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書八章:1~14

   但以理書八:1~3『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異象現與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之後。我見了異象的時候,我以為在以攔省書珊城(或譯:宮)中;我見異象又如在烏萊河邊。我舉目觀看,見有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兩角都高。這角高過那角,更高的是後長的』。
   但以理在伯沙撒王第三年見異象,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是指第七章伯沙撒元年之後的第三年,元年但以理在床上作夢而第八章但以理是見到異象。第七章但以理夢見四巨獸,獅子、熊、豹與怪獸。第四獸頭有十角,後來又長出一個小角,『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 (但七: 25)

   但以理在以攔省書珊城與烏萊河邊,「以攔」位於今日的伊朗境內,古時本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後為亞述打敗,成為亞述的附屬國;後再為波斯併吞,變成波斯的一省。「書珊城」本是以攔的首都,波斯王因為其風景秀麗,以它作為全國的首都和寒宮(尼一1;斯一2);漢謨拉比法典便是在書珊城發現的。「烏萊河」:書珊城的一條人工運河,運河本身十分寬闊,兩岸相距九百尺;它貫通城中兩條大河,再流經城的東北。

   波斯帝國與希臘帝國,公綿羊是指瑪代波斯,但以理看見一隻雙角高矮不相稱的公綿羊,而高角卻是後長的。這公綿羊力大無匹,西北南各方的獸均抵擋不住,故這公綿羊任意而行,無往不利,自高自大。在歷史上言,這公綿羊是指瑪代波斯的聯合國(8:22),兩角一高一矮是指這聯盟國勢力不均勻,主前550年波斯的古列掌握全國(高角),瑪代變成一省(矮角)。此後,古列雄心萬丈,意欲征服全地,故波斯鐵蹄走遍東西南北各處,攻無不克,建立波斯大帝國。

   公綿羊任意而行,但以理書八:4~6『我見那公綿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觸。獸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沒有能救護脫離牠手的;但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我正思想的時候,見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遍行全地,腳不沾塵。這山羊兩眼當中有一非常的角。牠往我所看見、站在河邊有雙角的公綿羊那裏去,大發忿怒,向牠直闖』。

   但以理續見一隻公山羊,但以理續見忽有一隻公山羊從西如飛而來(腳不沾塵),公山羊本有雙角,但此羊只有一「非常」的(「特別」,「大角」)(8:5)。在歷史上言,公山羊就是接續瑪代波斯國的希臘國(8:21)。無獨有偶,希臘人曾以獨角公山羊作為他們民族的標誌。希臘在亞力山大大帝統治下成為當世獨一強國,其父馬其頓王腓利本已是將帥之才,亞力山大更青出於藍,在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門下受教,年僅二十歲(336B.C.)便繼承父位,野心勃勃,常圖一雪波斯多年前征服希臘的恥辱。

   亞歷山大是那一根特別的角,公山羊遍行全地腳不沾塵,「腳不沾塵」,說明行軍之快速,直如疾風迅雷,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於公元前三三一年擊潰波斯王大利烏三世之軍隊於亞比拉,則烏萊河邊(可能就是現在的格耳卡河),滅瑪代‧波斯帝國,建立希臘帝國。但「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就是指他帝崩時正值盛年──三十三歲的時候(主前三二三年)

   亞力山大殺敗波斯大軍,這段兩羊大戰的異象,在歷史上有異常奇妙的應驗。亞力山大繼承王位後便整頓軍武,只半年後,僅二十二歲(334B.C.)便揮軍向波斯挑釁。是時亞力山大只有35千精兵,無論軍力、輜力或地勤人員均遠不及波斯,但亞力山大精通戰略,用兵如神,屢次以寡敵眾,殺敗波斯大軍,在三次主要軍事交鋒上屢克敵人,結果征服了波斯國.那時這個掌握全世界的亞力山大還不到二十五歲!嗣後他長征東方諸國,遠至印度(327B.C.)。他綿長歲月在外南征北戰,凡十一年之久,部下人疲馬倦,於是班師回國,路經巴比倫時因酒色過度,終因積勞成疾,一命嗚呼,時只三十三歲(323B.C.)

