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各人都回家去了」有些古卷把這句話放在第七章的後面。上耶路撒冷來過節的各地民眾,因住棚節已過(參七37),所以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穌卻往橄欖山去」『橄欖山』耶路撒冷城外東面山脊。主耶穌在被釘十字架之前的最後一週,每天夜裏就在那裏住宿(參路廿一37),又於被捕之前赴橄欖山的客西馬尼園禱告(參十八2)。本節承接上文第七章最後的一節。將兩節並排,關係就更明顯:“於是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穌卻往橄欖山去。”主耶穌曾經說過:“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

    「祂就坐下教訓他們」拉比教訓人時,通常採取坐姿。『教訓』的原文時式表示祂『開始教訓』。橄欖山離聖殿不遠,主耶穌在清早,從橄欖山下來,經過汲淪穀,再上城,回到殿裡。眾百姓都到他那裡去,他就坐下,教訓他們。

    「文士和法利賽人」本節乃《約翰福音》惟一提到『文士』的地方。「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這種罪不可能只有一個人犯,此處不見那個犯罪的男人,明顯可看出整個事件是他們故意設計要來陷害主耶穌的(參6節)。「叫她站在當中」意即以她為審判的對象。「6節)。文士(就是那些抄寫及講解聖經的人)和法利賽人一夥,希望能用詭計,引主耶穌講錯話,以便用來控告他。他們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叫她站在當中,也許面對著耶穌。

    他們就指證這婦人行淫。這婦人在行淫時被拿,證據確鑿,無可推諉。但男的在那裡呢?當時,行淫的婦人被拿,受懲罰,但一同犯罪的男人,卻常可逍遙法外。

    「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實際上,律法乃要求把兩個人一併處死(參利廿10;申廿二22~24)。這詭計非常明顯,他們希望見主耶穌違背摩西的律法,若成功,就能叫眾人對抗耶穌。他們提醒他,摩西在律法上吩咐,一個人若在行淫時被拿,就該用石頭打死他。他們心懷鬼胎,當然希望主耶穌不表贊同。故此,這些人就前來問主該把婦人如何處置?他們認為,在公義和摩西律法之下,都應該懲罰她,以一警百。達秘寫道:人墮落敗壞了的心腸就是這樣的。他若找著一個人比自己更壞,就倍感安慰、泰然自若,以為別人所犯的罪比他更大,他就能饒過自己。在嚴厲地指責、控訴別人的同時,他就能忘記自己的惡,在罪惡中洋洋得意。

    「乃試探耶穌,要得著告祂的把柄」他們所問的問題乃是一個陷阱,意圖使主耶穌陷在一個進退維谷的境地──無論祂怎樣回答,總會讓他們有控告祂的把柄──如果祂建議饒恕這婦人,他們就會指控祂不肯主持公義,觸犯了摩西的律法。但如果祂主張遵照摩西律法把婦人處死,他們也會指控祂觸犯了羅馬帝國的民法,因為當時羅馬政府並未授與猶太人殺人的權柄(參十八31);此外,這種不憐憫人的態度,也違反了祂『救贖主』的使命。「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許多人忖測主耶穌所畫的字是甚麼:(1)有謂寫的是:『誰是沒有罪的』(參7節);(2)有謂寫的是:『不可與惡人連手妄作見證』(參出廿三1);(3)有謂寫的是:『耶和華說,離開我的,他們的名字必寫在土裏』(參耶十七13);(4)有謂寫的是『十誡』中所有的罪狀;等等。主耶穌所以在地上畫字,至少有兩個用意:(1)使場面冷卻下來,給眾人一個自省的機會;(2)祂這個不理睬的姿態,似乎是在表示說祂不行審判(參15節)。他們沒有罪名指控耶穌,故想堆砌一個告他的把柄。他們知道如果耶穌放那婦人走,就是與摩西的律法為敵,能藉此控告他的不義。但耶穌若責備婦人,定她死罪,他們就能利用這機會說他是羅馬政府的敵人,又能顯出他的鐵石心腸。但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我們無法知道他在地上寫些什麼,有些人自以為知道,且滿有信心,但事實是聖經沒有讓我們知道。

