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平安的根基,平安的居所。「這事以後」按原文或作『這些事以後』;這話表明在作者心中有時序的感覺(參六1;七1)。「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節期』的原文前面沒有加冠詞,究竟是甚麼節期,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有人主張是逾越節、五旬節和住棚節等三大節期之一,因為凡虔敬的猶太人都要在此三大節期上耶路撒冷過節;有人主張是逾越節,因為在主耶穌三年半的傳道事工中,一共過了四次逾越節,而在《約翰福音》中只明文提及其中的三次(參二13,23;六4;十一55;十二1);有人主張是普珥節,因為接下去是『逾越節近了』(參六4);另有人根據六章四節的『逾越節近了』,不但主張確定是逾越節,並且認為約六章和約五章的次序顛倒了,應當把約六章放在約五章之前。但我們認為聖經既未明指是何節期,這些爭論乃是多餘的。

   「羊門」與羊有關的;「畢士大」憐憫之家,仁慈的房子。「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羊門』的『門』字,或稱『市集』(market),但有的古卷並無此字;『羊門』(參尼三1)位於聖殿東北角,獻祭用的羊都由這門牽入。『有』字原文是現在式,表示在寫本書時,那池子還存在。「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因這池子係專供養病之用,故稱之為『憐憫之家』(畢士大的原文字義)。「旁邊有五個廊子」池的四周都有廊子,另有一廊將池分為兩半,形成所謂『雙子池』。『廊子』係有頂蓋的柱廊,柱子高達二十餘呎;專為收容病人,在裏面躺臥安歇之用。

   畢士大意即「憐憫之家」該水池在耶路撒冷聖殿之北面,池長十丈寬一丈,深約二丈,成字形,想必是慈善家所建築,池邊有五個廊子,為供病人躺臥休息,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約五4)這一節是小字印的,表示在有些古卷中是有的,但在最完善的古抄本中,均付闕如,因此可能為後世抄經者所添補進去的,用以說明七節水動的緣故。然究竟是否真有天使按時下來攪動池水,病人下去就得痊癒,聖經未有明示,不過猶太人是相信這水能有潔淨病人的功效(參王下五10-14,約九7),至於水動大概是因天使的作為而致。惟據解經家之研究,認為這些池子是有硫磺的,從間歇湧流出來的水,可能是一種醫治疾病的溫泉,而不是天使攪動水池,但不論怎麼樣解法,我們對於那些躺臥在畢士大池邊等候水動治疾病 的事實,是深信無疑的,尤其是那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患者,從遺傳說,是成了殘廢的癱瘓病,他的等候希望最為明顯(約五5-7),但卻因他能遵行主命,主顯神跡在他的身上,使他立刻痊癒而能起來行走了(8,參可二9,三5)。

   人們相信那池水具有治病的功效,因此各方的病人在這裏等候要得著醫治。「痊愈」康復,康健,完整。有些古卷並無上節的『等候水動』和本節,因此解經家對此有兩種不同的看法:(1)有人認為這段話是後人根據第七節而附加上去的解釋。(2)有人認為這段話乃屬原來經文中的一部分,若沒有這段說明,便顯得那麼多病人聚集在那廊子裏(參3節)相當不合理;乃是後來抄寫經文的人,為著與當時民間流行的崇奉聖水的異教迷信劃清界限,因此故意將它刪除,以避免引起後人不必要的誤會。「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可能那水池乃屬於間歇性湧泉,或季節性雨泉,故池水會按時漲湧,當漲水時會發生池水波動現象。

   「在那裏有一個人」約翰沒有說明他生的是甚麼病,但從他行動不便的情形(參7節)看來,似乎是一種癱瘓的病,或許至少是瘸腿的。竟然有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表示他並沒有享受到快樂、尊嚴、平安、保護、憐憫、庇護和安息。當一聽見別人傳來消息說「水動的時候」他就巴不得趕去;他癱瘓躺在褥子上,當他想盡辦法,終於來到水邊時,池子裏早就已經泡著許多人,所以,他又再次的絕望,只好盼望下一次;而當下一次又有人告訴他說:「水動了」他馬上又帶著得痊癒的希望,再次跑去。他得不到醫治,終身躺在那裏,這個褥子成為他的羞辱和捆綁,也成為在他身上的一個權勢,讓他不能自由起來過正常的生活。所以,他在社會上,經濟上,健康上,在人際關係上,都不能像常人一樣,享受正常的人生。這對他來說,不只是一個肉身的軟弱和疾病,也是心靈裏一個非常大的傷害、自卑和痛苦。這三十八年盼望又失望,一再地發生在他身上。

   「拿你的褥子走罷,」『褥子』是一塊輕便的小床墊,為當時窮苦人用的寢具。「就拿起褥子來走了」『走』字照著原文的語態,乃是『不斷的行走』或『一直行走』(to walk all around)。

   

心得

   遵行主的命令,不可看自己的軟弱,而要確定主是否真的有此命令。在還沒有得著主的救恩以前,乃是「褥子」托著我們;在得著主的救恩以後,乃是我們拿著「褥子」。生命的能力,就在此顯明。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