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伯大尼」此『伯大尼』乃在猶太境內,位於橄欖山東側,距耶路撒冷約三公里處的小村莊(18);不同於本書別處所提約但河東的伯大尼(參一28;十40)這是主耶穌在他公開傳道生涯中所行的最後一個偉大的神跡,也可以算是最大的。這次耶穌叫死人復活。拉撒路住在伯大尼一個小村莊裡,約在耶路撒冷以東兩哩。伯大尼就是馬利亞和他姊姊馬大的家鄉。賓克引述賴爾主教的評語:“請留意因為有神揀選的兒女在這裡生活,城鄉在神眼中就顯為重要。聖經提到馬大和馬利亞的村莊,但連孟斐斯和底比斯這等大城市卻不見於新約。”

    「這馬利亞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頭髮擦祂腳的」全部詳情記載於十二章一至八節。約翰說出伯大尼的馬利亞就是那曾用香膏抹主,又用頭髮擦他腳的。聖靈看重馬利亞那次奉獻的行動。主喜愛他的子民願意為他顯出愛。

    「你所愛的人」由這句話可知,主耶穌與他們三姊弟相交甚深。當拉撒路病了時,主耶穌顯然是在約但河的東岸。那對姊妹立刻打發人傳囗訴給耶穌,通知他所愛的拉撒路病了。那對姊妹告知耶穌的手法很令人感動,她們以耶穌對其兄弟的愛來請耶穌前來,幫助他。

    「這病不至於死」意思不是說他不會死,而是說死亡並不是這病的最終結局。「乃是為神的榮耀」意即藉此事叫人看見神的榮耀(40);也就是人因看見了神行奇妙的大事,便稱讚神、相信神、敬畏神。「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因神聽祂的禱告,叫人相信是神差祂來的(42)。主若單單治好了拉撒路的病,像其他的人一樣,神所得的榮耀就很少;但是主讓拉撒路經歷了死,卻不永遠留在死裏而被死所拘留,這就大大顯出神的榮耀來。耶穌聽見,就說:“這病不至於死。”他沒有說拉撒路不會死,而是這病最終不是帶來死亡。拉撒路會死,但又會從死裡復活過來。這場病是為神的榮耀,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神容許這事發生,好叫耶穌能來到,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再次顯出他是真正的彌賽亞。人們會因這大能的神跡而歸榮耀與神。並沒有證據顯示拉撒路的病是由於他犯了什麼特別的罪。他一向都是主虔誠的門徒,更是主所愛的。

    「耶穌素來愛...」原文的時式表明主的愛,不但是已往曾經愛過,並且現在仍繼續不斷的愛。當我們家中有人患病時,不要以為神討厭我們。這里拉撒路的病不是由於神的震怒,反而是因他的愛而起的。“主所愛的,他必管教。”

    「就在所居之地,仍住了兩天」主耶穌的行止,並非任性而為,而有祂特別的用意。『仍住了兩天』乃是特意要等到適當的時機才去;因為早去了,對祂所作之事的效果,就會打折扣。我們定會以為,若主真的愛他這三個信徒,必然立刻撇下一切,趕去他們的家。但主沒有這樣做,他聽見這消息,更在所居之地仍住了兩天。神耽延,並不代表他不答應。若我們的禱告沒有立刻得到回答,也許他是在教導我們學習等待。若我們耐心的等,就會發覺主回應我們的禱告,比我們所預期的更奇妙。主所作的一切事都依照父為他所定的旨意。他是按著神的時間表行事,就連他對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的愛,也不能催他比適當的時候早一時半刻去行動。兩天后似他是浪費了時間。但過了兩天,主耶穌叫門徒一起動身再往猶太去。『再』字使此行與上次的危機連接起來(8節;十31~39)

本節表示前往猶太明顯會有危險。門徒腦裡仍浮著猶太人在基督叫瞎子看見後,要拿石頭打他的情景。他們詫異耶穌在這危險關頭,仍要到猶太去。

    按羅馬計時法,白天從日出到日落分為十二個小時;夜晚則分為四更,每更三個小時。「白日不是有十二小時麼?」意即有足夠的時間,可供人們行動和工作。「人在白日走路,就不至跌倒」人若趁著『白日』有光的時候行動,便不會因看不清楚路況而跌倒。耶穌以下面的說話回答他們:“平常來說,白日有十二小時的時光,讓人工作。人只要在這段時間分配好工作,他就不會跌倒失足,因為他看見工作的環境及其所作的工。這世上的光,就是日光,叫他不致跌倒意外而死亡。”主這段話的意思是他遵行神的旨意,絕對順服,故此他不會在命定的時間前被殺害。他在完成工作前,定會安然無恙。每個信徒也是如此。若我們與主同行,作他所吩咐的事,世上便沒有任何勢力能在神所定的時候之先殺害我們。

