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正典通常以主後三九七年的迦太基會議(Council of Carthage)確定了新約聖經二十七卷,我們在這一段要討論的是世人所開的會議,能夠決定新約正典嗎?新約正典是從經文本身就已經具備了權威,或者是後來的人加以確認聖靈自己所默示的而已?我們如何確認新約聖經二十七卷確實是屬於正典,其他的次經或偽經就是不能把它列為正典其理由是什麼呢?

   在使徒時代為什麼當時的教會不急於把新約聖經列出那一些是屬於正典的?那一些不應該當作聖經來讀它?可能當時的教會對耶穌的生平和工作已經有了足夠的口傳材料,使徒們以及使徒的門徒們(第二或第三代的門徒)仍然活在世上,教會並沒有那麼急迫想要把使徒的教訓用更長久的方法把它保存下來。

   後來教會開始漸漸感覺到需要確認新約的正典,當時要確認一本新約書卷為正典,至少有以下的幾個因素:一、因為假的作品開始大量充斥於教會中,以及真的著作備受攻擊,這是當時最需要趕快訂下新約正典的原因。舉例說:異端馬及安(Marcion) 除了保羅得書信以外,拒絕接受舊約和其他新約書卷(他更改路加福音,以迎合自己的教義)。二、新約著作的內容,見證它本身的權威性,這些作品自然地被收集起來,並且被公認為正典。三、使徒的著作在公開崇拜中被使用,但還是需要去確定當中那一些作品才是正典。四、羅馬帝國長久以來逼迫教會的最後階段,主後303年羅馬皇帝戴克理先(Dioc1etian)頒佈諭令,要焚燒所有的宗教書籍,這事導致新約書卷被收納起來,當時有些基督徒也因為要收藏聖經而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如果那卷聖經不值得收藏當然也就不需要為此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可見那時候的基督徒已經知道那一些經卷是屬於正典。新約書卷的確認和收集的過程,是在第一世紀就已經開始在收集了。舉例來說,保羅就曾確認了路加的著作,與舊約有同等地位(提前五l8引用了申二十五4,和路十7,並且稱這兩段經文為「聖經」)。彼得也確認了保羅的著作為聖經(彼後三15至16)。使徒的書信在教會中流傳,被人誦讀(比較西四:16;帖前五:27)。

   許多使徒的門徒或早期的教父都多多少少承認新約的書卷,這不說這些人不承認有更多的正典。這些只是他們在書信中曾提及的數字而已。後來愛任紐(1renaeus 約主後185年)寫道,他承認有二十一卷書。希坡津陀(Hippo1ytus,主後170至235年)承認有二十二卷。當時的一些問題書卷,是希伯來書、雅各書、彼得後書、約翰二書     及約翰三書。

   更重要的見証,是穆拉多利經目(Muratorian Canon,主後170年),該經目將教會初期所承認為正典書卷加以收集。穆拉多利經目所收集的,除了希伯來書、雅各書和約翰的一封書信外,包括了全部的新約書卷。到了第四世紀,新約聖經的確認也發生了重大事故。亞他那修(Athanasius)在主後367年的著作中,提及新約的二十七卷書,是唯一真實的書卷。主後363年,老底嘉會議(Counci1 0f Laodicea)提到,只有舊約的書卷和新約的二十七卷書可以在教會中誦讀 。希坡會議(Council of Hippo,主後393年承認,有二十七卷書。迦太基會議(Counci1 0f Carthage 主後397年)確定了,只有這些正典書卷,可以在教會裡面誦讀。

   教會是憑甚麼去確定這些書卷為正典呢?以下是回答這問題一些測試準則。一、使徒性(Apostolicity):作者是不是使徒?作者是不是與使徒有聯繫?舉例來說,馬可是根據彼得所口述而寫成的馬可福音,而路加是根據保羅的權威以及它自己去向馬利亞或其他的人所收集資料而寫的書。二、接納性(Acceptance):這本書是不是被教會整體接納的呢?教會對某卷書的認可,是相當重要。假的書卷當然會被拒絕(但有些合法的書卷,也可能延遲被認可)。三、內容(Content):該書的內容是否與已接納的書卷教義互相一致,有一本假的作品(彼得的福音),就是在這個原則下被拒絕的。四、默示(Inspiration):該書卷的內容是否反映出默示的本質,次經(Apocrypha)及偽經(Pseudepigrapha),就是因為未能滿足這個標準,而被拒絕。正典書卷應該包括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屬靈的價值,並且能反映出它是聖靈的工作。(以上這段主要參考慕迪神學手冊 p.163~164)。

   新約聖經與舊約一樣沒有一卷是原稿的經卷,目前的手抄本在全世界博物館所收藏的版本與殘存的抄本比舊約多得多,大約超過一萬本(包括牛皮卷書寫過又抄錄的資料),有一些資料是完整的,有一些只是片段可辨認的手抄本。新約經文鑑別學的研究學者所提供的材料可以說現在已經相當完整,目前最好的英文翻譯聖經NIV就是經過許多新舊約經文鑑別學的學者研究結果而翻譯成的聖經。經過這些學者告訴我們,他們把新約一萬份的材料做比較、分析、對照,透過紙草抄本、西乃抄本、梵諦岡抄本、亞歷山大抄本以及不同的翻譯本,包括主後四百年的拉丁文的武加大譯本等,又加上現代考古學科技的進步,在他們的研究成果,讓我們現在讀新約聖經可以有把握的相信,新約聖經雖然沒有原本,但是從手抄本以及他們研究的一萬本材料集合而成的結果,可以肯定新約的正典及其權威。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