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耶穌的人戲弄祂,打祂」「戲弄」:原文表示「開始戲弄」、「好像戲耍孩子」。「打他」:「虐待」、「擊打」。「吐唾沫在祂臉上...用拳頭打祂」通常用以表示厭棄和定罪的動作(參民十二14;申廿五9;伯卅10;賽五十6)。「蒙著祂的臉,用拳頭打祂,對祂說,你說豫言罷」意即『你說打你的是誰罷』。那些被派往耶路撒冷聖殿的官兵逮捕耶穌。這時,這些神聖所的看守者開始戲弄耶穌,又打他;他們蒙著他的眼睛,打他的面,然後叫他認一認打他的是誰。他們所做的不止這些,但他耐心地忍受罪人對他的頂撞。

   猶太人在審問的時候,戲弄過衪(路廿二:63-65);希律和他的兵丁都戲弄衪(路廿三:11);現在彼拉多的兵丁戲弄衪。並且不久之後,掛在十字架上,那些祭司長,長老,文士和兵丁都戲衪(太廿七:39-43);他們殘暴的行為引以為樂事,令到一位自稱為神的兒子的人要屈服於這種羞辱和痛苦。

   「天一亮,民間的眾長老連祭司長帶文士都聚會,把耶穌帶到他們的公會裏」『公會』指猶太人的議會,為其最高的統治機關,大祭司為主席。在耶穌的時代,公會是由祭司長、長老和文士所組成的七十一人議會,須有二十三位才構成有效的法定人數。「天一亮...把耶穌帶到他們的公會裏」按照規定,公會在夜間審問並無律法上的地位,必須在白天審訊才能正式定罪。

   「你若是基督,就告訴我們」『基督』是希臘文,相當於希伯來文的『彌賽亞』。「人子要坐在神權能的右邊」『人子』是主道成肉身的地位與身分。主自稱『人子』,因祂是在人性裏受苦,並且也站在人的身分地位上得勝、死而復活、升天,並要再來。「他們說:『何必再用見證呢?祂親口所說的,我們都親自聽見了。』」「何必再用見證呢?」在猶太司法程序中,證人負責控訴。大祭司等人定主耶穌的罪,不是因為祂『是』神的兒子,而是因為祂『見證』祂是神的兒子。他們根本就不想去證明祂究竟是不是神的兒子,只不過要找一個定罪的藉口而已。

   天亮時分(早上五至六時),長老……把耶穌帶到他們的公會,又稱為猶太人議會。議會的成員明明地問他,他是不是彌賽亞。耶穌實際上說,跟他們討論這事是沒用的,他們並不開懷接受真理。但他提醒他們,站在他們面前備受屈辱的這位,有一天要坐在神權能的右邊(參看詩一一○1)。然後他們坦白地問他,他是不是神的兒子。他們的意思是清楚明白的。對他們來說,神的兒子就是與神同等的。主耶穌回答說:“你們所說的是。”(參看可一四62)這就是他們所要的。他們沒有聽過他說褻瀆的話,宣稱自己與神同等麼?不再用見證了。但有一個問題,在他們的律法中,褻瀆的刑罰是死刑。但猶太人在羅馬統治之下,他們沒有權柄處死犯人,所以他們要將耶穌帶到彼拉多那裡。彼拉多對宗教的指控如褻瀆毫無興趣,因此,他們要對他作出政治上的指控。

 

心得

   公會的人定意要除掉耶穌,並不是因為他們關心神的事,而是因為耶穌的言行,嚴重威脅了公會的權益;今天,若有任何個人或團體將他們的利益置於神的旨意以上,也會扮演殺害主的角色。最先定主死罪的,不是外邦政權,卻是猶太教人士──神的子民;信徒若沒有神的啟示,即使是最熱心事奉主的人,也可能作出最為害主的事!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