他們否認死人身體復活的可能,因此用一個極端的例子,企圖叫復活的教義看上去荒謬。他們提醒耶穌,在摩西律法中,一個單身男人要娶兄弟的寡婦,藉以延續家庭的名字和保留家庭的產業(申二五5)。這是舊約時代猶太社會制度裏的一條律法,是關乎弟為兄立嗣的律例(申廿五5~6),原是為保護寡婦並保證家世譜系得以延續而設的。這就是人所認識的『利未拉特婚姻條例』。猶太人最早的祖先即有此成例(參創卅八8)。根據他們的故事,一個婦人接連嫁了七個兄弟,到第七個死的時候,她仍沒有孩子,後來婦人也死了,“這樣,當復活的時候,他是那一個的妻子呢?”這是他們要知道的問題,他們以為自己很聰明,提出這個不能回答的難題。這全屬虛構的故事。他們虛構此故事,目的是想要藉此問題,使復活的事顯得荒唐無稽。他們自己不相信有復活的事,就以為別人所謂的復活,不過就是屍體復生,然後繼續過著像今生一樣的家庭生活。如果復活真是這樣的話,那就要給眾人帶來難解的問題了。

   耶穌回答道,婚姻關係是這生才有的,不會延續到天上。他不是說在天上,夫妻彼此認不出對方,只是他們的關係會完全不同。“惟有算為配得那世界”這句話並非暗示,有任何人本身配進天堂:罪人唯一擁有的價值,就是主耶穌基督的價值。“那些判斷自己、見證基督和承認所擁有的一切都屬於他的人,才是算為配得的。”從死裡復活的人單單指信徒的復活,直譯意思是從死人中復活的。說所有死人,包括得救和不得救的,都同時復活過來。這種說法在聖經中找不到根據。聖經說到信徒首先復活,不信的人在最後的白色大寶座前審判的時候才復活。

   「惟有算為配得那世界」『那世界』指神的國;惟有那些曾為神的國作過美好見證的人,才算配得神的國(參帖後一4~5)。「從死裏復活的人」原文是『從死人中復活的人』,指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參帖前四16;林前十五22),他們將來還要復活進入永生。「和天使一樣,」要旨在於天使並不具有血肉之體,因此沒有所謂男女性的分別,當然更沒有藉婚姻以延續子嗣的問題。主耶穌提到『天使』,也藉此駁斥撒都該人不相信天使的錯誤。

          我們現在的形體,是地上的、必朽壞的、羞辱的、軟弱的、屬魂的、屬土的血肉之體,但將來復活之後的形體,是天上的、不朽壞的、榮耀的、強壯的、屬靈的、屬天的(參林前十五35~50)。人的生前和死後,分別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所以我們不能根據今天在這個身體裏的所作所為,來推斷我們將來所要面臨的情形。「既是復活的人,就為神的兒子」信徒還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是『神的兒子』,但在外表上看不出來,必須等到基督再來提接我們,在復活裏與祂一同顯現,那時才要在外表上也顯明是『神的兒子』(參約壹三2;西三4)。

   「荊棘篇」當時舊約聖經還未分章節,故一般人用此名來稱呼《出埃及記》第三章前後的一段經文(參出三2~4)。主耶穌與撒都該人辯正死人復活的事時,引述摩西五經上的話(參出三6),因為對不信復活的撒都該人來說,摩西的律法書仍是極具權威的經卷。耶穌的意思是說:1.神既然自稱為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而祂自己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故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雖然死了,神必定會叫他們復活,否則祂就要變成死人的神了。2.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都已死了,可是神在摩西面前提到他們的時候,說祂是這三個人的神,表示祂與他們三人仍舊保持密切的關係,可見肉身的死亡,並未結束他們的生命(參十六19~31;廿三43;腓一23);換句話說,他們必要復活,並且永遠與神同在(參太八11)。

   本節進一步顯示屬天形體的優越。不再有死亡。從這方面來說,人要和天使一樣;他們要被顯為神的兒子。信徒現在已經是神的兒子,但外表上看不出來;在天上,他們要外表上顯明為神的兒子。他們在第一次復活中有分,便保證了這一點。“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象他,因為必得見他的真體”(約壹三2)。“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他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他一同顯現在榮耀裡”(西三4)。為證明復活的事,耶穌提到出埃及記三章6節:摩西引述主稱自己為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如果撒都該人停下來想想,他們會明白到:(1)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2)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全都死了,因此必然的結論是,神必定叫他們從死裡復活過來。主不是說“我以往是亞伯拉罕的神……”,而是說“我現在是……”神作為活人的神這個特性,教人知道復活是必然的事。

 

心得

   「神原不是死人的神」由此可見:(1)一切叫人死亡的,一切叫人摸不著生命的,都與神無關;(2)我們信徒的情況若是死沉的,就是辱沒了我們的神。「乃是活人的神」這句話說出:(1)祂是生命的主,死亡不能拘禁祂(徒三15);(2)祂是『活』的源頭,惟有多多親近祂、享受祂,才能活著。我們信徒應當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們身上照常顯大(參腓一20);這樣,我們的肉身雖然死了,我們的靈卻要活在神面前。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