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以西結的年代,以西結是西元前第六世紀的先知,他工作活動的年代約為西元前592570年。這時猶大國正面臨最後滅亡前夕與被擄的時期,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於西元前597年圍困耶路撒冷,將約雅斤王和王族、臣民擄去巴比倫。在這批龐雜的俘虜群中,以西結先知也在其內。被擄後的第五年(即西元前,592年)他蒙召作先知,從此在巴比倫工作達22年之久。以西結書所載最晚的預言年代為西元前”570年(結2917)。

    以西結書二章:1~5節『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站起來,我要和你說話。」他對我說話的時候,靈就進入我裏面,使我站起來,我便聽見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 他對我說:「人子啊,我差你往悖逆的國民以色列人那裏去。他們是悖逆我的,他們和他們的列祖違背我,直到今日。這眾子面無羞恥,心裏剛硬。我差你往他們那裏去,你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他們或聽,或不聽,(他們是悖逆之家),必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了先知』。

    以色列人要被擄七十年,我便聽見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在前一章最後一節說:『下雨的日子,雲中虹的形狀怎樣,周圍光輝的形狀也是怎樣。 這就是耶和華榮耀的形像。我一看見就俯伏在地,又聽見一位說話的聲音』(結一:28)。現在聖靈使他站起來,他就聽到那一位榮耀的神的聲音了。

    以色列人是悖逆的,神已離棄了猶大人,不再把他們當作自己的百姓,而視作外邦人。這衝擊性的宣告警告我們: ①違背神的旨意,而自始至終不肯悔改的人,最終必被離棄(撒上15:26;8:5,12);②他將像渣滓一樣被審判之火所燒毀(24:11)。“國民”一詞常被譯為“外邦”。以色列本是有君尊的民族和祭司的國度,卻自甘墮落,遠離神(見出19:6),現在被貶稱為“外邦”,還加了形容詞“悖逆的”。先知進一步指出以色列的悖逆是年深日久的。

    以色列人被擄該負自己責任,以西結與約雅斤王是在第二次被擄到巴比倫,南國猶大跟隨北國拜偶像離棄神,導致神的審判。神選召以西結要針對以色列人的背逆責備,神讓耶路撒冷滅亡和以色列人被擄至巴比倫,以此來矯正以色列人的反叛,把他們從罪惡的生活方式中拉出來。以西結警告他們說,不僅該民族要為罪負責,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罪向神負責。

    主耶和華如此說,神交給以西結的使命也是交托給每一位聖經教師和傳播神聖真理的人。神的話不可以與人的見解混雜。人的學說難免有錯。在神聖的事務上,只有神所啟示的事實才可以確認。除此之外都是人類的見解。在人的道理和解釋到處氾濫的時候,我們需要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的信息作為保障。這是權威的聲音。以西結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保證。猶大的厄運迫在眉睫。他的信息帶有最高權威的印證。

    但以理以西結與耶利米先知,以西結書二章:6~10節『人子啊,雖有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裏,你又住在蠍子中間,總不要怕他們,也不要怕他們的話;他們雖是悖逆之家,還不要怕他們的話,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管將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是極其悖逆的。「人子啊,要聽我對你所說的話,不要悖逆像那悖逆之家,你要開口吃我所賜給你的。」我觀看,見有一隻手向我伸出來,手中有一書卷。他將書卷在我面前展開,內外都寫著字,其上所寫的有哀號、歎息、悲痛的話』。

    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裏,你又住在蠍子中間,荊棘和蒺藜、蠍子在中間,以西結的對手來自首領,祭司和假先知。他們嘲笑,歪曲,指控和威脅先知。但是面對這一切,他要防止屈服於他們的威脅和四面困擾他的恐懼。荊棘和蒺藜、蠍子:有刺有毒之物,象徵聽者無情、殘酷的反應,亦指先知使命的危險性。比喻先知所遭遇來自他傳道對象的反對。比喻先知遭遇來自他傳道的對象,「在你那裏」是荊棘和蒺藜「在你周圍」危險遍處,四面楚歌,無法逃避。這些又好似一堵牆,擋住去路,無法向前,一碰只會流血受苦,使先知動彈不得。他又住在蠍子中間,「住」也可譯為「坐」,在毒物上坐著,怎會不受毒害呢?蠍子是屬蛇類,長約六吋,在尾部有毒刺。可見這三樣都有刺,會使人受傷中毒。

    以西結開始傳講信息,約雅斤被擄的第五年就是西元前593592年,而巴比倫帝國尼布甲尼撒王毀滅耶路撒冷是在西元前586年,以西結被擄過了六年,也就是他在三十歲開始先知的工作。神先讓他見到坐在高高寶座上的榮耀形象,好讓他帶著先知的權柄傳講信息,也面對反對他與批評他的勢力,神要他儘管傳講不要害怕。神給以西結一項艱巨的任務,神給了以西結一項艱巨的任務。神要他向那些不懂得感恩,滿腹牢騷的人傳講神的信息。有時候我們必須給不友善的人作榜樣,或者分享我們的信 仰。主告訴以西結不要害怕也不要反抗,不用管人們聽不聽,只管將神的話告訴他們。神也要我們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去傳福音(參提後4:2)。

