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些日子,凱撒亞古士督有旨意下來,叫天下民眾都報名上冊』(路二︰1)。

   為什麼要研究考古學?經文提到凱撒亞古士督要叫當時的羅馬帝國所有民眾,都來戶口普查,由此我們可以去追查時間的準確性。研究考古學可以使我們更了解古代聖經所說的話,也由此證明聖經都是來自於聖靈所默示。恩格(Merrill Unger)所著【考古學與新約聖經】在1962年他的書裡面說︰「新舊約聖經考古學的研究,其目的在加速科學上的新知識,平衡批判聖經的理論,說明、闡釋、加強並監定聖經與世間歷史及文化背景間的關連性,希望為未來聖經內容的批判上帶來光明的一環」。

 格魯克(Nelson Glueck)他是一位很出名的考古學家,他說︰「事實上,可以斬釘截鐵地這麼說︰至今沒有任何考古發掘曾與任何一處聖經記載抵觸。許多考古發掘出來的,不論在大綱領或在細目上,都證實了聖經中的歷史記載。」

   考古學證明聖經的年代,新舊約聖經記錄的各種事件發生的時候,現代的學者根本不存在。批評的學者常常是基於預設,假定猜測,哲學和妄自尊大的不信。相反,透過日新月異的考古學已經顯示證明了歷史資料的準確性。

   古代考古學證明一神論,英國考古學家ProfLangdon of Oxford University在其著作閃族神話內指出︰按照古代巴比倫之膠泥版及石版上之記錄,人類最早之宗教信仰是獨神教。另一位考古學家Sir Flinders Petrie宣佈埃及最古的宗教是獨神教。著名人類學家DrSchmidt在其著作The Originand Growth of Religion內說,在許多原始民族中都有一種一神信仰。

   舊約聖經考古例證,創造的過程︰幾年以前伊芳浦拉泥版(Ebla)出土,證實了聖經的記載,伊芳浦拉的圖書館藏有17,000塊以上的泥版,年代比巴比倫神話故事早約六百年。有一塊敘述創世過程與創世記記載很相近,那些泥版說有一位存有者,創造了諸天、月亮、星辰以及地球。

   舊約聖經考古例證,洪水的記載︰『看哪,我要使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創六:1718)。大洪水是全球或局部性的,如果是局部性為何神要大費周章,預備一艄方舟與各種動物呢?那些動物對災難敏感,他們可以感覺到提前去避難阿?在六至九章裡面,至少有卅次的經文,提到並強調說,這是全球性的大洪水。大洪水的目的,是要刑罰所有世界上的人的罪。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人造衛星所照到的影像另一個角度的影像,審判來到就來不及悔改了。

   赫人,聖經提到“赫人”有40餘次。在十九世紀,批評學者認為“赫人”根本沒有存在過。然而,當考古學家考查土耳其的城市廢墟時。他們發現了有關“赫人”的記載。考古學家和語言學家花費了長時間的艱苦工作之後,才翻譯了赫人的文字記錄。這就證明了聖經的正確,批評的錯誤。英國的東方學人Archibald Henry Sayce這樣寫道︰“在敘利亞人進攻撒瑪利亞的敘述中提到的”赫人的諸王“,過去被宣稱為一個錯誤或虛撰,然而實際上卻證明了批評者本身的無知和錯誤。

   摩西的文字記錄,批評學者認為聖經的頭五卷不可能是摩西寫的。他們認為希伯來人在公元前800年,才有了記錄的文字。一位法國探險家在敘利亞的Ras Sham發現一座殿宇圖書館,收藏有數百種語言的文字記錄。其中就有一種摩西時代字母型中東語言寫成的資料。Flinders Petrie先生在西奈山的Serabit ElKhadem區發現了可追索到摩西時代的字母手稿。

   兩個牧羊人的故事,發現大瓦罐裡面的羊皮卷,找到四萬個聖經經卷碎片,後來集合成五百經卷。 死海古卷的手抄本,世界最古老的聖經手抄本,目前展覽於以色列博物館及以色列洛克菲勒博物館內。死海古卷的重要性,一九四八年發現的死海古卷,寫成的時間是在主前約一百年。印證以賽亞書經卷與一千年以後馬所拉抄本的以賽亞書完全沒有差別。馬所拉抄本與死海古卷相距一千年。

   新約聖經考古例證,羅馬人定期的對納稅人進行登記;每十四年就有一次人口普查。這個制度是從奥古斯丁凱撒開始的。在埃及發現的一個羊皮紙上寫道:因為普查近了,那些因種種原因遠離家鄉的人必須立即回到當地政府,以便完成家庭登記註冊的事。...考古學的發現證明路加福音二:1是正確的。鋪華石處,『彼拉多聽見這話,就帶耶穌出來,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鋪華石處,希伯來話叫厄巴大,就在那裏坐堂』(約十九:13)。數百年來這節經文引起了不少人的懷疑,因為沒有找到有這麼一個公堂的記錄。於是有人就說,《聖經》的記載不符合歷史,不客觀。

   鋪華石處,美國著名學府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古學專家,聖經考古學的創建人威廉.愛布瑞特博士(William Albright)在他所著《巴勒斯坦的古老學》一書中,則告訴了人們考古學的發現:這個公堂是安提阿塔的公堂;而這個公堂在西元66~70年耶路撒冷被兵圍困的時候被遭破壞;還沒重建耶路撒冷時被埋在地下,直到最近的考古發現才重見天日。

   考古學對研究聖經的價值,考古學印證了聖經,它常常顯明聖經中提到的人物和事件都是準確的。考古學給聖經記錄帶來地方性的色彩,暗示它們的背景是真確的。考古學已經證實了聖經翻譯的巨大價值。考古學已經證實了許多聖經預言的準確性。

   結論︰考古學對恢復人們瞭解聖經是神啟示話語的信心是有很大幫助。它使我們更加清楚了先前晦澀難懂的經文,同時也在多方面幫助我們瞭解先前一代的人似乎不可能明白的習俗、文化和背景。考古學對我們今日瞭解聖經密切相關。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