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賽人聽見」顯然這些猶太教領袖非常留意主耶穌的舉動,正如先前留意施洗約翰一樣(參一24)。大概是主耶穌向眾人傳講悔改受浸的必要,祂的門徒們就為悔改的人施浸;正像使徒保羅傳揚福音,但他自己很少給人施浸(參林前一14~17)。

   法利賽人聽見耶穌替門徒施洗比約翰還多,知道約翰的聲望日微。他們可能想利用這次機會挑起約翰門徒與主耶穌門徒間的爭執、猜忌。事實上,耶穌並沒有親自施洗,而是他的門徒施洗。受洗的人要成為主的門徒和跟隨者。

   「祂就離了猶太」主耶穌離開猶太的原因或許有二:(1)為了避免加深法利賽人的敵對(參1節),因為祂的時候還沒有到(參七6);(2)為了避免祂的門徒和施洗約翰的門徒之間的磨擦(參三26)耶穌離開猶太,往加利利去,為要防止法利賽人造成分爭。但本節告訴我們一件重要的事。猶太地是當時猶太人的宗教總部,加利利則居住了許多外邦人。主耶穌知道猶太領袖已拒絕他,不信他的見證,故轉向外邦人傳揚救恩的資訊。

   從猶太地到加利利,猶太人通常繞道約但河東岸,經比利亞迂迴而上,以避開撒瑪利亞;但若直接從耶路撒冷經過撒瑪利亞往北行進,其路程則較近,是為捷徑。「必須經過撒瑪利亞」這個『必須』,是基於要在撒瑪利亞得著靈魂的使命(參13~15,39~42節),而非由於地理因素。從猶太往加利利最直接是經過撒瑪利亞,但猶太人多不這樣做。撒瑪利亞為猶太人所鄙視,他們要北上加利利,通常會繞路穿過比利亞。當聖經說耶穌必須經過撒瑪利亞,不是說他因地勢所限而被迫走此路,而是因為在撒瑪利亞有一靈魂需要他説明。

   「名叫敘加」可能是示劍城(參創卅三18~19)東邊的一個小村莊,位於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之間的山谷。「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雅各曾在示劍城外買了一塊地(參創卅三19),顯然後來他把『那塊地』賜給約瑟(參創四十八22;書廿四32)。耶穌進入撒瑪利亞到了一個小村莊名叫敘加。離城不遠是一塊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土地(創四八22)。耶穌遊歷此地,歷史一幕幕的複現他眼前。

   「在那裏有雅各井」聖經曾一再提及亞伯拉罕和以撒掘井的事,但從未記載雅各曾經掘任何井;傳統上認為雅各井位在以巴路山山腳,它正處在由耶路撒冷北上加利利必經的路線上。「耶穌因走路困乏」主耶穌在祂的人性裏,也會感覺到肉身的軟弱(參來二18;四15)。那裡有一個水泉名叫雅各井。這個古井今天仍是遊客觀光的名勝。它是少數今天能較為人所確定的聖經古跡遺址之一。耶穌到達那井時,約為猶太時間的午正,即羅馬時間的下午六時。耶穌因長途拔涉,走路困乏,遂坐在井旁。雖然耶穌是神的兒子,他亦是一個人。神是永不困乏的,但同時為人的耶穌,覺得困倦。雖然這事人難理解,但人有限的思想難以參透主耶穌基督的位格。神怎能夠來到世界成為人,與他人一起生活,這是個奧秘,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秘。

   「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若照猶太人計時法,此時正是中午十二點,日頭非常炎熱。一般人通常是在傍晚時分出去打水,而這個婦人在此刻單獨出來打水,可能是因她素行不良(參18節),所以自慚形穢,或為眾鄰人所不齒,不願與她結伴同行。主耶穌正坐在井旁時,有一個村莊的婦人出來打水。一些學者指出那時是午正,是一天酷熱的時分,不是婦人來井打水的適當時候。但這個婦人是個不合道德操守的婦人,她可能感到羞恥,故特意選這時間,避免在井旁碰見其它婦人。主耶穌當然一早知道她會在這時候來到。主知道她的心靈需要幫助,決意在井旁會她,救她脫離罪惡的生活。在這段經文中,我們見到耶穌如何擅於救人靈魂,我們學習他如何叫婦人明白其需要,如何替她解決問題,會得到裨益。主對婦人說話七次,婦人亦說話七次,六次向主,一次向城中的人。我們若能象她那樣對主說那麼多話,我們的見證可能象她向城中人的見證那樣成功。因為勞累的旅程,耶穌開囗先作一請求,他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

