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的異象與尼布甲尼撒王的夢,從第一至第六章,描述但以理是一位替別人解釋夢兆之人,而從第七章開始,但以理本人則是一位領受夢兆的人。第七章的異象與第二章尼布甲尼撒王的夢,配合成對;豫言外邦人的日期及將來必成的事。第二章的人像與第七章從海中上來的四個大獸是一對,說明外邦人日期的演變;第二章的非人手所鑿出來的石頭與第七章的人子是第二對,都是說明將來必成的事。

   但以理書七章︰1~2節『巴比倫王伯沙撒元年,但以理在床上做夢,見了腦中的異象,就記錄這夢,述說其中的大意。 但以理說: 我夜裏見異象,看見天的四風陡起,颳在大海之上』。

   但以理床上見異象,伯沙撒元年---à即主前553年,巴比倫陷落之前十四年。但以理在伯沙撒元年得到異象,當時他大約六十七歲,而尼布甲尼撒王已經去世九年了。聖經說是他在床上作夢,見了腦中的異象。「在床上作夢,見了腦中的異象」:所做的夢,就是腦中的異象,強調他見異象時神智清醒。「記錄這夢」:把所見的異象寫下,以便日後異象應驗時可作參考。

   第七章與第二章,《但以理書》第7章的預言所覆蓋的歷史基本上與《但以理書》第2章的夢相同。尼布甲尼撒所看見的世界霸國是用金屬的巨像來代表的。在但以理的異像中,它們則是用獸和角來代表的。

   天的四風陡起,颳在大海之上---à現代中文譯本改為「有一陣風從四面八方吹來,襲擊海面」。本節刮在大海上,使四大獸或四個帝國興起的“風”,代表了形成那段歷史的外交,軍事,政治等運動。但以理書七章︰3~4節『有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 形狀各有不同: 頭一個像獅子,有鷹的翅膀;我正觀看的時候,獸的翅膀被拔去,獸從地上得立起來,用兩腳站立,像人一樣,又得了人心』。

   但以理異象中見四巨獸,頭一個像獅子,有鷹的翅膀,巴比倫帝國,特別是尼布甲尼撒王是獅子,是百獸之王,也就是世界的各國之王。在耶利米的豫言中也曾經把巴比倫比喻作獅子,他說,「有獅子從密林中上來,是毀壞列國的」(耶四︰7);把軍隊移動的快速比作鷹而說,「看阿,仇敵必如雲上來,他的戰車如旋風,他的馬匹比鷹更快」(耶四︰13)

   考古學家有挖到人頭獸身加翅膀的雕像。但以理書七章︰5~7節『又有一獸如熊,就是第二獸,旁跨而坐,口齒內啣著三根肋骨。有吩咐這獸的說:「起來吞吃多肉。」此後我觀看,又有一獸如豹,背上有鳥的四個翅膀;這獸有四個頭,又得了權柄。其後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第四獸甚是可怕,極其強壯,大有力量,有大鐵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腳踐踏。這獸與前三獸大不相同,頭有十角』。

   一獸如熊口齒內啣著三根肋骨,第二獸:“熊”代表波斯。“三根肋骨”:可能代表波斯三次主要戰績,征服呂底亞(主前546年)、巴比倫(主前539年)和埃及(主前525年)。“吞吃多肉”:指波斯併吞各國。“如熊”。瑪代波斯帝國的象徵,它以力量和在戰爭中的勇猛著稱(比較賽一三17,18)。“旁跨而坐”指出波斯人在帝國裏的優越地位。瑪代‧波斯帝國,第二頭獸是旁跨而坐的熊。可能隨時準備攻擊的姿勢。熊是兇猛的野獸,其站立的姿勢和口啣三根肋骨表示其侵略性和兇殘性。兇殘的熊是代表瑪代波斯帝國瑪代的歷史確曾表現其毀滅性和殘忍流血的惡跡,所以作者形容牠:口啣三根肋骨……起來吞喫多肉。

   四巨獸與金像的比較,豹就是人像中的銅肚腹和銅腰所表徵的希臘帝國;豹的力氣雖不如獅熊,但其動作敏捷;它的背上有四個翅膀表示他有快速的行動,還有它的肚腹,腰部的肌肉運用自如。

   亞歷山大帝與希臘帝國,他二十歲登基,二十二歲便領兵到處出征,亞歷山大帝在三十二歲時,已經沒有國家可以征服了,他哭得像小孩一樣。希臘在亞力山大大帝率領下,在八年時間內便橫跨了接近18萬公里(11萬哩)之地土,其軍隊進兵的速度委實驚人(如四翅豹般的神速),又在同一段時間內僅以35千精銳部隊,輕而易舉地推翻了龐大的波斯國(在331B.C.)。

