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司長和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在主耶穌三年半的傳道事工中,一直扮演著反對祂的主要角色,但他們在政治上並沒有力量;就在主即將被釘十字架之前,祭司長在此加進來,與法利賽人合作,顯然是出於神主權的安排。「聚集公會」原文顯示這可能不是公會正式的聚集,而是臨時的會議。「這人行好些神蹟,我們怎麼辦呢?」『這人』含有輕看藐視的口氣;他們並未否認主耶穌所行神蹟的真實性,但不明白其中的意義,因為他們不信。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討論採取什麼行動。他們問:“我們怎麼辦呢?”這話可解作:“我們應該如何做才好?我們的行動為何這麼慢?這人行了這許多的神跡,我們竟無法制止他。”猶太領袖說這些話,是定自己罪的。既然他們也承認主耶穌行了好些神跡,他們為何不信他呢?他們不相信,因他們愛罪,多於愛救主。賴爾評論得好:“這倒真是奇妙,連我主最大的敵人都供認、承認了我主行的是神跡,且是許多的神跡。我們會否懷疑,若他們有機會,會不否認我主行的是真神跡嗎?但他們似乎沒有這樣做。主所行的神跡實在太多、太公開,存著太多的證人,實在無人敢否認它們的真實性。面對這樣的事實,今天那些不信的人及懷疑論者竟稱我主所行的神跡,只是騙人的、是幻象。他們得要為此作個好好的解釋。既然與主同時的法利賽人會翻天覆地的阻止基督,也不敢否認他行了神跡,事隔了十八個世紀,現在才否認他的神跡,豈不是太荒謬嗎?”

    「若這樣由著祂,人人都要信祂」意指如果任由祂這樣講道、行神蹟,百姓都會信奉祂為彌賽亞,以致起來反抗羅馬帝國。「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地土』直譯是『地方』,可能指耶路撒冷,或當中的聖殿(參徒廿一28);它們乃猶太人認同的中心。也有解經家把『地土』解作他們的『職分』或『地位』。「和我們的百姓」『百姓』指猶太民族。本節的意思是:如果百姓接受主耶穌為彌賽亞,群起暴亂,羅馬人必採取鎮壓手段,會來毀壞聖殿,趕散猶太人,使整個民族與宗教慘遭厄運。注意,他們所害怕的是,他們將會甚麼也得不著──得不著群眾,也得不到地土、名譽、地位、權柄,尤其是聖處和聖殿都不屬他們了。他們這些顧慮,在主後七十年竟真的成為事實,但不是因為猶太人接受主耶穌,而是因為猶太人拒絕了祂。領袖們覺得事不宜遲。若他們不插手,廣大的百姓便會因耶穌的神跡而信他。若他們擁耶穌為王,就會開罪羅馬政府。羅馬人定會以為耶穌是來推翻其帝國的,然後插手,重罰猶太人。他們說“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這句話的意思是,羅馬人會毀壞聖殿,趕散猶太人。這事後來真的在主後七十年發生,但不是因為猶太人接受了主,而正正是因為他們拒絕了他。邁耳說得好:“基督信仰影響到生意運作,損害了那些能圖大利但不道德的生意,從魔鬼的廟宇中搶走客人,破壞既得利益,將整個世界翻轉過來。這信仰是討人厭、惹人氣、損害利益的東西。”

    「名叫該亞法」該亞法於主後十八年至三十六年任大祭司,共達十八年之久。「本年作大祭司」大祭司並不是一年一任,而屬終身制;故本句可解作:『當時正值他任期內的一年』。『本年』的『本』字原文含有強調之意,可能在指出這年是值得紀念的一年,因為是救主在十字架完成救贖大工的一年。「你們不知道甚麼」這話相當不禮貌;據說這就是撒都該人典型的說話方式(祭司長和大祭司多屬撒都該人)。該亞法在主後二十六至三十六年作大祭司。他主持主耶穌的宗教審訊;使徒行傳四章6節記載彼得和約翰被帶到公會前審訊時,他也在場。雖然在這裡他說了這樣的話,但他可不是主耶穌的信徒。該亞法認為眾祭司長和法利賽人都錯了,猶太人不會因為耶穌而死,相反,他預言耶穌會為整個猶太民族而死。他認為耶穌替百姓死更好,省得通國惹怒羅馬人。他似乎明白耶穌來到世界的目的。我們誤以為該亞法接納耶穌替罪人死這基督信仰重點的教義。但很可惜事實並不如此理想。該亞法所說的雖然屬實,但他卻沒有相信耶穌,讓他拯救他的靈魂。