    不可回避所領受的使命,神所賜給以西結吃的書卷,滿了咒詛的話語(10)。當以西結順服神的話語而吃的時候,書卷就甘甜如蜜(3:3)。由此可知:①領受神使命的人,不應因事工艱辛而回避自己的責任(50:5-7) ;②為要使百姓覺醒過來,須毫不猶豫地發出審判與指責的信息。今天,不少牧會者一味地強調祝福,理當領會本文的含意(3:18;提前1:5;1:9)。不要悖逆:指不可回避所領受的使命。會積極地從事己心所願的,卻不肯做自己所不喜歡的事,即使那是神所喜悅的事(1:3)

    吃我所賜給你的,這是象徵性的預言。先知是在異象中吃,而不是真的吃(見第2節注釋)。這個比喻充滿屬靈的意義。傳道人必須先從神領受,才能分給同胞。人體所吸收的養分怎樣變成血,肉和骨骼,神的信息也必成為使者身上的一部份。傳道人如果對自己的信息只有膚淺和不明確的認識,就不適於從事聖工。信息必須深入他的內心深處,滲透他全身,進入他屬靈生命的一切機能,成為他意念和生命中必不可少的組份。

    神要以西結吃書卷,書卷是用獸皮或羊皮所作的,通常只使用一面。但是,本文中的書卷比較獨特,內外都記錄著神的話語。這或許是意指以西結所要傳達的信息量很多;或許是意指外面的文字僅僅表達了字面意義而裡面的文字卻說明瞭屬靈秘密;或許是為了避免以西結在神的信息之外加添私意。確切的是,書卷記錄了神因以色列的罪行所降的災禍,並且那災禍是舉國性的,而非針對個人。

    耶路撒冷必被攻陷,他在被擄的人中傳講上帝的信息,他說耶路撒冷會被攻陷,這不是當時的人愛聽的話。那些被擄去巴比倫的猶大人,他們多麼盼望猶大強盛、盼望有一天他們能夠回到耶路撒冷!以西結責備他們拜偶像必遭毀滅,耶路撒冷必被攻陷,這樣的信息他們不能接受。於是以西結不再說話,而用許多象徵性的動作來表達他的信息,百姓就來問他,你這樣做是什麼意思,他才告訴他們上帝審判的話語(12:8-16)

    以西結所預言的實現,等到耶路撒冷真的陷落了,如以西結所預言的,他才開口,不再緘默( 33:21-22) 身為祭司的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末後的復興、聖殿的重建,他的信息已經是超越時 代了。神要以西結吃下書卷,神在異象中吩咐他要拿起書卷來吃(結二8-3)。這一次深刻的經歷,相信在他一生的事奉裡成為一個不斷的提醒。一.領受託付,有話要說(結二8;三13)在短短的六節經文中(結二8-10;三1-3),神吩咐以西結吃書卷的命令出現三次之多(二8;三13),可見它的重要性。當然,並非真的要以西結把書卷吃下,這只是神在異象中要帶一項具有屬靈意義的象徵性行動而已。

    吃書卷咀嚼後才有信息,「吃書卷」是甚麼意思呢?我們可以用上列四個步驟去理解它。它是將神的話語領受、經過咀嚼、用信心接受,並消化成為屬靈生命的養料。神為甚麼要祂的僕人吃下書卷呢?因為只有這樣才有信息可傳、才有話可說。以西結、耶利米(參耶十五16-17)與使徒約翰(啟十8-11)都不能例外。他們不能傳講自己喜歡講的話,亦不能述說自己想說的話,乃是要傳講神要他們說的話。若不將書卷吃下,那裡可以說出神的話語?又如何可以作神的代言人呢?

    以西結感同身受書卷的信息,「他將書卷在我面前展開,內外都寫著字,其上所寫的有哀號、歎息、悲痛的話。」以西結所吃下的書卷,上面寫著「哀號、歎息與悲痛的話」。這說明書卷裡記載的是審判與刑罰的信息,在本質上不是甚麼好消息!要傳講這樣的信息,當然可以採取客觀的態度,用「耶和華如此說」去責備會眾,自己便可以毫不動情!然而以西結卻不是這樣,他不單站在代言人的身分來宣告審判,他更站在領受信息的人的地位,感同身受,沒有置身於度外。

    先知豈能無動於衷呢?從下文可見他後來感到「心中甚苦,靈性忿激」(三14),然後「在他們中間憂憂悶悶的坐了七日」(三15)。當聽見自己同胞要受審判的時候,作為先知的他又豈能無動於衷呢?

    結論:以西結見到異象,看見神的寶座高高的在四活物與四輪子之上,神親自的向他說話。神的百姓因為像北國一樣拜偶像離棄神,神就讓他們毀滅,但是神並沒有離開他們,就算被擄到巴比倫,神還是在他們中間。要以西結吃下書卷,表明他的責任重大,要他將神的話語領受、經過咀嚼、用信心接受,並消化成為屬靈生命的養料,才能餵養神的百姓。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