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書九章1~23

   但以理書九:12『瑪代族亞哈隨魯的兒子大利烏立為迦勒底國的王元年,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

   但以理有禱告的負擔,“大利烏立爲迦勒底國的王元年”,歷史進入新時代,即瑪代、波斯帝國,照普通年表主前538年,但以理已經82歲。他在年幼時讀過律法書,詩篇及被擄之前的先知書,這時但以理虔讀耶利米書,得悉被擄七十年爲滿,神應許可以歸回故土(耶2511-122910)當時68年已過去了。但以理從讀經而深得禱告的負擔。

   但以理是禱告的人,但以理被擄不吃王的宴席要禱告,但以理要幫尼布甲尼撒王解夢要求同伴一起禱告。但以理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已經八十多歲)。從年輕到年老禱告生活從個人禱告到為國家被擄歸回都迫切代禱。

   但以理看見耶利米的預言,但以理從耶利米書二十五章1112節得知那是“耶路撒冷荒涼”即將結束的時候。耶利米書二十五章1節提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第四年(BC605),就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年,耶和華論猶大眾民的話臨到耶利米』。耶利米書二十五章1112節『這全地必然荒涼,令人驚駭。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王七十年。七十年滿了以後,我必刑罰巴比倫王和那國民,並迦勒底人之地,因他們的罪孽使那地永遠荒涼。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路撒冷荒涼即將結束的時候,但以理將書卷打開後,就讀到七十年之後,上帝“必刑罰巴比倫王,和那國民,並迦勒底人之地,因他們的罪孽使那地永遠荒涼”(耶利米書25:11,12)。這使他十分鼓舞──因為現在巴比倫已經受到瑪代波斯人的懲罰,而耶路撒冷被征服,將頭尾都算在內,已經是六十八年了(605-538)。七十年幾乎就要結束了!但是耶路撒冷與聖殿仍在廢墟之中,任何重新建造的工作還都沒有開始。

   耶利米的預言應驗,這七十年的起頭可從主前六〇六年,巴比倫王第八年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攻破猶大京城耶路撒冷起(王下廿四1015),直到主前五三六年。神激動波斯王古列下詔鼓勵以色列人回國建殿時止,前後共七十年時間(拉一15)。當這七十年滿了以後,他們回歸故土,先知的預言,也就完全的應驗了。(耶廿九10;代下卅六21;但九2)。

   但以理書九:3~6『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上帝祈禱懇求。我向耶和華-我的上帝祈禱、認罪,說:「主啊,大而可畏的上帝,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誡命典章,沒有聽從你僕人眾先知奉你名向我們君王、首領、列祖,和國中一切百姓所說的話』。但以理禁食披麻蒙灰向主禱告,但以理依照他那時代的風俗,不僅用了適當的話語,也用了禁食及披麻蒙灰的態度(但以理書9:3),藉以強調他心靈深邃的渴望。麻布是一種用山羊毛或駱駝毛織成的粗布,那是在人有極大的悲痛及深切的屬靈不安之時穿的(如撒母耳記下3:31列王記下19:1,2)。褐灰色的麻布,很不好看,用以便表達人心中的謙卑。把臉用灰染黑,就加強了自卑的感覺。

   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但以理在祈禱的一開始承認神的信實。神從來不失約。祂是一位守約的神,會履行自己在約中的義務。如果約沒有實現,責任乃在於人(見來8:8)。向愛主、守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的上主是權能偉大的神,藉著出埃及的權能拯救,使以色列民族在西乃山和祂建立神聖恩典的契約關係。祂應許以永恒信實的愛去眷顧祂的子民。

   甘願崇拜異邦神像縱慾行惡,當他們「奉神的名」在以色列宗教和政治危機中,向以色列人宣揚神的話語,使他們能解決苦難危機,能有順服和諧的生活。但他們卻頑梗不知悔過歸回,甘願崇拜異邦神像,縱慾行惡,忘恩棄絕耶和華。在他們迷惑危機的時候,他們卻不願聽從神的僕人眾先知所宣揚神的話語(參耶廿六5;尼九3234)。悖逆神心剛硬導致南北兩國都被毀滅,現在神要讓他們歸回。

   但以理書九:7~10『主啊,你是公義的,我們是臉上蒙羞的;因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以色列眾人,或在近處,或在遠處,被你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樣。主啊,我們和我們的君王、首領、列祖因得罪了你,就都臉上蒙羞。主-我們的上帝是憐憫饒恕人的,我們卻違背了他,也沒有聽從耶和華-我們上帝的話,沒有遵行他藉僕人眾先知向我們所陳明的律法』

   百姓背約得罪神的結果,但以理將神的公義與以色列人的不義進行對比。神在對待全人類,特別是以色列人的事上,始終表現出公義。禱告者認同百姓,告白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羞恥的(參耶七19;詩四十四15)。他們使神的名遭到羞辱,也使他們在外邦人的面前「失面子」。因為他們不聽從先知的教訓,背逆行惡而遭致神的懲罰。神藉著外邦人來審判他們,使其國家滅亡,聖城和聖殿被毀,人民被敵人擄至異邦。這是背約,得罪神的結果。自覺羞恥而謙卑認罪,是悔罪禱文常見的詞句。

