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

    歸與的定義,歸與這詞的罪是如何歸到每個人身上這問題。羅馬書五章12節教導,罪透過亞當進入世界。這節經文的解釋,確定人對罪的歸與的看法。歷史上有四個主要的觀點︰伯拉糾觀點亞米念觀點、奧古斯汀觀點、立約觀點、伯拉糾觀點。

    伯拉糾是英國的修道士,大約生於主後370 年。他於主後409年,在羅馬提倡他的奇異教義,現代神體一位派(Unitarians)就是以他的教義系統為基礎的。伯拉糾說,神直接創造每一個靈魂(他貶抑靈魂遺傳論),每個靈魂因此都是無罪的,不受污染的。亞當的罪只是壞榜樣,受造的靈魂,沒有一個人的罪與亞當的罪有任何直接的關連。亞當是在一種既非善亦非惡的道德狀態中被造的,他的子孫也是在同樣情形之下出生的。亞當的罪對人類唯一的影響,只是成了一個壞的榜樣而已。

    伯拉糾被否定,伯拉糾認為羅馬書五章12節『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的意思,不是說罪影響到全人類。亞當的罪沒有歸與人類,臨到人的只是人自己所犯的那些罪。此外,人死並不是因為犯了罪,而是因為自然律。就算亞當沒有犯罪,人也是會死的。伯拉糾及他的教義,在主後418年的迦太基會議 (Council of  Carthage)中被否定了。

    伯拉糾教義的錯誤,伯拉糾的教義在很多方面都違反了聖經。他教導,人的死不是因為罪,但聖經卻不是這樣說;(結十八20『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羅六23『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顯然伯拉糾  想要教導人沒有一個傾向犯罪的天然本質,但聖經的講法卻不同(羅三918)。如果伯拉糾的推論即是合理的話,每個人的出生都沒有受到亞當犯罪的影響了,那就是說,每個人都會「墮落」一次,不然世上就會出現某些完全人了。

    亞米念派的觀點,亞米紐斯(Jacobus Arminiusl560 1609)是荷蘭神學家。他的觀點與半伯拉糾主義(semi-Pelagianism)相近,這些觀點也代表了一些循道宗、衛斯理宗、五旬節宗……看法。亞米紐斯在荷蘭出生,並且曾在馬堡、萊頓、日內瓦和巴色等地讀書。他曾在阿母斯特丹一間教會擔任牧師(1588~1603 年)。而在他生命中的最後六年,則在荷蘭的萊頓大學任教授。

    亞米念思想的改變,亞米念起初是一個嚴格的加爾文派信徒。他在日內瓦時,曾受教於加爾文的女婿伯撒門下。當他因為為了維護加爾文的思想,而受到對手古尼賀爾特 駁斥時,他覺得對手比他更能保衛自己的觀點於是他摒棄了加爾文主義,轉為反對加爾文關於預定和定罪的教義。他將加爾文的思想加以修訂,令「神不致被人當作是罪的創始者,人也不會成為神手中的一部機器」。

    亞米念的教義,思想上,亞米念與伯拉糾主義相似,他的教義是,人並不因亞當的犯罪而被視為有罪。人有能力過義的生活,人犯罪是自發地及有到達站去犯的    只因這樣,神才將罪歸與他們,並且追討他們的罪。人因為亞當犯罪,不能擁有原義(original righteousness);但「神從每個人有意識開始,就賜給人聖靈特殊的影響力,使人有能力抗衡與生俱來的敗壞,可以順服;只要人的意志願意合作。就能夠這樣做」。

    亞米念強調自由意志,亞米念承認亞當犯罪的影響,但不是按照全然敗壞說的理解;透過神給予人能力,人仍能作義的選擇。羅馬書五章12節的意思,不是全人類受到亞當犯罪及死亡的影響;而是說,當人認同於亞當的罪行,罪就歸與那個人。我們不能同意伯拉糾主義的看法,但是我們也不能同意人沒有自己選擇的權利,神造人最偉大的賞賜就是讓人可以自己選擇(自由意志),這樣的理念並不會影響原罪的概念,也沒有表示人類沒有受到先祖亞當罪惡的污染。

    奧古斯汀觀點,這觀點是因奧古斯汀(Augustine,35443O )而得名。它頗受加爾文、路得、石威廉(Shedd)及施特朗(Strong)等人所支援。「奧古斯汀在神學上強調人的墮落與神的恩典,對抗 伯拉糾認為人是可以用自己的行動來討神喜悅的思想,影響以後教會神學的發展。」在奧古斯汀早期的神學中,奧古斯汀認為罪與邪惡絕對不是神所預定的,而是人類自由意志運用錯誤的結果,後來與伯拉糾主義者(以及所謂的半伯拉糾主義)辯論時,他改變了,他認為人類的自由,在神的更新恩典外,只會犯罪與行惡。他高舉神的自由與主權,認為若是讓人自由發揮,人類的作為永遠都是邪惡的。奧古斯汀認為因為罪的緣故,人的心智越來越黑暗及軟弱,使人不能清晰的思考,尤其是不能思考更高深的屬靈真理和理念。這觀點的根據是羅馬書五章12節,「眾人都犯了罪」這一句話,說明全人類都有分於亞當的罪。恰如利未(當時還末出生)藉著亞伯拉罕納了什一奉獻給麥基洗德,因為他是「潛在地存於」(seminally present)亞伯拉罕的身中(來七910),同樣地,亞當犯罪的時候。全人類也是「潛在地存於」亞當裡面,有分於亞當的罪。正因如此,亞當的罪及其犯罪的結果死,都臨到全人類,神以全人類都有罪。是因為全人類確實犯了罪。

    立約觀,立約觀最初是由科克由(Cocceius,16031669 )提出的,此說遂作為改革宗神學中的信仰準則。某些神學家如賀智 (Charles Hodge)、公車威爾 (J.Oliver Buswell,Jr.)及伯可夫 (Louis Berkhof) 等,都倡導這個教義。稱作立約觀,是因為此說認為亞當被視為立約的元首,和全人頗的代表。神與亞當建立了一個行為的約(covenant of works),應許賜福亞當,但應許的條件是要亞當順服,那麼全人類就有永遠的生命了。不順服會令全人類受苦。亞當犯罪的結果,是他的罪臨到全人類,令全人類遭受痛苦及死亡,因為他是人類的代表。由於亞當所犯的一件罪,罪和死都歸與全人類。因為亞當是全人類的代表。賀智為這理念下定義︰由於亞當與  的後裔的聯合,縱使亞當的罪不是他們所犯,但亞當的罪仍臨到他們,審判的刑罰因此就威脅亞當,也威脅到他的後裔。」

    結論︰這四派不同的觀點︰伯拉糾觀點 、亞米念觀點、奧古斯汀觀點、立約觀點。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亞當的原罪會一代代的相傳,我們不僅要面對原罪也要面對本罪,這些都要求耶穌基督的寶血潔淨。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