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地上的事』不是指性質屬地的事,乃是指發生在地上的事,包括前面有關重生(參3~8節)、和後面有關救贖(參14~16節)的講論。「若說天上的事」與上面的原則相同,『天上的事』不是指性質屬天的事,乃是指發生在天上的事。祂是從天降下人舊在天的一位(參13節),因此祂曉得天上所發生的事。

   「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這句話表明主耶穌的特性:(1)祂是『從天降下』、道成肉身(參一14)的一位;(2)祂雖行走在地,卻『仍舊在天』,祂並不屬於地,而超越過地;(3)祂在地若天,祂無論到那裏,就把天也帶到那裏。「沒有人升過天」事實上,以諾和以利亞曾經升過天(參創五24;王下二11);故這裏的意思是指沒有人像主耶穌那種性質的升天,且像祂那樣能夠長遠的在神面前為人祈求(參來七24~25)。

   「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當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經過曠野時,因怨讟而得罪了神,神就使火蛇進入百姓中間,有多人被蛇咬死;後來他們認罪,神便吩咐摩西舉起銅蛇,替他們受神的審判,凡被蛇咬的,一望那銅蛇就活了(民廿一4~9)。「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被舉起來』意即被釘在十字架上(參十二32);『照樣』表示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乃如同蛇被舉在杆上。

   「叫一切信祂的」『信』字原文是『信入』,也就是『接受』祂的意思(參一12)。同時,『信』字是現在式,表示這一個信靠或交託,乃是一直執著、持定,而非刻變時翻的。「都得永生」人多注意『永生』的『永』字,以致認為『永生』只是時間的問題,存在的問題;但實在說來,『永死』也是永遠存在的,所以『永生』不僅是說到時間,更是說到情況和關係等等問題。『永生』就是神的生命──神非造的生命,不僅在時間上是永久的,在性質上也是永遠、神聖的。本節啟示了如下的真理:(1)『一切』表示無論何人都有可能得救;(2)『信』表示得救的方法很簡單──只須相信;(3)『祂』表示除主以外別無拯救(參徒四12);(4)『得永生』表示得救的後果乃是得著無價之寶。

   「神愛世人」原文是『神是這般的愛世人』。『愛』指無條件、捨己的愛。『世人』原文與『世界』同字,指犯罪墮落而構成世界的人。他們原是神按照祂自己的形像,為著盛裝祂而造的器皿(參創一26;羅九21,23);他們雖然犯罪墮落,但神仍然以祂神聖的愛來愛他們。「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神對世人的愛是愛到『甚至』的地步,將祂懷裏的獨生子,就是祂的彰顯(參一18)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信』字原文是『信入』,即『相信歸入』(believe-into)祂。真實的相信乃是歸入基督裏面。「不至滅亡」『滅亡』在原文並不含喪失知覺或停止知覺活動的意思,聖經裏面所謂『滅亡』的刑罰,是有痛苦知覺一直到永遠的。「反得永生」『永生』的意義,表示得救的後果乃是得著無價之寶。

   「信祂的人... 不信的人」不是指暫時的『信』或『不信』,而是指帶著持續且肯定的態度『信』或『不信』。「信神獨生子的名」信主的名等於信主自己。

   「惡」壞了;「定...罪」審判。「定他們的罪」此處的定罪是指審判過程,而非指判決。「凡作惡的便恨光」『作惡』在原文不是指偶而作惡,而是指習慣作惡。「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因為光會顯明人行為的不善,所以就恨惡光。

   「但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行真理的』和前節『作惡的』(20節)相對,故『真理』乃指『正直』。『行真理的』就是相信神話語的人,也是行神話語、倚靠神的人。有些解經家認為本句應譯:『來就光的必行真理』──人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行真理,必須先來就光,靠著神的恩和力才能行出真理來。「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靠神而行』即指『照著神的所是而生活行動』;這樣的生活行動,必然與神聖的光一致。

 

心得

   不信的產生,基本上出自那遠避光的邪惡氣質。光總是對黑暗構成威脅,所以光總是受黑暗的排斥。一個人對主耶穌的態度,顯出他是屬於光明或屬於黑暗。真實的基督徒必然有三種情形:(1)必行真理;(2)必來就光;(3)必靠神行事。人必須是愛真理、求真理,才能行真理。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