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羅西書三:1~4節『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裏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裏面。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他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他一同顯現在榮耀裏』。

    歌羅西的地方,歌羅西是一個古城,在小亞細亞中部,跟老底嘉、希拉波立(西2:1;4:13),都是建造在呂底亞及弗呂家邊界的萊克斯河(Lycus)附近。歌羅西城建在河邊,老底嘉城在它的南面約十一哩,希拉波立則在北岸。主前四百餘年時的歌羅西是一個大城,人民富庶,是重要的商業中心,後來由於交通系統的改變,而漸漸衰落,老底嘉城反而更為繁榮。主後第七、八世紀時受撒拉遜(Saracens)的侵襲,居民移徙到高那(Chonae),到十二世紀時歌羅西城被土耳其人毀滅。

    歌羅西教會,歌羅西教會大概是以巴弗所創立。本書的1:7說:「正如你們從我們所親愛,一同作僕人的以巴弗所學的」;而4:12,13說以巴弗曾「為你們和老底嘉並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的勞苦」。這些經文至少顯示了以巴弗曾在歌羅西工作,並為他們多受勞苦。以巴弗很可能是保羅在以弗所居住兩年多時所結的果子,然後他回到歌羅西,建立了教會。按使徒行傳2章所記,五旬節彼得佈道時的聽眾中有弗呂家人,其中可能也有得救了的,他們回到本鄉時,就把福音帶回去。這些從耶路撒冷回來的弗呂家人,可能就是組成歌羅西教會的第一批信徒。

    歌羅西(意即懲罰、怪異),是小亞細亞的弗呂家省內的一個古城,與老底嘉、希拉波立相距不遠,成為三足鼎立的形勢。此城建立在以弗所通往伯拉大河流域的要道上,與老底嘉同為黑羊毛的產地。歌羅西酒店由此而命名。

    歌羅西書的作者與著書時間,保羅在羅馬坐牢的時間大約是西元61-63年或62-64年,而本書四章 10節中提到馬可不久要去探望歌羅西,而他自己也希望在獲釋後親自去探望歌羅西教會,因此這封信應該是在坐牢末期寫的,大約是在西元63年到64年之間。

    保羅為何寫信給歌羅西,寫作目的和教導歌羅西書二章8節的告誡指出了保羅作書的目的,就是要讀者們「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他們擄去。顯然異端邪說已滲入歌羅西教會中間,威脅著教會的健康,所以保羅駁斥這異端邪說。

    從歌羅西書中我們可以找到諾斯底主義六點荒謬的教訓:一、著重儀式主義,他們嚴格地規定要堅守宗教節期和割禮,同時也要禁戒飲食。二、敬拜天使,這是起源於希臘哲學的思想,他們認為天使、星宿等等都能夠影響人類的命運,所以必須敬拜他們。三、支持禁慾主義,他們試圖用這種方法來達到更高的屬靈狀態,嚴格地遵從“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的規條。四、強調秘傳的知識,甚至以此誇口,就像歌羅西書2:18 所說的那樣,無故的自高自大。五、依靠人的智慧和傳統,2:8 說他們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來判斷事情。“小學”是指一系列的基本知識和科目,而不是我們平時說的小學校、小學生等等。六、貶低耶穌的身份。諾斯底派的人否認耶穌的神人二性,不承認耶穌的道成肉身。他們認為,耶穌在約但河受洗的時候,基督以聖靈的形像降下來,使祂有了神性;但是當祂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基督離開耶穌的肉身回到天上去了,所以釘在十字架上的只是一個人,並不是基督。基於這個看法,他們認為耶穌並不是基督,沒有救贖人類的能力。

    諾斯底主義,當日在歌羅西教會裏,隱約地影響神兒女心思的異端,有兩種不同的內容,一種是以禁慾主義為骨骼,而以遵守律法和傳統的儀文為形式的苦修派,另一個是諾斯底派(Gnostics),或是稱為智慧派。諾斯底派以為物質是惡的,神是純善的,人是物質,所以是惡的,若是人領會了智慧的奧祕,就可以從人開始升格,直到進入神的境界,在神與人中間有許多等級的天使,最高的天使是耶穌,最低級的天使才與人有接觸,並且主張人藉敬拜天使,就可以離惡入善。

    苦修主義,苦修派和諾斯底派,雖然是兩種不同的主張,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把基督在人與神的關係中排除出去,說得更清楚一點,人到神面前可以不需要基督,可以否認基督是神的兒子。他們沒有救贖的真理,也自然沒有救贖的方法。苦修的律法派是倚靠自己的行為,諾斯底派是倚靠人的思想和敬拜天使,實際上都是倚靠人所作的,而拒絕神所作的。

    基督的超越性(一~二),一.問候(一12)二.保羅為信徒感恩禱告(一314)三.教會元首基督的榮耀(一1523)四.交付保羅的職事(一2429)五.基督的全備,與哲學、律法主義、神祕主義、禁慾主義的危險(二123

