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祂帶到大祭司的宅裏」指大祭司該亞法(參太廿六57~58)。「把祂帶到大祭司的宅裏」這是要應驗主就是逾越節的羊羔,在被殺獻祭之前,必須先送到祭司那裏被察看,驗明確無殘疾,方可作神祭物(參出十二5;申十七1)。「他們在院子裏生了火」『他們』指大祭司的佣人,可能也包括維持聖殿秩序的警衛;『院子』指周圍建有房子的露天院落。

   「有一個使女」這個使女是看門的(參約十八17)。「彼得坐在火光裏」象徵彼得因受不了環境和心境兩面的黑暗和寒冷,就來尋求屬世和屬人的溫暖;但結果人間的火並未溫暖他的心靈,火光也未曾照亮他的良知(參57~60節)。當主被帶到大祭司的宅裡,彼得遠遠的跟著。他跟那些在院子中央生火取暖的人一起,一個使女定睛看彼得,大聲說他是耶穌的一個跟從者。令人很難過,彼得不承認他認識耶穌。

   「彼得卻不承認,說:『女子,我不認得祂。』」自認剛強、愛主的彼得(參33節),竟經不起一個弱小使女的一句話。所以自己以為站立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參林前十12)。「約過了一小時,又有一個人極力的說:『他實在是同那人一夥的,因為他也是加利利人。』」「他也是加利利人」加利利人說亞蘭話,操獨特濃重的加利利口音,和猶太地的人有顯著的不同。

   主藉雞叫,提醒彼得對主的虧欠;我們也當注意,主是否已經藉著我們的遭遇和四圍的環境,向我們說話,提醒我們對祂的不忠和虧欠。主的話乃是祂潔淨和更新我們的工具;我們只要有祂的話,而讓它作工,雖然我們可能會失敗,但我們不致長久活在黑暗中而不自知。「他就出去痛哭。」信徒難免失敗跌倒,最要緊的乃是要在失敗的環境遭遇(雞叫)中,學習認識主的話(想起主對他所說的話),被主的話摸著,從心裏憂傷痛悔(「就出去痛哭」),如此,才能在主裏繼續往前。

 一會兒,有人指責彼得是跟從拿撒勒人耶穌的,彼得再次否認指控。約過了一小時,又有人認出彼得是加利利人,是主的一個門徒。彼得否認,表示不曉得那人說什麼。但他這次否認,被雞的叫聲打斷了。在這黑暗的時刻,主轉過身來看彼得。彼得想起主預言他在雞叫以先,要三次不認他。神兒子的回望後,彼得就出去在黑夜中痛哭。

 

心得

   主在被問到『祂是神的兒子麼』時,祂坦然回打說『是』(70節);彼得在被問到「他實在是同那人一夥的」時,卻再三地為著自己的利害而不肯承認。這真是一個強烈的對比。我們是否能像主那樣肯犧牲自己個人的利益,而剛強為基督作見證呢?主是真的事,卻毫不爭辯;彼得是假的事,卻再三申辯。真的事,不辯也必清楚;假的事,越辯越顯出加利利的『口音』來。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