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要來強逼祂作王」當時猶太民眾熱切期待彌賽亞來臨,帶領他們推翻羅馬政權,建立一個獨立自主的猶太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主耶穌固然就是神所立的彌賽亞(基督),但祂降世的使命並非為建立政治的猶太國,而是為全體人類作救贖主;必須等到將來祂再來之時,才會實現舊約有關彌賽亞國的豫言。因此,在那種情況下,祂不得不退避到山上去。耶穌行了神跡後,眾人都強逼他作王,倘若耶穌真的是一個普通人,他一定會應他們的請求。人都急於求別人的稱讚,希望能居高臨下。但耶穌卻不為所動,他不求虛榮,也不驕傲。他深知道他來世界的目的是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不會作無謂的事去干擾這任務。他不會坐上王位,除非他已先上了祭壇犧牲。他定要受苦、流血、死亡、然後才受人稱頌。邁耳寫道:“正如聖伯納德所說,當他們想擁立他為王時,他都退開;人想釘他十字架時,他卻交出自己。讓我們清楚的記著這些,毫不躊躇的學習迦特人乙太那崇高的行徑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又敢在王面前起誓,無論生死,王在那裡,僕人也必在那裡。’(撒下一五21)主必會回答,正如當日大衛對那位出來認他、同是流亡的人說話一樣:‘你可以住在我這裡,不要懼怕。因為尋索你命的就是尋索我的命。你在我這裡,可得保全。’”

   那是晚上,耶穌獨自去到山上,群眾都各自歸家,只剩下門徒。門徒就決定下到海邊,預備歸程,橫過加利利海。當他們要過海往迦百農去時,天已經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裡。他到了哪裡呢?他正在山上禱告。今天基督徒的境況又如何呢?他們的生活如置身于波濤洶湧的海中,周遭黑暗,無法見到主耶穌。但主耶穌不是不知道正發生何事的,他在天上,為他所愛的人代禱。

   加利利海天候變幻無常,經常會突然發生風暴。加利利海常有陣風和烈風。風吹過約旦河谷時,速度很急,當抵達加利利海時,便形成大浪。在此時小船海上航行,危險非常。

   「約行了十裡多路」『十裡多路』原文作廿五斯塔狄亞(stadion),約合五公里。「耶穌在海面上走」這事顯明主乃是萬有的主宰,具有超越一切的權能(參詩八十九9;賽五十一10,15;耶卅一35)。門徒搖櫓,約行了十裡多路。從人看來,他們的處境非常危險。就在此時,他們抬頭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行走,漸漸近了船。神的兒子在加利利的海面上行走,門徒都害怕起來,因為他們還未完全知道這奇妙的人子到底是誰。這故事講得很簡單,約翰只告訴我們有關這件驚人事情的重點;他沒有誇大言詞,令我們覺得正發生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只是含蓄的把事情道出來。

   「是我,不要怕」『是我』直譯是『我是』,神的名字是『我是那我是』(出三14原文);主耶穌一說『我就是』,人就退後倒在地上(參十八4~6),因為祂就是神。主耶稣安慰他们说:是我,不要怕!若他只是人,门徒定会很怕他。但耶稣是全能的创造主,那维系整个宇宙的主宰。有他靠在身边,并不用惧怕。这位原先创造加利利海的主,同样能平静这海,将他那些充满恐惧的门徒安全带回岸边。是我我是,这是耶稣在约翰福音第二次用耶和华之名称呼自己。

   「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有人認為這是本章中的第三件神蹟。無論如何,這句話也暗示,船能夠安抵對岸,乃因主耶穌在船上的緣故。門徒知道是主耶穌,就喜歡接他上船。他們立時到了所要去的地方。這又是另一個神跡,但並沒有任何解釋。他們不用再搖櫓,主耶穌瞬即間將他們帶到陸地,他真是多麼奇妙!

   「站在海那邊的眾人」『海那邊』指加利利海的東邊;『眾人』不是指吃餅得飽的全數群眾,而是指在那裏過宿的眾人。本節的意思是說,眾人既耶穌並未與門徒一起登上停泊在那裏的惟一小船,卻又找不到祂,因此甚覺納悶。這是給五千人吃飽後第二日。群眾仍聚集在加利利海東北一帶,他們見到門徒在前一天晚上上了小船,又知道耶穌沒有和他們同去。當時只有一隻可用的小船,門徒就取了來用了。

   「有幾隻小船從提比哩亞來」即指船由對岸駛來;『提比哩亞』位於加利利海的西南岸。及至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燬以後,提比哩亞就成了猶太人研究學問的中心。跟著的一天,有只小船從提比哩亞來,靠近主耶穌分餅給群眾吃飽的地方。但主耶穌不可能徵用這幾隻小船離去,因為它們只剛剛到達。也許群眾就是借助這幾隻小船,過到迦百農,如以下經節所記。

 

心得

   只要有主在船上(教會中),一切的風浪就都要過去,也要立時到達目的地。主顧念我們這些奔走天路的旅客,常親自來引領我們渡過難關。我們必須將主接到我們的「船上」──我們的婚姻生活、家庭、事業等等,好在人生的旅途中,與祂同享平安。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