    「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意即與其讓百姓遭殃,不如叫一個人去死;他乃是在此提議要把主耶穌交付羅馬政府當局,使祂替百姓被處死。「免得通國滅亡」如此可以不致被羅馬政府派軍討伐,免得猶太全國陷入被毀滅的危機。在該亞法看來,猶太民族要保全大局,耶穌就非死不可。「就是你們的益處」這項提議對於全民來說,乃是有益無損的佳策。但這個計謀,終究歸於無用,因為主耶穌之死,並不是為挽救猶太民族被滅於羅馬。所以就在主後七十年,羅馬軍兵仍舊毀了耶路撒冷城。

    「是因他本年作大祭司」『大祭司』意味著在眾百姓面前代表神,故常常在無意之間被神使用,說出具有深意的話來。「豫言耶穌將要替這一國死」『豫言』乃指在聖靈感動之下,說出神計劃中將要實現的事。該亞法的話表明主耶穌一人之死,可以免除猶太全國的毀滅,但他沒有料到這句話正吻合神所定的救贖計劃,只是在無意之中為神說了豫言。

    本節解釋了該亞法為何這樣說話。他說這話不是出於自己,並不是自己想出來的。這不是他的意願。他所以說這話,乃神旨使他的。他說話的含義比他所要表達的更深。這是神的預言,預言耶穌將要替以色列國死。他說出這預言的話,乃因他是本年的大祭司。神藉他說話,乃因他的官職,不是因他是個義人。其實,該亞法也是個罪人。該亞法不但預言主將會為以色列國死,並將在地上異邦四散的選民聚集歸一。有些人以為該亞法所指的是四散各地的猶太人,但他較可能是指那些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相信基督的外邦人。「神四散的子民」指外邦信徒(參十16;十七21)。

    「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意即議定處死主耶穌,但必須不引起百姓生亂(參太廿六4~5)。法利賽人沒有因主在伯大尼所行的神跡而相信。他們對神的兒子反而更憎恨。從那日起,他們就更著意商議要殺耶穌。主耶穌知道猶太人積怨愈來愈深,於是離開那地,到了一座城,名叫以法蓮。今天我們還不知道以法蓮城在那裡,只知它位處偏僻,遠離人煙,靠近曠野。「就離開那裏」雖然主知道祂將要被釘死十字架,但在神所定規的時間未到以前,祂決不鹵莽行事;所以主既洞悉反對者計劃殺祂,因此就離開他們。「到了一座城,名叫以法蓮」一般解經家認為這座城乃在耶路撒冷北面,距伯特利東北約七、八公里處(參撒下十三23)。

    「要在節前潔淨自己」猶太人若不潔淨,就不能守逾越節(參十八28)。「祂不來過節麼?」按照猶太人慣用語法,這樣的問話乃是預期一個否定的答案。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我們知道主傳道的生涯已到了尾聲。就在這個逾越節,他死在十字架上。各人都得要上耶路撒冷去,在逾越節前潔淨自己。舉例來說,一個猶太人接觸到死屍,便要行一些禮儀,潔淨自己不合禮儀的污穢。潔淨的禮儀包括不同的洗滌和獻祭。現在,猶太人一面潔淨自己,一面計畫殺害耶穌這逾越節的羔羊,實是多麼的可悲。人心醜惡,由此盡見!眾人齊集在殿裡時,開始想到他們國中那位行神跡的耶穌。他們討論他會不會來過節呢。第57節告訴我們,耶穌有不來過節的理由。祭司長和法利賽人下令要捉拿耶穌。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蹤,都得要通知官府,好使他們能捉拿他,殺死他。

 

心得

    錯誤的人也能說正確的話,所以我們不要『因人廢言』,也不必『因言信人』。在教會中不但要聽其言,也要觀其行;許多傳道人在台上能講得『頭頭是道』,在台下生活卻沒有見證。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拆毀了人中間隔斷的牆,使我們得以同歸於一(參弗二14~18)。信徒惟有將我們天然的生命置之於死地,才可能與別人有真正的合一。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