    教會元首基督的榮耀(一1523),由「第一、首先」和「生產」複合出來的字,原指「人或 動物的頭胎」,後來也用來指「與上帝之間的親密關係」 ,如七十士譯本的出埃及記四章22節:「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新約聖經中許多地方使用此字是強調其 「首先」與「第一」,而不一定跟「生」有關,例如羅馬書八章29節、希伯來書一章6節、希伯來書十二章23節的 「長子」,啟示錄一章5節的「首先復活」。

    基督是首生者最高超最優越,十五至十七節指明基督是一切舊造的元首和根源,照樣,祂自然也是新創造(教會)的頭──「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和根源──「祂是元始,是從死裏首先復生的」。 按原文,基督不但是舊造的『首生者』(15),且是新造的『首生者』(18),故祂配「在凡事上」(指無論舊造或新造,無論自然界或靈界的秩序上)居首位。基督是最高超、最優越的一位!

    主耶穌與萬有的關係,萬有都是靠祂,藉祂而造──by Him(1:16;約1:3;來1:2)﹙創造萬有﹚。萬有都是靠祂而立──in Him(1:17;來3:3)﹙托住萬有﹚萬有都是為祂而造──for Him(1:16;來1:2)﹙承受萬有﹚主耶穌要在凡事,居首位(1:18) 主耶穌要我們在祂裡面得一切豐盛(2:9)

    信徒對居首位之基督的責任(三~四),一.信徒的新生活:脫去舊人穿上新人(三117)二.基督徒家庭的成員合宜的行為(三18~四1)三.信徒的禱告生活和以生活、言語作見證(四26    四.保羅的一些同工(四714)五.問安和吩咐(四1518

    歌羅西書簡介,保羅一方面駁斥這些異端,另一方面則高舉基督。他在第一章說,基督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一章15節),同時又說萬有都是靠他造的,不是由天使們造的。在第二章則說基督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二章10節),應受崇拜,同時因他的救贖已將一切“後事的影兒”廢去(17節)。在第三章則題及基督與我們信徒生命關係的密切(41522節)。第四章教導門徒要愛惜光陰並列出門徒的見證。

    歌羅西書論到靈命追求的四個方向,更深的生命──向下扎根(1:23)更高的生命──向上建造(2:7)裡面的生命──向內隱藏(3:3)外面的生命──向外彰顯(4:5)

    歌羅西書二:8理學字面意義是「愛智慧」,理學本身不是邪惡的,但當人在主耶穌基督以外尋求智慧,就變得邪惡了。理學一詞在此用來描述人的企圖,憑自己的智力和研究,找出那些只有藉神的啟示才能知曉的事情(林前二14)。這是邪惡的,因為高舉人的理性過於神,敬拜受造物過於創造的主。虛空的妄言指那些聲稱給一群內圈子的人提供祕密真理者的虛假和無價值教訓,這實在是毫無意義的。歌羅西書二:23用私意崇拜意指這些人根據自己以為正的想法,而不是根據神的話語,來建立一種敬拜模式。他們表面上虔誠,但卻不是真正的基督信仰。自表謙卑──他們假裝謙卑,不敢直接前去親近神,而以天使為中保。苦待己身指實行禁慾主義,他們相信人透過克己或苦行,可以達到更高的聖潔程度。這種思想可見於印度教和其他東方神祕宗教。基督在道德上的超越(3:1~4:6) ,消極──除掉舊人(3:1~9) 積極──穿上新人(3:10~11)教會──相愛敬拜(3:12~17)家庭──互敬互愛(3:18~21)工作──公平誠實(3:22~4:1)社會──儆醒謹守(4:2~6) 歌羅西書三:1~4 「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這句話似跟上節「求上面的事」意思重覆。其實上句注重追求、尋求方面的意思;本節注重思想、默念的意念。怎樣才會喜歡追尋上面的事?就是要多思念它們。多用心思想上面的事更加愛慕,更覺得它的可愛、有價值,因而更想多知道多得著,就自然地追求天上的事了。 歌羅西書三:23 無論做甚麼,都要從心裏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 沒有世俗工作與聖工之分。所有工作都是神聖的。天上的賞賜不是給有傑出或顯著成就的人,也不是給有才幹或機會的人,而是給忠心的人的。因此,如果默默無聞的人忠心地履行自己的職責,到那天必得到很好的結果。

    歌羅西書四:56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或許使徒保羅在這裏特別想到諾斯底主義者,他們帶貌似真實的教義來見歌羅西信徒,信徒應該準備好以智慧和忠誠的話,回答這些假教師。

    結論: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西一:15)。他也是教會全體之首。他是元始,是從死裏首先復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無論做甚麼,或說話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穌的名,藉著他感謝父神(西三:17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