   若按猶太計時法,那時正是該進午餐的時刻;若按羅馬計時法,則為進晚餐的時刻。本節解釋了為何主耶穌向婦人要水,因為門徒進了敘加城買食物去。原來門徒隨身帶著桶打水,買食物去時也一併帶去了,故主耶穌別無他法可取井中的水喝。

   撒瑪利亞是舊約時代北國以色列的主要地區,也是首都所在地(參王上十六24,29)。約在主前七百年,北國以色列被亞述人滅掉後,大部分猶太人被遷徙外地,並將異族人遷到境內諸城(參王下十七6,24)。從那時起,此地的人就成了猶太人和異族的混血種,其後裔就是撒瑪利亞人。歷史告訴我們,他們有摩西五經,並按這部分舊約敬拜神,但猶太人從不承認他們是猶太民族。「沒有來往」是指『不共用器物』,因為一般猶太人認為所有撒瑪利亞人都是不潔淨的,若使用對方所用過的器具,就會成為不潔淨的。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並非全然『沒有來往』,因為主的門徒進撒瑪利亞的城買食物(參8節),事實上已經說明了他們之間有某種程度的來往。那婦人認出耶穌是猶太人,奇怪他為何會對她一個撒瑪利亞人說話呢。撒瑪利亞人自稱是雅各的子孫,是真以色列人。但事實上,他們是猶太人和異族人所生的後裔。基利心山是他們舉行崇拜祭祀的地方。這山位於撒瑪利亞,耶穌和婦人談話時亦可清楚見這山。猶太人極度討厭撒瑪利亞人,視他們為“混血兒”。因此,婦人對耶穌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但她卻毫不知道與她說話的是她的創造主,他的愛超越了人間繁瑣的分歧。

   「神的恩賜」『恩賜』的原文專指神賜的恩惠,人的贈禮不用此字。「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和』字可作『下譯上』用法(參三5),意即『就是』;和上句連起來即『神的恩賜,就是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暗示祂就是神的恩賜。「祂也必早給了你活水」『活水』指從泉源湧出的水。「打水的器具」表徵追求人生滿足的方法。「井又深」表徵人生艱苦,不容易得著滿足。耶穌向婦人要水,引起了她的注意及好奇心。耶穌暗示他道成肉身,是神也是人的身分,越發激起她的好奇心。主耶穌本身就是神的恩賜,是神賜給世界的救主,神的兒子。同時,他亦是人,一個因旅途奔波,向她要水的人。換言之,她若知道與她說話的正是道成肉身的神,她就必早求他祝福,他也必早給了她活水。然而,婦人只知道物質的水,耶穌又沒有工具,無可能給她水,卻不知道耶穌是神,不知道他說的話的含意。

   「我們的祖宗雅各」撒瑪利亞人雖然血統不純(參9節背景註解),但仍自以為是約瑟的後裔(參5節)。婦人想到祖宗雅各留這井給他們,更顯得混淆不清。昔日,雅各自己用這井,他的兒子並牲畜也喝這井的水。如今一個勞累的過客,在千百年後求她給雅各井的水喝,竟聲稱能給她比雅各留給他們的井水更美好的東西。他若真的能給更好的東西,又為何要雅各井的水呢?

 

心得

   除了基督自己,沒有甚麼能滿足人的。基督如果不是我們人生命的滿足,就沒有甚麼能滿足我們了。離了基督,就沒有滿足。「你若知道神的恩賜...你必早求祂」人所以未得著神的恩典,最大的原因乃在於『不知』──根本不知道神的恩典。神雖有豐盛的恩典,但人若不「求祂」,就仍不能享受恩典;祈求乃是經歷神恩典的先決條件。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