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裏居住施洗」事實上主耶穌並不親自施洗,乃是祂的門徒施洗(參四2)。本章首段敘述主耶穌在耶路撒冷城的見證,從本節至章末,約翰敘述基督在猶太地的工作。毫無疑問,基督在該地繼續傳揚救恩的喜信。人來就光,就給施洗。這裡似乎暗示耶穌親自替人施洗,但四章2節告訴我們施洗者是耶穌的門徒。「在靠近撒冷的哀嫩」『哀嫩』可能位於約但河西面的賽多波利(Scythopolis),即今那布魯斯(Nablus)以南十三公里之處。「因為那裏水多」這話暗示正確的施洗,乃是將人的全身浸入水裏。若是行點水禮或澆水禮,就不需要『水多』的地方了。本節的約翰是施洗約翰。他仍在猶太地叫人悔改,為那些願意悔改、準備迎接彌賽亞的猶太人施洗。約翰……在哀嫩也施洗,因為那裡水多。雖然不一定是約翰施行浸禮,但這裡卻有此暗示。若他是行灑水或澆水禮,那就不需要到多水的地方了。本節解釋了為何約翰仍繼續其傳道工作,及為何那群熱心的猶太人都去讓他施洗。但過不多時,約翰會被下在監裡,因他忠心的見證,最後還被斬首。這事以先,他仍努力不懈地作所托之工。有關施洗約翰被下在監裏的事,請參閱馬太十四章三至五節。

   「和一個猶太人辯論潔淨的禮」據可靠文件顯示,當時有一些猶太人,對於如何正確達到禮儀上的潔淨,極有興趣。本節清楚的指出一些約翰的門徒和……猶太人辯論潔淨的禮。什麼是潔淨的禮?很大可能是指洗禮,爭論點是到底約翰的洗禮好,還是耶穌的好?到底那樣洗禮更具權柄?也許一些約翰的門徒誤以為約翰的洗禮最具權柄,所以沾沾自喜。那些法利賽人可能想挑唆約翰的門徒眼紅耶穌和他的名聲。約翰的門徒或係出於愛他們的老師,因此嫉妒主耶穌的成功。他們來見約翰尋求結論。他們似乎對約翰說:“若你的洗禮較好,為何那麼多人離開你而投向耶穌?”(“從前同你在約但河外……的那位”指的是基督。)約翰曾為耶穌作見證,因此,很多約翰的門徒離開他轉而跟從耶穌。

   「從天上賜的」『賜』字的動詞,在本書中經常出現,共達七十六次之多。若約翰的答覆中提到的是主耶穌,那末,救主當時所得到的成功、愛戴,就代表神對耶穌的稱許。若約翰指的是自己,他就表示他自己從未裝作是任何偉大、重要的人物,他從未說過自己的洗禮比耶穌好。他只是說,他所得到的一切全是從天上賜的。我們也是一樣,我們根本沒理由自傲,或為自己建立從人來的名聲。

 本節說出『新郎的朋友』該有的認識與態度:(1)新郎乃是當得眾人注目的中心;(2)自己的任務不過是向人介紹新郎; (3)要以新郎的朋友自居;(4)要以『站著』的態度來服事新郎;(5)要以新郎的聲音和新郎的喜樂為喜樂。主耶穌基督就是新郎,而施洗約翰只是新郎的朋友,是男儐相。新婦並不屬於新郎的朋友,她只屬於新郎。所以,人跟從耶穌而不跟從約翰是理所當然的。這節的新婦泛指所有跟從主耶穌的門徒。舊約曾稱以色列為耶和華的妻子。在新約,所有基督教會的肢體都被喻為新婦。在這節,新婦一詞包括那些在彌賽亞出現時,離開施洗約翰的人;不是指以色列或教會。約翰不單沒有因失去門徒而不悅,反以聽見新郎的聲音為極大的喜樂。當人將注意力放在耶穌身上,當基督受人稱頌。尊崇,他的喜樂就滿足,已感心滿意足了。祂必增加,我必減少。」或「祂必擴增,我必衰減。」「興旺」增長,增加;「衰微」減少,小一點。本節總結了約翰傳道工作的整個目的。他不停勞碌,領眾男男女女歸向主耶穌,使他們認識耶穌真正的身分。在整個過程中,他知道必須保持低調。作為基督的僕人,若求別人注視自己,就是對基督不忠了。最後,請留意本章所述的三個“必須”:向罪人(三7);向救主(三14);向聖徒(三30)。

 

心得

   「娶新婦的,就是新郎」這說出教會應該也必然歸給基督。一切真為基督作見證、服事基督的人──「新郎的朋友」,在教會中聽見基督的聲音,看見眾聖徒都歸向基督(不是聽見自己的聲音,叫眾聖徒歸向自己),必會感到滿足的喜樂。「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這是屬靈長進的定律。真正屬靈的長進,不是看聖經知識加了多少,也不是看得救年日有多長,乃是看主在我們裏面是否逐漸興旺,我們自己是否逐漸衰微。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