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這句話的用意在提醒聽的人留意以下所要說的話,因為它相當重要。「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憑』字的原文是『出乎』(out from)。這裏是說明子絕不是任何事情的源頭:看見父作,子才作;父說,子才說。

耶穌和父神的關係非常緊密,子憑著自己不能作什麼。這不說子沒有能力憑自己作事,而是因為他與神緊密的關係使他只作那些他看見父所作的事。主耶穌聲言自己與父平等,但並沒有離父而獨立。雖然他全然與父平等,但卻不自為一體。主耶穌真的希望猶太人將他看作與神平等。一個普通人若自稱能作一切神作的事,豈非一個笑話。但耶穌聲稱他看見父所作的事,若是真的,他必須不斷的與神接觸,才知道天上所發生的一切事。而耶穌更說他作看見父所作的一切事,換言之,他聲明自己是與神平等。他是無所不能的。

   「愛」把對方當作自己,親嘴,喜愛。「父愛子,將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給祂看」父對子的愛,是子所負使命中權柄的來由,從這個愛流露出祂所作之工,並要流露出『比這更大的事』。「還要將比這更大的事指給祂看」『更大的事』就是子使死人復活和審判人的作為(參21~30節)。本節顯明三件事:(1)父和子有分別;(2)父比子大;(3)子完全曉得父所行的事。

   父將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給子看,顯出父對子的愛。耶穌不單只看見,更能做這一切的事。他繼而指出神要將比這更大的事指給他看,叫人們希奇。眾人早已看過耶穌施行神跡,他剛剛治好一個殘廢了三十八年的人,而他們將要看到比這更叫人希奇的事。第一件是叫死人復活(21節),第二件則是審判人類(22節)。

   本節乃解釋上節『更大的事』的本質,就是靈性死亡的人將要被活過來。「子也照樣隨自己的意思使人活著」這話較可能是指基督在現今的時候可以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參十10),雖然亦有可能是指將來的復活(參十一25~26)。

   本節也清楚地指出子與父是平等的。猶太人控告耶穌將自己和神當作平等。耶穌並不否認,更提出各樣重要的證據,證明他與父是一體的。正如父怎樣叫死人起來,使他們活著,子也照樣隨自己的意思使人活著。若耶穌只是一個普通人,會有這樣的能力嗎?相信這也不用多問了。

   新約教導我們父神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主耶穌要完成這任務,他必須要有完全的知識及絕對的公義,能辨察人心裡的思想和動機。世界的判官站在這群猶太人面前,申明自己的權利和地位,這群人卻不認得他,真是奇怪。
  
本節說明神賜權柄予他兒子叫死人復活,審判世界,為的是要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節,是聖經其中一節最清楚證明主耶穌基督的神性的。整本聖經教導我們只能敬拜神。十誡中,人除了獨一的真神以外,不可有別的神。聖經又教導我們,人要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唯一的解釋就是耶穌基督便是神。很多人自稱敬拜神,卻否認耶穌基督是神,只認為他是一個好人,比歷史上任何一個人更加神聖,似神一樣。然而,本節展示耶穌基督與神絕對平等,要求人尊敬子如同尊敬父神一樣。一個人不尊敬子,就是不尊敬……父。人只稱愛神,而不以同樣的愛去愛主耶穌基督,是毫無益處的。你若先前從未曉得耶穌基督是誰,請細嚼本節。請記著這是神的話,接受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這榮耀的事實。在前文的論述中,我們知道主耶穌有賜人生命的權柄,並受託要施行審判。現在我們可以前來認識,人如何從耶穌得到屬靈的生命,並逃避審判。這是聖經其中一節常被人用來傳福音的經文。無數人因為本節經文而得著永生。經文為人所鍾愛,無疑是因為它清楚直接的道出得救的方法。主耶穌以“實實在在”開始本節,叫人留意他說話的重要性。他以個人的方式宣佈說:“我……告訴你們。”現在神的兒子個人、親密地和我們說話。“那聽我話”,聽耶穌的話不單只是聽那麼簡單,更要接受、相信及服從。很多人都聽過福音,但若無其事。主耶穌這裡說,人一定要接受他的教導是出於神的,相信他真是世人的救主。“又信差我來者的”,信神固然重要,但一個人得救是否只囗稱信神即可以?很多人自稱信神,但他們的生命毫無改變。一個人要得救,一定要相信神,並他差主耶穌基督來到世界。但他要信神些什麼呢?他要信神差主耶穌來作世人的救主。他要信神一切有關主耶穌的說話,包括他是獨一的救主,只有靠他在加略山上的工作,罪才能除掉。“就有永生。”這裡不是說信的人將有永生,而是現在就有。永生就是主耶穌基督的生命。永生不只是一個持續到永遠的生命,且是一個有(較高)素質的生命。永生是救主的生命,傳給凡相信他的人;永生是人重生後所得的屬靈生命,與他肉身出世時所得的自然生命相對。“不致於定罪。”相信的人現在不被定罪,將來也不會。凡相信主耶穌的人不致於定罪,因為基督已在加略山上付上罪的代價。神不會要兩次的贖價。基督已為我們付上了,這已足夠。他已完成這工作,沒有多餘的工夫可做,基督徒不會因自己的罪受永遠的審判。“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相信基督的人經過了屬靈的死而進入屬靈的生。在相信之前,人在罪和過犯中死了。他死了,沒有愛神,沒有與主相交。但當他相信耶穌基督,神的靈便住在他裡面,有著屬神的生命。

