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第一章開始的幾節經文,總是重複出現一個熟悉的字:「道」,『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借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約一:1~3)。這幾句所要表達的是這一位「道」是神,也是耶穌基督。約翰為甚麼以道(λόγος)來形容神的第二位格—聖子耶穌基督呢?是否刻意選用這個字來回應舊約並當時希臘有關「道」的思想?另一方面,中文聖經把希臘文 λόγος 翻譯成道,道是用於表達思想、觀念、智慧,也可以翻譯為「話語」,天主教聖經翻譯為「聖言」。

   這道跟中國文化所談的「道」又有甚麼異同?老子道德經開宗明義就說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下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按著老子的理念來看,可以說得出的道,就不是永恆的道。一切真理宇宙來源能夠說得出來的,都不是那一個最後的真理。道這個字的本來涵義,是心靈的活動及其活動所依循的方向,所以它本來就有指向、方向與道路之意。老子又說那些宇宙的本體,可以說出它的名字或它的含意,就不是它永恆的名。我們要把老子的道拿來稍微理解,並且與聖經中的道做一番比較,讓我們看看中國人老祖宗對真理的看法跟聖經有沒有一樣。

   老子對「道可道非常道」,其實不是要像西方人討論道的來源,道的本質以及道跟宇宙及人有何關係?老子是一位不相信有神明觀的人,他所謂的道是從形而上學和宇宙論的哲學觀點出發,以人的智慧來討論道。他認為「道」是一種體驗:體驗是無以名狀,沒辦法用語言表達的,有許多研究哲學的人口若懸河想要定義出「道」,都會是白費功夫一事無成,但是它卻可以借著感官體會出來。當你嘗試去體驗,它就變得有意義了,否則它只不過是空洞的,毫無意義的。他又認為「道」是一種被領悟出來的。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那個道可以很方便就能掌握他的本義,那麼這個道就沒有那麼深不可測,道不可言盡了。他的意思是真理是可以認識的,但是所認識的都不是絕對真理。在他們的思想中製造一些神秘兮兮,不可言喻的道裡,或許他們自己也不明白在說什麼吧!我們稱這樣的人叫做不可知論。老子的五千言道德經,不是要告訴人們什麼是恒道,而是要人們守道,為道,遵道。所以他說:“惟道是從”。道雖不可言傳,卻可意會,可以通過“觀其玄虛”而體會到它的真諦,從而去依從它,這就是道家的目標。

   聖經如何看待「道」這個概念,約翰當他在寫約翰福音時,當代世人所認識的都是希臘哲學對「道」的定義,當然羅馬人認為條條大路通羅馬,道就是路,意思是世上有很多的道或說很多的路,古代希臘哲學在告訴人,有很多方法可以尋找「道」,但是約翰所介紹的是耶穌所說:『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從今以後,你們認識他,並且已經看見他。」』(約十四:6~7)耶穌指出祂才是世人所要尋找的道,唯有借著祂,才能找到去父那裡的路。中國古代哲學家,無論是老莊哲學、儒家思想或其他各種各類的思想家,因為他們都是從人的思想尋找神,包括亞理斯多德提到最後的因,這最後的原因就是不動的動者,或者說是上帝。亞理斯多德是從因果論,推論出最後的原因就是上帝。無論是老子所說的道或希臘哲學的道,他們都是從人的角度在尋找神,他們所知道的都是從普通啟示來的。

   約翰福音第一章,約翰就介紹那一位從天而降,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祂是一切道路的起頭,萬物世界是借著祂造的,祂是一切的答案。祂自己向人類啟示,人就能夠體驗祂,也能夠真正去領悟到祂的存在,而不像老子所說的道,只能體驗不能言傳。主耶穌基督就是道,這個字希臘文叫做LOGOS,也可以翻譯成為話語,天主教聖經翻稱聖言。可見神的道是可以言傳,可以體會的,更是神自己在對我們說話的。約翰處身的是受到希臘思想薰陶的世界,在多元文化的社會下,有不同的種族、不同的語言。約翰為什麼選用「道」來描述道就是神呢?當時候希臘的哲學家以『道』來代表宇宙所蘊藏的智慧與奧秘,約翰就使用這一個字來代表基督,一方面他要告訴當時已經有的一些異端諾斯底派(認為道只是一個抽象的觀念與原則,而非具體地指出神,他們的神是一個智慧、能力、原則,卻不能具體地顯露出來),這一位道是可以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要讓當時的信徒明白,這一位『道』是早于亞當的被造,祂就是起初參與創造的那一位,祂是太初以前就已經存在了,約翰要我們明白,『道』與神在宇宙的創造過程中,祂們是相連在一起的,或者說祂們是平等的。所以,約翰用希臘文撰寫約翰福音、書信和啟示錄,是很自然的事。以 λόγος 「演譯」耶穌基督,也是非常恰當的。

在第一世紀末葉,盛行一種異端,他們認為:耶穌基督原來是一個平常的人,並不是神,乃是在某一個時點才成為神,他們說等到祂復活以後才成為神。「這道」或『這一位』,是暗示並強調前面第一節的整個『道』的界定。本節不僅是第一節的重複,並且也是一個確認:指出耶穌基督在已過無始無終的永遠裡,就已經是神,並不是突然由人變成神的。基督的神性乃是永恆的,絕對的。從亙古到永遠,祂就與神同在,祂也是神。難怪在《約翰福音》裡沒有提到耶穌的家譜,因為祂是『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來七3)。[1]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