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節前六日,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祂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之處。」「伯大尼」無花果之家,困苦之家。伯大尼的家是耶穌愛到的地方。那裡,他有親密的朋友拉撒路、馬利亞和馬大。耶穌在那時到伯大尼,人人都以為很危險,因他身處耶路撒冷附近,那裡已有大隊人整裝待發,要對付他。

    「伺候」服事,分配,安排;「坐席」斜躺。「有人在那裏給耶穌豫備筵席」『有人』乃指長大痲瘋的西門(參太廿六6;可十四3);有解經家推測,西門大概是拉撒路一家人的親戚,甚至可能就是馬大的丈夫。「坐席」指在桌旁斜臥,此乃古時猶太人吃筵席慣用的姿勢。雖然有很多人要對付耶穌,但仍有少數人真心真意的待他。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穌坐席的人中,馬大伺候。聖經並沒有透露拉撒路在死後復活前的所見所聞。也許是神禁止他洩漏半點消息。

    抹膏是當時社會表示歡迎和尊敬的禮儀,通常是將膏抹在頭上(參路七46)。「一斤」原文是『一力得拉』(litra),乃羅馬重量單位的一磅(每磅有十二盎司),折合約為三分之一公斤。「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是一種昂貴的芬芳油膏,從產於印度名叫哪噠的植物根莖提煉出來的香油製成。福音書中曾數次記載主耶穌受婦人膏抹,當中並沒有兩次是完全相同的。不過,這裡記載的一般都認為與馬可福音十四章39節的相同。馬利亞對基督忠誠奉獻的心,叫她用一斤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抹他的腳。馬利亞的行動,顯出她心中並沒有任何東西比基督更寶貴,不捨得獻給他的。基督比我們所有所是的更有價值。每次我們讀到馬利亞的事,都見她是在耶穌的腳前。這裡她用自己的頭髮去擦耶穌的腳。一個女人的頭髮就是她的榮耀,馬利亞將自己的榮耀放在耶穌的腳前。這事之後,馬利亞定會散發香膏的芬芳。當基督受我們敬拜時,敬拜的人也能從中帶走芬芳的香氣。沒有一處比耶穌得到應得尊榮的地方更芬芳四射的。

    「那將要賣耶穌的」主耶穌既然知道猶大將會出賣祂,為何還揀選猶大作門徒,其理由請參閱六章67節。「加略人猶大」『加略』可能是猶太地南部一小城。古時猶太人習慣用出身地名來描寫一個人,故如此稱呼猶大。在這至為神聖的時刻,有屬肉體的進來打擾。那將要賣主的人不願見到這麼貴重的香膏作此用途。猶大認為耶穌配不上那三十兩銀子。他認為這香膏應變賣了,周濟窮人。但他只是假裝好心。他不著緊窮人,也不著緊主。他將要出賣主,不是為了三十兩銀子,而只是十分之一,他為三十塊銀子出賣主。賴爾說道:任何人跟從基督,作他的門徒三年,看見一切他所行的神跡,聽他的教導,得到基督多重的恩惠,被視為他的使徒,但心裡最終是敗壞不堪。驟眼看,這都是難以置信,不可能發生的事。但猶大的行為卻證明了一切都是可能的,也許人類墮落的程度無人完全清楚。

    「三十兩銀子」原文是『三百得拿利』(denarii),約等於當時一個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資(參太廿2)。「賙濟窮人」這是回耶路撒冷過節的人所當履行的善事(參十三29),並且也是真實信徒所樂於去行的(參加二10)。約翰很快便有補充的話。猶大說這話不是因為他真的掛念窮人,而是因為他是個賊,是貪婪的傢伙。猶大帶著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他是個賊」指他竊取公款作為私用。「又帶著錢囊」『錢囊』指小錢箱;猶大可能是經管別人獻給主耶穌和門徒的財物(參十三29;路八3)。

    古時猶太人殯葬的規矩,是用香膏膏死人的身體,並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上(參十九40;可十六1)。「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存留』意思是『為著某項目的而保存』;馬利亞必定從主的話得知,祂即將被釘受死(參太廿六2),知道時日不多,所以抓住機會,趁祂還活著的時候,對祂的死表達她感激的心意。主即是說:“不要阻她。他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這香膏的。現在她用香膏大方地膏我,是因為她愛我、敬拜我的緣故,要容她這樣行。”

    「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這並非表示主耶穌不關心窮人,其實祂常常惦念窮人的需要(參十三29;太六2~4;路四18;六20;十四1321;十八22)世上無時無刻都有窮人,要他人幫助、施恩惠。但主在地上的工作迅即完結,馬利亞不常有此機會用香膏膏他。我們也要警醒,屬靈的機會瞬間即逝,千萬不要延誤我們能為主作的工。

   

    心得

    一般屬主的人常見的毛病,就是為著「窮人」(例如:福音的對象、軟弱跌倒的弟兄、社會福利事工、教會事工等)而忙得不可開交,卻將主自己給忽略了。信徒要能分辨甚麼是「常有」的,甚麼是「不常有」的;否則,會因著那些常有的機會,以致失去那不常有的機會。主在許多信徒心目中的地位,竟然不如「窮人」;我們應當讓主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