   第四獸是羅馬帝國,第四獸是地上必有的第四國,與一切國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並且踐踏嚼碎(但七23)。他用四句形容之:1)甚是可怕;2)極其強壯,大有力量;3)有大鐵牙;4)頭有十角;其活動的著述又分作二點: 1)吞吃嚼碎;2)用腳踐踏剩下的。而這個第四國,就是第二章人像中的鐵腿所表徵的羅馬帝國。這個第四國,就是第二章人像中的鐵腿所表徵的羅馬帝國,未來人類的統治者敵基督,第四頭巨獸寓意羅馬和末日的情形。許多聖經學者認為,這第四獸頭上的角象徵在神建立其永久國度之前世上的十個君王。啟示錄中約翰記載他看到的異象時,這十個君王尚未出現(參啟12)。那隻小角則代表了一個未來人類的統治者或敵基督(參帖後3-4)。

   但以理書七章︰8節『我正觀看這些角,見其中又長起一個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這角前,連根被牠拔出來。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說誇大的話』。

   十角就是必興起的十王,有一位天使告訴但以理說,那十角就是從這羅馬帝國中必興起的十王(但七24),目前歐盟有27國將來會再重新洗排,變成只有十國。而這個十國就是羅馬帝國的借屍還魂,也是會在世界末期要迫害神聖民的敵軍。小角末期要顯現出來的敵基督,第二章裏的十個腳指頭,就是第七章的十角。有一位天使告訴但以理說,那十角就是從這國中必興起的十王(但七24)。是世界末期要迫害神聖民的敵軍。又長起的一個小角就是後來又興起的一王,就是世界末期要顯現出來的敵基督,有關十角及又長起的小角,到目前為止尚未顯明,等到世界末期的七年,特別是最後的三年半,纔會完全顯明出來。

   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說誇大的話。『又賜給牠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牠,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上帝說褻瀆的話,褻瀆上帝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啟十三︰ 5~6)。但以理書七章︰9~10節『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從他面前有火,像河發出;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萬萬;他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

   寶座前的審判,寶座的原文為複數,意思是有幾個寶座。當然主審法官坐在主要的寶座上,其他的陪審法官圍繞在其旁邊(參詩一二二5)。新約曾提到主和十二門徒坐在寶座上,門徒陪我們的主審判世人(參太十九28;路廿二30;林前六23;啟四4,廿4)。寶座設立目的是要審判那些怪獸,尤其是那說誇大的話的小角。神聖的審判是針對那些怪獸,而非終末的最後審判。他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案卷都展開了,「案卷都展開」:這記錄了犯人的一切行為;波斯王常派遣臣僕往各省窺探,詳細記下所見的罪行,以便作呈堂證供。新舊約聖經同樣指出上帝好像用書卷記下人一切的行為(賽六十五6;耶十七1;瑪三16;啟二十12)。此處的「案卷」記錄了四獸和小角的罪行。

   但以理書七章︰11~12節『那時我觀看,見那獸因小角說誇大話的聲音被殺,身體損壞,扔在火中焚燒。其餘的獸,權柄都被奪去,生命卻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時候和日期』。

   那獸因小角說誇大話的聲音被殺---à象徵那角所象徵之體制或組織的結束。保羅稱這個權勢為“大罪人”,“沉淪之子”和“這不法的人”。說它在基督再來時要滅亡(帖後2:3-8;參啟19:19-21)。神審判第四頭怪獸,由於小角說誇大的話而被判死刑,怪獸被殺,身體殘肢被扔入火中焚燒。作者形容天上的審判主和其寶座,為的是要指出第四頭怪獸所代表的帝國也將因「小角」而招致滅亡。其餘的獸,生命卻仍存留,其餘的怪獸雖沒被毀滅,但他們的權柄都被剝除。雖巴比倫、瑪代和波斯將失去權柄,但暫時仍維持獨立的政體。當神聖的國度建立以後,她們皆被吸收成為神聖國度的一部分。換言之,這些國家仍能存留一些時候,直到神聖國度來臨為止。

   結論︰但以理所見到的異象與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異夢有所不同?第二章的夢是從人的角度來看外邦的帝國,第七章的異象卻是從神的角度來看四隻野獸的結果。末日已到最後的結局就是那十角或小角都要被扔在火湖裡,我們卻要進入永恆裡面。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