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古利奈』是北非的一個地方名;『西門』乃是猶太人的名字,他大概是居住在古利奈的猶太人(參徒十一20;十三1),特地來耶路撒冷過逾越節。這個西門是誰呢?是不是主耶穌的同胞手足西門?不是,那時或許他還沒有信主。是不是請主耶穌坐席的法利賽人西門?不是,他只能請人所歡迎的主耶穌,他不能同情人所厭棄的主耶穌。是不是伯大尼那個長大痲瘋的西門?不是,他只能在家裏款待主。是不是十二個使徒中間的那一個奮銳黨西門?不是,此時他不知逃往何處去了。那麼,必定是甘心同主受死的西門彼得了。豈知也不是,他連在使女面前都不敢認主,怎敢在眾目之下替主背十字架呢?那麼,是那一個西門呢?啊,乃是與主一無親戚、友誼、師徒之誼的古利奈人西門!西門起初還不願背,可是當他背了之後,他所花的力氣,並非白花的。我們相信,從那一天起,他也信了主,不只他一人得救,他的一家都得救了。他的兒子亞力山大和魯孚,並他的妻子,都成了主忠心的門徒。「他們就抓住他」指用威嚇的手段強迫人服勞役。「把十字架擱在他身上」通常十字架是由囚犯本人背負;可能因為耶穌此刻已經力不能支。

   「耶路撒冷的女子」『女子』意指『居民』。「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意指她們自己和她們的兒女將要遭受更可怕的苦難。古時猶太婦女向來以生兒育女為有福,若是不能生育,則視為不幸。

「因為日子要到」指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成荒場的日子(參廿一20~24);那時,沒有孩子的,比有孩子卻讓他們備受痛苦還要好受,所以反為有福(參太廿四19;可十三17)。人們因為不能忍受持續不斷的痛苦,反而寧願死於傾刻之間,以求解脫(參何十8;啟六16)。本節的話可能是當時的一句諺語,主耶穌將其述說出來,意思應是:「有汁水的樹」本來不該燒,現在卻被燒了──無罪的耶穌不該受死,現在尚且卻被羅馬政權判處死刑;「那枯乾的樹」原就該燒──那些因叛亂而被羅馬政權定罪的猶太人(包括因叛亂而受連累的一般猶太人),他們將來的遭遇會比這更甚。這是主耶穌在婦女為祂即將受死而哀哭的聲中,以豫言方式說出神即將執行對猶太人的審判。

   「又有兩個犯人」可能是與巴拉巴一同作亂的兩個強盜(參太廿七38;可十五7,27)。

 

心得

   「那枯乾的樹,將來怎麼樣呢。」——意思是指以色列民說的,他們沒有神的生命,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約壹五12,猶12),有聖經注視家以為本節的話是一種俗語,乃是說義人既受這樣的苦難,惡人要怎麼樣呢(參箴言十一31,彼前四17,18),換一句話說,巡撫彼拉多自己既然承認他所釘死的義者無罪基督,將來要怎樣懲治那背叛的以色列民呢,試看在主後七十年,羅馬人在圍困耶路撒冷的時候,曾被毀滅,乃因為以色列人棄絕了主而所遭受的刑罰與災禍(太廿一37-41),這是摩西早已預言的,已經應驗了(申廿八49-57)。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