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並不是說祂沒有能力單靠自己作事,而是說祂決不會離開神而獨立行事。「我怎麼聽見,就怎麼審判」這裏『審判』一詞不帶法律上的意思,不是指判決法律上的案件,而是辨別甚麼事該作,甚麼事不該作。「我不求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意思』指祂在人性裏的意思(參太廿六39)。“我憑自己不能作什麼”這句似是說主耶穌沒有能力單靠自己做事。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耶穌與父神緊密的聯合在一起,他不能單獨行事,不能單憑自己的權柄、能力去做事。救主的心思並沒有任何執意,他的一舉一動完全順服父神,他和父的關係和諧,與父完全的契合。一些假師傅常引這節,聲稱耶穌基督不是神。他們認為耶穌不能憑自己做什麼事,那末,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這節經文的信息正好相反。人能隨自己的意思做任何事,不管符合神的意思與否。但因為耶穌的身分不同,他不能這樣做,不是體質上不能,而是道德上的不能。耶穌有能力做任何事,但他不能做壞事、錯事。若他為自己做了一些不是父神旨意的事情,那就是他的錯。這節經文將耶穌與歷史上任何一個人分別出來。因為主耶穌聽從父神,每日接受他的指示,他的思想、言語、行為,也與父一樣。這裡審判一詞不帶法律上的意思,不是指判決法律上的案件,而是辨別什麼合適耶穌去做,去說。因為救主沒有任何私心,他能作公平中肯的決定。他的目標就是要討父的喜悅,遵行他的旨意,並沒有東西能阻撓他。故此,他的判決不會因他的利益而偏袒了。我們的意見及教導常常受我們的意向及所相信的東西所影響。但神的兒子不會這樣,他的意見及判決不會偏私。他全沒偏見。

   本節主的意思如下:(1)祂若為自己作見證,猶太人就必懷疑祂的見證不真;(2)祂為自己所作的見證,若是過於父和聖經為祂所作的見證(32,37,39節),祂的見證就不真。 其實,主為祂自己所作的見證,正與父和聖經為祂所作的見證相符(參八17~18),所以祂的見證還是真的(參八14)。在本章的其餘部分,主耶穌基督描述有關他神性的見證。當中包括施洗約翰的見證(3235節),他工作的見證(36節)、父的見證(3738節),及舊約聖經的見證(3947節)。首先,耶穌概述見證一事。他說:“我若為自己作見證,我的見證就不真。”這絕不是說耶穌曾講了一些假的說話。他只是指出一個簡單的事實,一個人的見證在法庭上是不足為證的。神的聖諭要求最少有兩至三個見證人,才能作出一個有效的判決。主耶穌將舉出不止兩三個,而是四個見證,證明自己的神性。

   「另有」別有,其他,另外。「另有一位給我作見證」『另有一位』究竟指的是誰?有人認為是指施洗約翰,因為接下去的幾節經文都提到他;但較合理的解釋,應該是指父為子作見證。本節到底是指施洗約翰,是父神,還是聖靈?有人相信另有一位指的就是施洗約翰,本節是與後來三節連在一起的。一些人則相信主耶穌所說的見證,就是聖靈為他所作的見證。而我們相信“他”是指父的見證(新英王欽定本的翻譯者認為“他”是指神性的)。

   「你們曾差人到約翰那裏」此事請詳閱一章十九至廿七節。「他為真理作過見證」這裏的『真理』是指基督(參十四6);祂是神聖實際的具體表現、啟示和彰顯。施洗約翰並沒有叫人歸向自己,而是指示人到救主耶穌基督那裏(參一29,36;三28~30)。耶穌在介紹完最重要的見證人他的父後,便轉到約翰的見證。他提醒那群不信的猶太人,以往曾差人到約翰那裡,聽他要說什麼,而約翰的見證都是關於主耶穌基督的。約翰沒有叫人歸向自己,而指示人到救主耶穌那裡,他為那位本身就是真理的作過見證。