   但以理相信神是憐憫且富慈愛的神,但以理代表全體百姓告白耶和華是公義、信實的神,而他們是背逆不義的子民。因此,神便懲罰他們,驅逐他們遠離應許之地,使他們成為亡國之奴。但他們相信神也是憐憫且富慈愛的神,在苦難危機中,以色列唯有禱盼神的憐憫和寬恕(參尼九17;詩一○三4)。

   但以理書九:11~14『以色列眾人都犯了你的律法,偏行,不聽從你的話;因此,在你僕人摩西律法上所寫的咒詛和誓言都傾在我們身上,因我們得罪了上帝。他使大災禍臨到我們,成就了警戒我們和審判我們官長的話;原來在普天之下未曾行過像在耶路撒冷所行的。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身上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我們卻沒有求耶和華-我們上帝的恩典,使我們回頭離開罪孽,明白你的真理。所以耶和華留意使這災禍臨到我們身上,因為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在他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我們並沒有聽從他的話』

   遵行律法者可得生命和祝福,所有以色列人都違背了神的律法,不肯遵守神的律法。不願聽從祂的話語。因此,在契約關係中摩西的律法書上咒詛的誓言(參民五21)都落在他們的身上(參申廿八1568;民廿六1445)。申命記神學強調;凡順服神遵行律法者可得生命和祝福;違背神,不遵守祂的律法典章者必被審判和懲罰。這種神學是基於信仰的因果律。

   以色列雖被懲罰仍不知悔改,所以耶和華留意使這災禍歸到我們身上,這個所以意味以色列雖被懲罰教訓,仍然不知悔改,追求認識神和生命的道路。所以上主隨時準備以苦難和災禍來懲罰他們(參耶一12,廿一28)。上主隨時留意祂所應許的話語,不論是審判的警告或希望的應許,祂都會信實地成就在他們的身上。這災禍並不是指特定的災禍,而是泛指災禍而已。

   但以理書九:15~17『主-我們的上帝啊,你曾用大能的手領你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正如今日一樣。我們犯了罪,作了惡。主啊,求你按你的大仁大義,使你的怒氣和忿怒轉離你的城耶路撒冷,就是你的聖山。耶路撒冷和你的子民,因我們的罪惡和我們列祖的罪孽被四圍的人羞辱。我們的上帝啊,現在求你垂聽僕人的祈禱懇求,為自己使臉光照你荒涼的聖所』

   以色列的拯救是出於上主憐憫慈愛,由於以色列和上主的契約關係,祂會因其聖名來拯救以色列(參結卅六2022;賽六十三1214),所以,以色列的拯救是出於上主憐憫慈愛的本性,和祂自己的聖名的緣故,出埃及的拯救是神權能的作為;這個事件在以色列宗教中有極重要的地位。有人認為神在出埃及的權能作為,是瑪喀比革命分子的精神基石。

   巴比倫人攻破耶路撒冷,主前五八六年,巴比倫人攻破耶路撒冷,結束了以色列王國。聖殿和城牆遭到毀損,許多人遭到殺戮和被擄,聖地被外邦異族佔領控制。這些嚴重的現實打擊,使許多以色列人充滿懷疑、絕望,和不滿的情緒。後來,被擄者獲准歸回故土,重建家園和社會。許多流散在各國的以色列人,也陸續返回故鄉。

   但以理書九:18~19『我的上帝啊,求你側耳而聽,睜眼而看,眷顧我們荒涼之地和稱為你名下的城。我們在你面前懇求,原不是因自己的義,乃因你的大憐憫。求主垂聽,求主赦免,求主應允而行,為你自己不要遲延。我的上帝啊,因這城和這民都是稱為你名下的。」』

   苦難中的百姓期盼神的拯救,但以理懇求神傾聽他的禱告,不要掩面不看而棄絕他們。乃是希望祂基於恩典和憐憫,來眷顧祂自己的子民和聖城。因為耶路撒冷是被稱為你名下的城(參撒下十二28)。苦難中的百姓期盼神的拯救,但遲遲看不到希望的實現。禱告者求主趕緊顯出權能拯救,不要再遲延,因為他們的苦難實在使他們無法消受和承擔。作者常常勉勵他的同胞要忍耐環境和邪惡的威脅,而等候神的拯救。作者再次強調以色列和神契約的關係,表白他們是神的子民,而耶路撒冷是上主的聖城。

   結論:我們從中可以學到很多關於但以理禱告的本質和我們應該如何合宜的禱告。但以理從小到老堅持禱告的生活,就算災難臨頭他還是一日三次向著耶路撒冷城禱告。但以理最重要的禱告是為祖國的歸回代禱,雖然但以理到去世前都無法回祖國,但是他仍然迫切為祖國禱告,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