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書八:15~27

   引言:公山羊與公綿羊之爭,公山羊長出四個角來,四個角長出一個小角,這個小角就是敵基督。

   但以理書八:15~17『我-但以理見了這異象,願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他便來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來,我就驚慌俯伏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異象。」』

   但以理想明白異象,但以理雖看見了異象,聽見了天使說的話,但他似乎仍不明白異象的意義。當他正在煩悶不解之際,天使的突然出現為要使但以理明白異象的意義。但以理在本節以後,他也再次看到天上的使者,再次聽到了他們的聲音。使者向人顯現以人的形狀出現,一位形狀像人的這個詞語和七13的「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在意義上是不同的。古時人們認為天上的使者向人顯現時,常以人的形狀出現。

   天使長加百列出現,這是舊約聖經第一次提到天使的名字。從以諾壹書九章和廿章,猶太人認為加百列是天上天使長之一。他和米迦勒是神的使者,也是以色列的守護天使。在這個異象中,加百列是異象的解釋者。他們被認為是神拯救和審判行動的使者。當然也是神信息和啟示的傳達者。

   三位天使長,路西弗:明亮之星早晨之子,路西弗因為拒絕向聖子基督臣服,率領三分之一的天使於天界舉起反抗而遭到墮落。加百列:加百列是負責為神傳遞信息的天使長,加百列曾向撒迦利亞顯現,並告訴他其妻子以利沙伯將會生下施洗約翰;他還向馬利亞顯現,告訴她將誕生耶穌。米迦勒:《但以理書》敘述他跟邪惡的天使爭鬥,《猶大書》敘述他跟撒但爭論,《啟示錄》敘述他跟魔鬼及其手下的邪靈爭戰。

   但以理驚慌俯伏在地,當天使加百列出現在但以理面前時,但以理懼怕而俯伏在地。這是人遇到神聖使者常有的反應(參結一28,三23)。這種因懼怕而伏在地上的反應可能是表示人對神聖存在的敬畏和仰慕。而且人在這種情況下也會覺得自己的有限,污濁不潔,不配面對神聖的感覺。明白關乎末後的異象,但根據本章的歷史背景,這裏的末後不但含有末世性的時間和歷史終局的意味,更直接談及安提阿哥四世迫害猶太人的時間和重修聖殿的時間。神在不久的將來會顯出祂公義的審判。第七章中的第四頭怪獸和小角安提阿哥四世,將在末後的定期(八19)遭受神的審判,神將藉著審判敵人而拯救其忠實的子民。因此,根據八1719,九26,十一35,十二4913以及第七章的永恒國度,我們相信末後不僅是迫害的終也將是時間和歷史的終局,並神永恒國度的開始。

   但以理書八:18~21『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來,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希臘:原文是雅完;下同);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

   天使摸我扶我站起來,按照希伯來文的字義解釋,但以理因面對天使驚怕而失去知覺,暈倒在地。但從文章的脈胳來看,但以理並沒有失去知覺或沉睡,天使並沒有搖醒他,只有摸他、扶他起來。關乎末後的定期,神藉著安提阿哥四世來審判猶太人;但是這個外邦暴君卻驕狂又過分地迫害神的子民。因此天使告訴異象中的但以理,在不久的將來神的忿怒會終止,暴君的迫害也將同時結束。天使雖表示神的怒氣不久將結束,可是在結束之前,猶太人應體認還有一段遭受蹂躪迫害的時期(但十一36)。

   兩眼當中的大角,作者沒有明白指第一個君王是亞歷山大大帝,但無可置疑的,這大角是指亞歷山大。雖然腓力浦建立強大的希臘城邦,但亞歷山大則是希臘大帝國的創立者。兩眼當中的大角也意味著公山羊的獨角。這獨角在後來不久便折斷了。

   但以理書八:22~24『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裏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大角突然折斷了,亞歷山大在主前三二三年的突然死亡,就如公山羊的大角突然折斷了。作者不大關心亞歷山大大帝的輝煌戰功和雄偉的帝業,所以天使沒有提示公山羊如何觸倒公綿羊(波斯帝國)。在這裏,作者只指出牠的大角突然折斷,也沒有說明為何突然折斷。作者只想將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帝國分裂的情形表現出來,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

   神審判將來臨到之刻,當這些國家惡貫滿盈,漸趨滅亡的時候,那也是惡人猖狂之際,亦即是神審判將來臨到之刻(參創十五16)。作者沒有詳細說明這些國家或君王的統治情形,他只隱約提到他們的權勢比不上亞歷山大,他們的罪孽滿盈,將遭致神的審判。他只想很快地述說小角安提阿哥四世的醜陋嘴臉及其殘暴驕狂的行為。

   安提阿哥四世靠著詭詐的權術治理,在安提阿哥四世統治初期,他以殘忍和詭詐的權術來建立權威和勢力。他的侵略行動和迫害聖民的行動好像威猛無比,節節順利,可是那不是靠著他自己的能力得來的。安氏的權勢不是他自己以其智慧和能力得來的,而是以詭詐的權術賺取的。

   但以理書八:25~27『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裏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天使要但以理將這異象封住,作者將異象的背景,置放於巴比倫伯沙撒統治時期,而異象的主題是在主前第二世紀,安提阿哥四世統治下的巴勒斯丁所發生的事情。所以但以理看到異象,又明白異象的意義後便暫時封住,而等待異象所預言的事情得到實現。

   安提奧古第四世預表敵基督,安提奧古四世進入耶路撒冷,立即宣佈廢除猶太人的各種宗教節期,焚律法書,禁割禮,凡犯者被判死刑,又將剛受了割禮的嬰孩吊死,當時舉國上下被殺害者數以萬計。一次他在耶路撒冷,於三日內把所有不服他命令的四萬猶太人處死,又將一萬人帶回敘京作奴隸(8:12  說「有軍旅和常獻的祭交付他」一語;軍旅意「甚多猶太人」)。在聖殿內他設立偶像,強迫猶太人向之敬拜,又在殿內將豬血遍灑各處,大大肆意褻瀆及糟蹋猶太人的宗教生活。

   安提奧古第四世,安提奧古四世在主前171年開始展開各樣褻瀆神的活動,至主前167年12月16日在聖殿內設丟斯神像直至主前165年12月15日,瑪客比家族帶兵起義,成功推翻西流古王朝及清潔聖殿,共2300日。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安提奧古四世已經有歷史應驗,但二千三百日另有末日的意義,天使告訴但以理這個異象是真實的。

     七年大災難就是分為兩個三年半,前三年半必會把聖殿重建,而且會有祭祀與供獻止息(九: 27),後三年半是神忿怒的災難,聖所就會潔淨。250日包括和約談成及建聖殿所需日數。從聖殿蓋完至聖殿得潔淨為止,共2300日。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