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律法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並沒有禁止人在安息日拿褥子走路(參出廿10~11;卅一13~17),而是猶太拉比對摩西律法的解釋,禁止人在安息日拿重的東西,包括移動傢俱及擔負重擔。當猶太人看見那人在安息日拿著褥子,便上前挑剔他。這些猶太人為要人謹守宗教法則,往往非常苛刻,甚至無情。他們守律法,就連一撇一捺也不放鬆,但對於別人,往往不帶憐憫或同情。

   「那使我痊愈的」他的意思是說,這不是出於我自己,我只是聽從那醫治我的人的吩咐。那病好的人給他們一個簡單的回復,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罷”。”任何人有能力治好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他的話是應該聽從的,甚至他叫人在安息日拿起褥子也當聽從!那痊癒的病人當時還不知主耶穌是誰。他只能大約地形容耶穌,但心存感激。

   「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注意,法利賽人不是問誰醫治你的病,而是問誰叫你拿褥子走;他們是存心找違犯規矩的證據。猶太人急於找出誰斗膽叫這人違反他們安息日的傳統,於是叫他指出那人是誰。摩西律法規定誰破壞安息日,便要被石頭打死。猶太人不管一個癱瘓的人治好了。

   「不要再犯罪」『犯罪』原文是現在式;全句意即『再也不要繼續犯罪了』。這話暗示這人的病是由犯罪而來,但並不就表示所有的病都與罪惡有關。「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主這話並不是說他如果再犯罪,必定會患更嚴重的病;乃是說他將來人生的結局,恐怕會遭遇神嚴厲的審判和刑罰。那醫好的人不知誰醫好他,而當時他也無法指出他,因為耶穌已經從聚集的人群中躲開了。這事是主耶穌基督傳道生涯其中一個轉捩點。因為他在安息日行了這個神跡,就激起了猶太領袖的憤怒和憎恨。他們追捕他,欲殺害他。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痊癒的人。在殿裡,那人一定是正感謝神,感謝他在自己身上行此奇妙的神跡。主耶穌提醒他,因為他蒙神恩惠,故也肩負起嚴肅的義務。有權利就必有義務。“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這句話似乎說那人的病是因他所曾犯的罪而來。但不是每種病皆因罪而來。很多時,人所患的病與其所犯的罪並無直接的關係。譬如嬰孩在他能夠知道自己犯罪以先,也會害病。主耶穌說:“不要再犯罪”,說出了神聖潔的標準。倘若他叫那人儘量犯少些罪,那麼耶穌便不是神。神不能容忍任何大小的罪。然後,耶穌加上一警告:“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主沒有指出什麼是更加利害的事,但他肯定想那人明白罪所帶來的惡果,不單是身體上的病痛那麼簡單。那些死在罪中的人將被判受永遠的震怒及苦楚。忘恩負義繼續犯罪比只違反法律更可惡。耶穌對那人顯出奇妙的愛和同情,若那人出去後繼續犯罪,過著從前導致他生病的罪惡生活,那未免太忘恩了。

   「使他痊愈的是耶穌」注意,猶太人是問誰叫他拿褥子走路(參12節),而他是對他們說誰使他痊愈。象撒瑪利亞婦人一樣,那人希望公開見證他的救主。他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他本想褒揚耶穌,但猶太人卻少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認出耶穌,好懲治他。

   按猶太人文士對摩西律法的解釋,除非病人性命堪虞,不然在安息日治病是違反誡命的。「所以猶太人逼迫耶穌」『逼迫』原文含有『開始逼迫』或『慣於逼迫』的意思。「因為祂在安息日作了這事」『作了這事』原文的動詞是指繼續進行的動作,意味著不止一次事件,而是經常這樣作。經文顯出人心的醜陋、可怕。主耶穌來到,行了偉大的治病神跡,激怒了這些猶太人。他們惱恨神跡在安息日發生。他們只是一群無情的宗教分子,只顧遵守禮儀,漠視同伴的福分和需要,他們不知道這位元主在安息日行此憐憫神跡,就是起初將安息日分別為聖的那位。主耶穌沒有不守安息日,法律只禁止一切勞動的工作,並沒有禁止人按需要或憐憫而行神跡。

   「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意指『我父從未停止作工』;雖然神已停止了祂創造的大工(參創二1~2),但祂仍在管治全宇宙,並且繼續不斷地作事,諸如:叫死人起來(21節)、差遣愛子(36節)、為子作見證(37節)等。    「我也作事」意指『我也一直不斷地作工』;基督所作的事包括: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完成救贖大工、洗淨了人的罪(來一3),為信徒作中保(來七22),用道中的水洗淨教會(弗五26),建造教會(太十六18)等。神花了六天的時間,完成創造的工作後,在第七天休息,定為安息日。但罪進入世界,打擾了神的安息。他不斷地工作,將人領回,與他相交。他預備了救贖的方法,將福音世代傳下去。故此亞當墮落後,直到如今,神不斷的作事,今天仍在作。主耶穌也一樣。他參與父神的工作,他的愛和恩典不會只局限於每週六天之內。

   「想要」尋求;「犯了」違犯,鬆開,拆毀,廢掉。猶太人並不反對神是他們『眾人的父』這種觀念,所以在談話中可能會稱神為『我們的父』,或在禱告的時候說『我們在天上的父』,但他們不敢稱神為『我的父』,將個人提升到與神有特殊親密的關係,這是他們所強烈反對的。「並且稱神為祂的父」原文不同於泛指天父,而是指神為『祂自己的』父親。本節尤其重要,告訴我們此事以後,猶太人越發想要殺主耶穌,因為他不但犯了安息日,並且……將自己和神當作平等。他們的思想狹隘,以為耶穌犯了安息日,但事實卻非如此。他們不明白神設立安息日,不是叫人受苦。一個人若能在安息日治病,神不會要求他多受一天苦的。主耶穌稱神為他的父,猶太人知道他視自己與神平等,勃然覺得他是褻瀆神。但當然,耶穌只是說實話。主耶穌是否真的將自己和神當作平等?若不是,他會向猶太人解釋清楚。他不但沒有如此做,反而在下面的經文中,更清楚的表明他實在與父在一起。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這句話的用意在提醒聽的人留意以下所要說的話,因為它相當重要。「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憑』字的原文是『出乎』(out from)。這裏是說明子絕不是任何事情的源頭:看見父作,子才作;父說,子才說。耶穌和父神的關係非常緊密,子憑著自己不能作什麼。這不說子沒有能力憑自己作事,而是因為他與神緊密的關係使他只作那些他看見父所作的事。主耶穌聲言自己與父平等,但並沒有離父而獨立。雖然他全然與父平等,但卻不自為一體。主耶穌真的希望猶太人將他看作與神平等。一個普通人若自稱能作一切神作的事,豈非一個笑話。但耶穌聲稱他看見父所作的事,若是真的,他必須不斷的與神接觸,才知道天上所發生的一切事。而耶穌更說他作看見父所作的一切事,換言之,他聲明自己是與神平等。他是無所不能的。

心得

   「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說出主一直卑微地處在受限制的原則中;「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樣作,」說出祂仍舊有無限的權柄。哦,基督是在卑微受限制的原則中,顯出祂無限的權能。基督是先有所「不能作」,然後才能有所「照樣作」;祂的「不能作」,何其美麗!祂的「照樣作」,何其榮耀!『罪』的意思是:神沒有叫我們作,我們就去作了;神不發起,而人逕行發起,這就是罪。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