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好牧人」舊約中,神自己是以色列的牧者(參詩廿三1;賽四十11;結卅四11~16,23;來十三20;彼前五4;啟七17),並曾應許於彌賽亞時代親自為百姓挑選一位好牧人(參結卅四23)。主耶穌於此的宣稱,正是舊約的應驗。「好牧人為羊捨命」主耶穌指出祂自己就是為羊捨命的好牧人;祂的受死是自動的。『捨命』的原文含意似乎不在生命的真正喪失,乃是說當危險逼近時,有一種把生命孤注一擲或冒喪命之險的犧牲精神,故可解作『甘冒性命的危險』。主耶穌作好牧人,共有三個階段:(1)道成肉身,為羊捨命──好牧人(參11,15,17節);(2)從死復活,看顧羊群──大牧人(參來十三20);(3)還要再來,賞罰眾牧──牧長(參彼前五4)。

    據猶太人的傳統說法,受僱看管羊群的牧羊人,如遇羊隻被猛獸吞噬時,若有被野獸撕碎的證據,不須負賠償的責任(參出二十二13),即使沒有遺留證據,則自身性命比財物更寶貴。因此他們一遇上此種情形,多半會棄羊逃之夭夭。

    「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認識』是指一種深刻的內在認識,源於生命的相通。

    「我為羊捨命」相類似的句子,在本章內一共出現了四次(參11,17,18節)。牧人和羊的互相瞭解(14節),也就是父與子之間那種深切認識的小影。主為羊捨命,目的為要釋放出祂那復活豐盛的生命;誰的苦受得最多,誰就最有生命的餘裕可以供給人。

    「我另外有羊」指外邦信徒(參徒十一18)。「不是這圈裏的」指不在猶太教範圍之內的。「並且要合成一群」指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要在基督裏面合而為一(參十一52;十七20~21;賽五十六8;弗二13~18;彼前二25)。

    「因我將命捨去,好再取回來」『因』字表明父愛子的原因;主耶穌遵從神旨意的決定,欣然將命捨去,因此神愛祂。這裏也表明主的死,並非因著環境惡劣無從抵禦而發生到祂身上的一件意外事。祂要把命捨去這一個決定,是自動的。而祂也能夠把命取回──這裏指祂的復活。

    「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基督的替死是恩典,是神給的,不是人為的,人毫無功勞。「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這句話表明:(1)主耶穌的死而復活乃是父神所定的旨意;(2)祂的死而復活乃是實現父神旨意的關鍵。

 

心得

    主耶穌的帶領是從『個人』開始,結果乃是要把人帶到「合成一群」。基督徒中間所有不合一的情形,都是因為沒有絕對接受祂的帶領。羊圈不只一個,但羊群只能有「一群」。基督捨命而供應祂豐盛的生命,乃是要得著宇宙性的合一──合成一群──就是教會,祂豐滿的身體。這是說出:基督的職事乃是宇宙性的,祂不只顧念圈內的──猶太人,代表一切正統的;也顧念圈外的──外邦人,代表一切零散的,主也要把他們帶領歸回。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