    那些在黑夜走路的人是不盡忠於神的人,他活在自我的旨意中。這人易於跌倒,因他沒有神的引導,光照他的道路。主稱拉撒路的死為睡了。在新約中,睡了只是身體的死,不是靈魂的死。聖經並沒有教導人在死亡之時,靈魂就睡著。相反,信徒的靈魂去到基督那裡,那是一處更好的地方。主耶穌這話顯出他無所不知的能力。他知道拉撒路已死,縱使先前他收到的消息說他只是病了。耶穌知道始末,因他是神。每個人都只能喚醒肉身睡著了的人,只有主才能叫死去的拉撒路復活。耶穌這裡說明他要這樣做。

    門徒們誤解主耶穌的話,以為祂說的是拉撒路照常『睡了』(13);若是這樣,就表示他的病情已經渡過了危險期,他們也就不必去猶太了。耶穌的門徒不明白耶穌說睡了,真正所指的是什麼。他們不知道主是說拉撒路死了。也許他們以為睡了是康復的好徵兆。若拉撒路真的熟睡,那他就能度過難關,快要好了。本節也可解作若拉撒路的病只是身體睡眠的問題,那他們就毋須到伯大尼去幫他。門徒可能是憂心自身的安全,找藉囗不要到馬大和馬利亞的家。

    「耶穌這話」指祂在十一節所說的話。聖經清楚的指明耶穌說睡了,是指著拉撒路的死說的,而門徒卻懵然不知。耶穌就明明的告訴門徒說:“拉撒路死了。”這清楚的話,無人會誤解,門徒得悉消息,顯得非常冷靜。他們沒有問主:“你怎知道的?”主說的話有絕對的權威,他們並不質疑他的能力。

    「我沒有在那裏就歡喜」指當拉撒路死的時候,主耶穌沒有在場,祂為此而歡喜;主歡喜的理由,不是因為拉撒路死了,乃是因為如此一來,對所有屬主的人會有更大的益處。「這是為你們的緣故,好叫你們相信」主耶穌沒有及時趕去醫治拉撒路的病,是為顯明祂能叫人從死裏復活,使祂的門徒們相信祂是神的兒子。其實,祂的門徒早就相信了(參二11;六68~69;太十六16),但他們的信心還不夠堅固(參西二7),仍須被加強。「如今我們可以往他那裏去罷」注意,主的話顯示,祂仍舊看待拉撒路好像是一個活著的人。主耶穌不是為拉撒路的死而歡喜,他歡喜,只因他當時沒有在伯大尼。若他早在那裡,拉撒路就不會死。新約聖經並沒有記載人在主面前死的事例。門徒將要見到比免人死亡更偉大的神跡。他們將要見到一個人從死裡復活。這樣,他們的信心就會加增。所以,主耶穌說他不在伯大尼就歡喜,是為他們的緣故。主補充說:“好叫你們相信。”耶穌不是暗示門徒沒有相信他。當然門徒已信了他。但他們在伯大尼將要見的神跡將會大大的加強他們對主的信心。故此,主催促他們與他同去。

    「多馬,又稱為低土馬」有不少解經家認為他可能是馬太的雙胞胎兄弟(參太十3;可三18;路六15)。「我們也去和祂同死罷」指陪伴主耶穌進到危機四伏的猶太境域。多馬認為,若主耶穌去那地方,他就會被猶太人殺死。若門徒跟他一起去,也將會被殺,故此,在一片悲觀與慘澹的氣氛下,多馬叫其它門徒也一併與耶穌同去。他的話沒有信心,也沒有勇氣,只叫人士氣低落。

 

心得

    拉撒路這一次的復活,是肉身的復活,後來仍會再死;這與我們信徒將來的復活不同,我們將來復活之後,會改變成為不朽壞的(參林前十五52)。「我們的朋友」主的朋友也就是我們信徒的朋友;我們應當以主的心意為心意,以主的喜愛為喜愛。許多時候,我們因為主的遲延(6),就以為祂不理我們了,其實祂正顧念我們,並未忘卻我們。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