    「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摩西的律法規定,用石頭打死犯罪的人時,要由見證人『先』下手(參申十七6~7)。「他們還是不住的問祂」意即他們非讓祂清楚表態就不肯干休。「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這裏的『罪』是指一般的罪,意思是『誰沒有犯過任何的罪』,而不是指『誰沒有犯過這種罪』。「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主耶穌這答話,有兩層的用意:(1)沒有人可以控告祂廢棄律法;(2)祂定出了執行律法的資格,從而阻止了任何人的行動。猶太人感到不滿,不住的問耶穌,叫他說話。耶穌指出律法上的懲罰一定要執行,但執行的人必須是無罪的。這麼一來,主仍守著摩西的律法,他沒有說過婦人該放走,不受律法的刑罰。他所做的,是要顯出這群人當中,人人都有犯罪。若要定斷別人,自己一定要無罪。很多人用這節來放縱罪過,以為自己不會再受責備,因為每個人都曾犯錯。但事實並不如此,這節不但沒有縱容罪過,反而連那些犯罪,沒被揭發的人,都一併定罪了。

    這是靜待祂的話在眾人心中產生作用。救主又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本章是文獻中唯一記載耶穌有寫過什麼的地方,但所寫的早已隨塵土飄揚散盡了。

    「就從老到少」指年紀老的人,最先瞭解到自己不符合主耶穌所設定的條件,因此知難而退。「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這表示他們的良心承認沒有一個人是沒有罪的。「只剩下耶穌一人」只有主耶穌是不犯罪,也是不能犯罪的。那些前來指控婦人的人,都受良心責備(和合本沒有此句),知道自己也有罪。他們無話可說,就一個一個地走了。他們從老到少都是有罪的。只剩下耶穌一人,和仍在附近站著的婦人。

    「婦人」這並不是一個嚴厲而不尊敬的稱呼(參二4;十九26)。「沒有人定你的罪麼?」『定罪』一詞意為法庭式的判罪。滿有恩典奇妙的主耶穌,對婦人指出所有前來指控她的人都走了,去得渺無蹤影,整群人中沒有一個留下,有膽量來指責她。

    「主阿」或者她曾經聽聞過耶穌,因而生發信心。「我也不定你的罪」顯明主耶穌恩待罪人,給人悔改的機會。主所以不定人的罪,乃因祂在十字架上擔當了人的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表明祂絕不縱容罪。祂並非對罪採取隨便的態度,或與罪妥協,因為神的義,不能不定罪為罪。『不要再犯』在原文指中止習慣性的犯罪而言。婦人所說的主,即先生的意思。她說的話意思是:“先生,沒有。”主仁慈和藹的答道:“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在判罪的事上,主耶穌並沒有僭越公民的權利,定人罪的權在羅馬政府,耶穌並不干預。他不赦免,也不定婦人的罪,那不是他的責任。但他警告婦人,叫她不要再犯罪了。在約翰福音第一章,我們知道耶穌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就是一例,主說:“我也不定你的罪。”我們見到他的恩典。“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我們聽到真理的話。主不是說:“去吧,以後儘量少犯罪了。”耶穌基督是神,他要求的是絕對的完美,不能容許些毫罪惡,故在婦人面前,也向她表明神完美的要求。

 

心得

    那些捉拿行淫婦人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想要定她的罪,卻沒有資格,因為他們自己也是有罪的──『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7節);但惟一有資格定人罪的,就是主耶穌,卻對她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哦,這是何等的恩言!這是罪人的福音!主不但赦免了那個淫婦從前的罪,並且向她說:「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這句恩言,更作為她此後脫離罪惡權勢的能力。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