   「然而我說這些話」『這些話』是指主談到施洗約翰為祂作見證的話。「為要叫你們得救」主耶穌盼望聽到這些話的人,能接納施洗約翰的見證,以致得救。主耶穌提醒在聽道的人,他稱自己與神平等,並不是單純靠人的見證。若只是這樣,那麼他的聲稱就很難成立了。但他指出施洗約翰的見證,因為他是神所差派的,見證主耶穌就是彌賽亞,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繼續說:“然而我說這些話,為要叫你們得救。”主耶穌為何花這麼多唇舌對猶太人說話呢?他何不單單的顯出他們的不是而表明自己是對的呢?主耶穌並沒這樣做,他將這些奇妙的實情說給他們聽,為要叫他們明白他是誰,好叫他們相信他就是所應許的救主。從本節中,我們看見主耶穌那顆充滿愛和溫柔的心。他對這群恨他的人說話。雖然他們將用盡各樣的方法奪去他的性命,但主心中對他們了無仇恨,他只愛他們。

   古時猶太人家庭所用的『油燈』(lamp),要靠不斷添油才能點亮,所發的光雖可照明,但非自發的『光』(light)。「約翰是點著的明燈」指他不是那本身能照耀的光(參一8),他只是一盞需要別人引火點燃的燈,這燈只能因在燃點中付出魂生命的代價才能發出亮光。此句『是』字在原文為過去式,故此時施洗約翰已經被囚在監裏,或甚至已經被殺。「你們情願暫時喜歡他的光」『暫時』表明猶太領袖從未明白施洗約翰所傳的信息,他們對約翰的反應(參太三7),最多不過是暫時的和浮淺的。這裡主褒揚施洗約翰,稱他是一盞點著的明燈。他為人熱心,在傳道的工作上將光帶給別人。在引領人到耶穌那裡的過程中,他耗盡了自己生命的。起初,猶太人到施洗約翰面前聚集,他們覺得約翰很新奇。當這個陌生人走進他們的生活圈子,他們也出去聽他。他們只暫時接受約翰,歡迎他成為他們的宗教老師。他們溫情地接納約翰後,為何卻不接受約翰所傳的那一位呢?猶太人只是暫時歡喜,卻無悔改。他們立場並不堅定。他們接受了那位先軀,卻不接受真正的王者。耶穌高度讚揚約翰,任何基督的僕人若能稱為一盞點著的明燈,那表示神兒子衷心的嘉許他。願我們每一位愛主耶穌的人都渴望能成為他的火焰,燃燒自己,將光帶給世人。

   「形像」形狀,面貌。「也為我作過見證」父神為主耶穌所作過的見證有二:(1)藉著舊約的豫言;(2)藉著從天上發聲(參太三17)。約翰的見證不是基督神性的最大證明。父給他所行的神跡也見證他,證明他真是父所差來的。神跡本身不能證明神性。聖經中獲神賜能力行神跡的人彼彼皆是,我們也讀到邪靈有能力行超自然的奇事。但主耶穌所行的神跡與別不同。首先,他自己有能力行這些大能的事。雖然其它人能行神跡,卻不能將能力授予別人,叫別人行神跡。主耶穌不單能行神跡,而且能給門徒行神跡的能力。再者,我們的救主所作的事,就是舊約預言有關彌賽亞的事。最後,主耶穌所行的神跡在性質、範圍及數量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猶太人不明白神所說的,這從他們不相信主耶穌的事可以看出來。主再次提到父為他所作的見證。這見證也許是指主耶穌受洗時所作的。那時,耶穌受洗後,有父的聲音由天上來,指出耶穌是他的愛子,他所喜悅的。而從主耶穌的一生、傳道的工作及所行的神跡中,父也為他作過見證,證明他就是神的兒子。不信的猶太人從來沒有聽見神的聲音,也沒有看見他的形象,因為他們並沒有他的道存在心裡。神透過他的道──聖經,與人說話。縱然猶太人擁有舊約,但卻不讓神透過聖經與他們說話。他們的心剛硬,充耳不聞。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神的形象和位格,因為他們不信神所差來的那位。父神並無任何人肉眼能見到的形象或形狀。神是靈,是不能看到的。但神以主耶穌基督的位格向人類啟示自己。那些相信基督的人實實在在的見到神的形象。不信的人只以為耶穌正如他們一樣是一個普通人。

 

心得

   聖經的內容乃是為基督作見證,所以讀聖經的目的並不是為明白道理,或者遵守規條,乃是要藉聖經來認識並享受這一位豐滿的基督。奧古斯丁說:『新約是在舊約中隱藏;舊約是在新約上顯彰。』簡單地說,舊約的主旨就是基督的降臨。任何人研讀舊約聖經,若錯失了這個主旨,便是錯過了最重要的部分。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