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已經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為什麼第二節還要重複說:“這道太初與神同在”呢?因為當時基督教的敵對者,如屬於第一世紀剛剛發軔的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靈智派),認為基督不過是至高的神所創造的較低級的眾神之一,否認“基督本有神的形象”和“與神同等”(腓二:6)。約翰說:不是!基督太初就與神同在!基督的永恆性和先存性是毋庸置疑的。基督非但不是神所創造,反而“萬物是借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祂造的。”可見基督是與神同等,祂絕對不是低一級被造的神。他的永恆性和先存性再次得到印證。「道與神同在」這句話至少有下列四個意思:(1)表明『道』與『神』一樣,是有位格的;(2)表明『道』與『神』處於同等的地位,並不分孰優孰劣;(3)表明『道』與『神』彼此同時存在,並無孰先孰後之別;(4)表明『道』與『神』彼此面對面,彼此之間心意相交相通,向著對方並無秘密。耶穌基督與父神同時存在,是與神同等的(腓二6),並且深知熟悉神的心意。第二節不僅是第一節的重複,並且也是一個確認:指出耶穌基督在已過無始的永遠裡,就已經是神,基督的神性乃是永恆的,絕對的。從亙古到永遠,祂就與神同在,祂也是神。難怪在《約翰福音》裡沒有提到耶穌的家譜,因為祂是『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來七3)。

作為護教士的游斯丁必須向當代的人證明基督教價值的至上性和合法性,希臘哲學正是他面臨思考的一個重要因素。他運用希臘哲學來闡述信仰至少有以下兩個原因,一是藉希臘哲學來解釋信仰,除去人們對基督教的誤解;再者,他運用希臘哲學的目的是為了調和文化間的衝突,更好地將信仰帶到非基督教的人群中去。在當時,基督徒被控為無神論者,游斯丁藉蘇格拉底的事例來為基督教辯護。游斯丁對蘇格拉底的作法和思想表示贊許,蘇格拉底藉理性和研究,教導年輕人,拯救他們離奇希臘宗教虛假的神祇崇拜(《第一護教辭》第五章)。在此意義上,像蘇格拉底、赫拉克利特等哲學家被看作是基督之前的基督徒,游斯丁說,“他(基督)是全人類分享了的道;而凡曾按道過活的人都是基督徒”(《第一護教辭》第四十六章),當然以我們現在對基督徒的定義,我們是不能接受游斯丁的解釋。道就是基督,在他未降生以先,道成為種子播撒在每個人的心靈裡,上帝給予希臘人的禮物就是哲學,透過哲學的思考讓人通往上帝。道種論是游斯丁重要的思想之一,游斯丁並沒有說人得救可以靠著哲學,哲學與信仰也並非相等同,他所論述的是為了表明哲學和基督教追求的共同目標是真理,哲學讓少數人靠近真理,其觀念與真理相似,如果沒有基督教的信仰,哲學就變得沒有安全和裨益。游斯丁願意做一名像這樣的哲學家,在基督之中,即在真理懷抱裡的,對救主的佳言始終不棄的哲學家。(參《與推芬的對話》第八章)希臘哲學只是分有真理,它不能和真理同等而論,惟有那道成為肉身的基督,也就是舊約先知所預言的彌賽亞來到世間將完全的真理表明出來,他同樣是希臘宗教中的未識之神,只有認識他才能認識真正的真理。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