   「出」遷居,搬家,遷移。「那聽我話」『聽』字在原文有『聽從』的意思(參八47;太十一15)。「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有』是現在就可以擁有的,不必等到將來。『永生』不僅是指一個可以持續到永遠的生命,且是指一個具有神聖性質的生命。「不至於定罪」較好繙為『不會受審判』,指人在末世所將要受的審判;對於那些相信基督之話的人,基督已經在十字架付上罪的代價,所以不會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參來十17)。「是已經出死入生了」意即遷出死的範疇,而進入生的範疇。信主的人不再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而是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了(弗二1,5)。

   「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這句話表示基督不僅是在將來會叫死人復活,並且祂現在就能賜人生命。「死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本節的『死人』是指靈性的死,就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人(弗二1);而不是指肉身已經死了的人(參28~29節)。「聽見的人就要活了」『活了』是指靈性的活過來(弗二5)。

   在第五章中,這是主第三次說實實在在,也是約翰福音第七次出現此語。當主耶穌說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他指的不是一小時,六十分鐘的小時,而是他在世上的時光。本節中的“死人”指的是誰呢?誰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並且就要活了呢?這可能是指耶穌在公眾傳道時叫他們復活的死人。但這裡可有更深的解釋:死人是指死在過犯、罪中的人。福音傳開時,他們聽見神兒子的聲音,當他們接受福音,相信救主,便出死入生了。為要顯明第25節中所指的不是物質的事,而是屬靈的事,我們列出該節與第2829節的異同作為參考:—出死入生─—死後的生命“時候將——“時候要到”——“現在就是了”“死人”——“凡在墳墓裡的”“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要聽見他的聲音”“聽見的人就要活了”——“就出來”

   「父怎樣在自己有生命」神是生命的源頭,生命乃屬乎神,是祂所賞賜的禮物(參申卅20;伯十12;卅三4;詩十六11;廿七1;卅六9)。「就賜給祂兒子也照樣在自己有生命」注意,這裏不是說『賜給祂兒子生命』,乃是說『賜給祂兒子同等的神性』,就是『在自己有生命』;所以在基督裏面的生命並不是賦予的生命,乃是自有永有的生命。本節闡明一個人如何從主耶穌得生命。正如父是生命的源頭及施予者,他宣佈他兒子也照樣在自己有生命,又能把生命給人。這句再次明顯的證明基督的神性和與父平等的地位。人不能說他在自己裡頭有生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被賦予的,而父神和主耶穌則不然。從亙古到永遠,他們都有生命在裡頭,這生命並沒有起頭,除他們以外,並無其它生命的源頭。

   神不只頒佈了子在自己有生命,也賜給他行審判的權柄,成為世界的判官。賜耶穌這權柄的理由是因為他是人子。主耶穌是神兒子,也是人子。神兒子的稱呼叫我們記得主耶穌是三位一體之一,是神本體其中一位位格。身為神兒子,他與父和聖靈平等,他又賜予生命。他同時也是人子,來到世界為人,住在人中間,代眾人死在十字架上。他來到世間為人,被人厭棄,釘死在十字架上。當他再來時,會審判他的敵人,在這個曾欺淩他的世界中得榮耀。因為他是神又是人,他最適合成為世界的審判官。

   「凡在墳墓裏的」是指肉身已經死了,埋在墳墓裏的人們。「都要聽見祂的聲音,就出來」『出來』指肉身的復活;對於那些在基督裏死了的人而言,當主再來的時候,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他們就要復活(參帖前四16)。但不信而死的人,必須要等到千年國度以後,才會復活(參啟廿5,12)。

   當基督強烈的表示他與父神平等時,那群正在聆聽的猶太人一定非常希奇。耶穌當然知道他們腦裡的思想,故叫他們不要把這事看作希奇,然後再告知他們一些更驚人的事。不久之後,那些躺在墳墓裡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若不是神親自預言一日凡在墳墓裡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這真是多麼愚昧可笑的話!只有神才能支持這樣的一個宣言。

   「行善的復活得生」這不是說得生是靠行善;人得永生是靠著信耶穌基督(參三16,36)。但神賞賜我們永生的目的,乃為要叫我們行善(參弗二10)。信徒外面的善行,乃是裏面生命的流露。「作惡的復活定罪」『作惡的』指不肯悔改、不相信主耶穌、拒絕主救恩的;他們將來要復活『定罪』,受審判,結局是被扔在火湖裏(參啟廿13,15)。本節中『行善』的『行』(do)字和『作惡』的『作』(practice)字,在原文是有分別的;『行善的』有可能偶然會犯罪,『作惡的』是犯罪習以為常。

   所有死人有一天都要復活,一些復活得生,一些則被定罪。這是多麼嚴肅的事實。每一個曾經活過或將會活的人都要歸入這兩類之中,別無他途。本節並不是說那些曾經行善的人,會因著他們的善行而得救,而曾經作惡的則因著其惡行而被定罪。一個人得救不是因為行善,但他行善是因為他已得救了,好行為不是救恩的根源,而是其果實,不是因,而是果。作惡的指的是那些從未信靠主耶穌的人,在神眼中,他們的生命終被視為惡的。他們將復活站在神面前,被判永遠滅亡。

 

心得

   每一個人最終的結局,只有「復活得生」和「復活定罪」這兩類,並沒有其他途徑。「行善」並不是救恩的根源,而是救恩的結果;凡得救後行為仍舊敗壞的人,若不是尚未得著「行善」的生命(即有名無實的信徒),就是沒有照這生命而活。信徒照神的生命而行事為人,自然就會表露出善來;但若照自己天然原有的生命行事為人,就免不了作惡犯罪。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