   但以理書八:7~10『我見公山羊就近公綿羊,向牠發烈怒,牴觸牠,折斷牠的兩角。綿羊在牠面前站立不住;牠將綿羊觸倒在地,用腳踐踏,沒有能救綿羊脫離牠手的。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原文是風)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牠漸漸強大,高及天象,將些天象和星宿拋落在地,用腳踐踏』。

   那大角折斷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亞力山大歿後,其龐大的帝國為手下覬覦,各自展開爭奪戰,經二十二年(323-301B.C.)內戰後,其帝國給四大將軍瓜分(7:6)(1)加山大(Cas━━西方;(2)呂西馬古━━北方;(3)西流古━━東方;(4)多利買━━南方,致「天的四方」皆有希臘人的足跡。在歷史角度看,亞力山大的帝國自被四大將軍瓜分後,其中只有西流古與多利買兩國朝與以色列有關,故這從四角中出來的小角必出自這二國朝,而配合這段經文的只有一個從西流古王朝來的王,名安提奧古第四世。

   安提奧古第四世,安提奧古四世在主前171年開始展開各樣褻瀆神的活動,至主前167年12月16日在聖殿內設丟斯神像直至主前165年12月15日,瑪客比家族帶兵起義,成功推翻西流古王朝及清潔聖殿,共2300日。

   安提奧古第四世預表敵基督,安提奧古四世進入耶路撒冷,立即宣佈廢除猶太人的各種宗教節期,焚律法書,禁割禮,凡犯者被判死刑,又將剛受了割禮的嬰孩吊死,當時舉國上下被殺害者數以萬計。一次他在耶路撒冷,於三日內把所有不服他命令的四萬猶太人處死,又將一萬人帶回敘京作奴隸(8:12  說「有軍旅和常獻的祭交付他」一語;軍旅意「甚多猶太人」)。在聖殿內他設立偶像,強迫猶太人向之敬拜,又在殿內將豬血遍灑各處,大大肆意褻瀆及糟蹋猶太人的宗教生活。

   但以理書八:11~14『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我聽見有一位聖者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或譯:以色列的軍)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才應驗呢?」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這應驗在以後的歷史中。這小角是指分裂四國中的敘利亞、西流基王朝中在主前175年興起一王,名叫安提奧古·以彼芬尼。現今來說,此小角乃已過的歷史事實,而作為末期大罪人,敵基督的預表。“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榮美之地乃指巴勒斯坦,他戰勝耶路撒冷,因而漸漸強大,高及天象。將“天象和星宿拋落在地”,大概指他將選民中的領袖,如官長、祭司等,被其拋落,且“踐踏”。又說:“他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

   安提奧古四世任意而行,這個殘暴犯聖的王,他廢除大祭司,妄自尊大,除掉常獻的祭,“將真理拋地,任意而行,無不順利”。最可憎惡的,他毀壞、汙穢神的聖所,曾將汙穢的豬焚在壇上,將豬血灑在聖所的各處,直到過了二千三百日,聖殿才被潔淨。此殘暴犯聖的王,殘酷迫害選民,他種種行為,就是末期的“小角”,即敵基督的預表。後來祭司猶大馬客比英雄領導抗爭成功,潔淨了聖殿。從主前1719月,到1651225日,正是六年四個月又二十天,即二千三百日。

   兩位天使正在對話,在異象中但以理聽到兩位聖者(天使)正在對話,其中一位向另一位詢問那小角的肆虐要到幾時才應驗,似乎這亦是但以理心中的問題,因在上異象中他已獲得一些指示,有關這次大暴虐之事會維持多久(7:25);故那位天使便給他解答(指天使回答天使),要到2300日聖所就回復先前的潔淨了。

   安提奧古四世駕崩,該年安提奧古四世廢除了敬虔的大祭司奧尼亞三世,委立其惡弟及擁護西流古王朝的耶孫任大祭司職,隨即展開各樣褻瀆及禁制猶太人敬拜神的活動,直至猶大瑪喀比族起義成功止,據西流古王朝志記,安提奧古四世於主前137年即位,149年駕崩,共6318日,連閏年算在內共有2300日。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