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遵守了你的訓詞和法度,因我一切所行的都在你面前』(詩一一九:168)。

   聖經本身就是權威,我們是依據何種權威來接受聖經的權威呢?任何大公會議都不能證明聖經的權威,只有聖經的內在(也就是上帝自己講話,才有真正的權威)才能證明聖經的權威。三而一的神證明聖經權威,天父上帝經常向人啟示,天父證明基督『我是為自己作見證,還有差我來的父也是為我作見證』(約八:18)。聖子在舊約常常以神的使者出現,新約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約一:14)。聖靈就是真理的見證人(約壹五:7)。

   馬丁路德面對天主教教廷所提出的三大訴求,一、因信稱義----面對天主教稱義加上行為。二、唯獨聖經----天主教教會認為教會是早先於聖經,而教皇就是教會的代表。三、人人祭司----打倒天主教的聖品階級。

   福音派對聖經權威的立場,無論是教義或實踐方面,在一切信仰問題上,聖經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教會或理性判斷都次於聖經的最高權威。福音派相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聖經既然是出於聖靈的主導,聖經的文字與內容是不會有錯誤。

   舊約聖經與抄本,在還沒有找到死海古卷以前,目前世界博物館最老的舊約手抄本【馬所拉抄本】,大約是主後九百年的抄本。馬所拉人是專門抄寫聖經的猶太人,他們對律法的一點、一句、字母中的小部分都不可以漏掉。但是死海古卷卻讓整個舊約聖經推進了一千年,兩個牧羊人的故事,他們在牧羊中閒來無事,就朝著死海旁的山洞丟石塊,發現大瓦罐裡面的羊皮卷,經過考古學家找到四萬個聖經經卷碎片,後來集合成五百經卷。

   死海古卷的手抄本,世界最古老的聖經手抄本,目前展覽於以色列博物館及以色列洛克菲勒博物館內。死海古卷的重要性,一九四八年發現的死海古卷,寫成的時間是在主前約一百年。印證以賽亞書經卷與一千年以後馬所拉抄本的以賽亞書完全沒有差別。馬所拉抄本與死海古卷相距一千年。

   新約聖經與抄本,目前世界上各大博物館收藏有很多新約手抄本,羅拔遜(A.T.Robertson)是新約希臘文最完整的文法編著家,他寫道:「拉丁文通俗譯本聖經共有八千種抄本,其他更早期的抄本約有一千本左右,再加上希臘文四千本手抄本,另有一萬三千本不全的新約手抄本。」新約版本校勘簡介作者說,【新約版本校勘簡介】作者葛林理(J.Harold Greenlee)說:「……新約聖經的手抄本數目遠較一切古典作品的手抄本為眾。再說,現存最早的新約手抄本,其抄成的時期與新約聖經首先寫成的時間相隔甚短,這也是一般古典文獻所不能及的」。

   新舊約聖經的權威,舊約聖經的手抄本雖然少,卻差距一千年之久,抄本幾乎沒有兩樣。新約聖經全世界不同博物館,收集很多手抄本,但是把這些全部收集起來,經過版本校勘得出新約的權威。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