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死…作了王』指死亡是一個權勢,世人都活在死亡的陰影底下,並受那掌死權之魔鬼的轄制(來二14~15)。「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洪恩』原文是指滿溢的恩典;『所賜之義』原文是指義的白白恩賜。全句是說,我們信徒乃是領受滿溢的恩典,並得了義的白白恩賜的人。恩典給人帶來義的恩賜,而義的恩賜又使人得以消除審判與定罪(16)。 「在生命中作王」『生命』指神聖的生命,它是因著相信、接受主而有的(約十10;約壹五12);這生命不同於我們所原有的肉身生命(可十二44原文)和魂生命(太十六25原文)。這生命就是基督自己(約十一25;十四6),具有神本性一切的豐盛(西二9)和無窮的生命大能(來七16),運行在信徒的裏面,使之勝過罪和死。本節的主要論點是在指出生命的權能,遠超過死亡的權勢;死亡雖然強而有力,且殘忍可怕(參歌八6),但它只能在亞當(舊人)的範疇內掌權,我們若活在基督(新人)的範疇內,生命就要吞滅死亡(林後五4;林前十五54),在我們身上顯出作王的光景了。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一人作了王,成了暴君。但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即所有承受無比恩典的信徒,就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這是何等的恩典!我們不但從死亡的權勢下得釋放,還能作王掌權,在今世並永恆裡享受生命。我們是否真正明白、珍惜這恩?我們是活得象一位屬天的王者,或仍在這世界的糞堆中打滾?

    因著亞當在伊甸園裏一次的『滑跌出界』(『過犯』原文直譯),眾人就都被神定罪,而都服在罪與死的權下;照樣,因著基督在十字架上一次合乎神公義的行為,眾人也就要被神稱義,而能得著神的生命並享受生命的大能了。因亞當的過犯,全人類都被定罪;但因基督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這義行並不是救主的生命,也不是他遵守了律法,而是他在各各他代替罪人受死。他這樣行使人稱義得生命,即帶來使人得生命的稱義,且是給眾人的。本節裡的兩個眾人,也不是指同一群人。第一個眾人,是指在亞當裡的眾人。第二個眾人是指在基督裡的眾人。上一節可以肯定這點:“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只有信主的人,才可以稱義得生命。

    前節的『一次』是外面行為的問題,本節的『一人』是裏面生命的問題。因著亞當一個人『不順服』(『悖逆』原文直譯)神,罪就被組織到人的裏面,眾人就被構成了『罪人』;照樣,因著基督一個人『順服』神以至於死(腓二8),義的生命和性情也就要被組織到人的裏面,眾人就都被構成為『義人』了。正如因亞當悖逆神的命令,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基督順從天父,凡相信他的就得稱為義了。基督因著順從,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的罪。普救論者企圖用這些經節證明最終全人類都得救,但這是徒勞無功的。經文所論的,是兩位人類首腦的代表性;明顯地,正如亞當的罪影響了在他裡面的人,基督的義行也只為那些在他裡面的人帶來祝福。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本節一面接續十三節的思想,說明律法與罪的關係,一面也指出在基督裏所得的恩典,遠超過在亞當裏所得的罪。『律法本是外添的』,是說頒賜律法並非神的原意,只因人有罪而不知罪,神就引進了律法;『叫過犯顯多』是說律法的功用是將罪顯明出來,並且越顯越多,使人從而認識自己的敗壞和無能,因此轉向基督的救恩。「只是罪在哪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這句話有兩面的意思:(1)人愈看見罪的可怕,就愈依靠恩典,取用恩典,以致恩典更多顯明在我們的身上。(2)恩典總是超過罪的,不只比罪更強、更有能,並且比罪更多、更夠用(參林後十二9)那持反對意見的猶太人,認為一切都以律法為中心。他因保羅的說話而感到震驚。他已知曉,罪和救恩並不是以律法為中心,而是以這兩位首腦代表為中心。既是如此,猶太人很可能會問:“為什麼要頒下律法?”保羅的回答是: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律法並沒有帶來罪,卻顯出罪就是違抗神的過犯。律法並沒有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而是將罪顯明,使人完全看見其可怕的面目。然而,神的恩典比所有人的罪更大。罪在那裡顯多,神的恩典在各各他就更顯多了。

    本節是第三次題到『照樣』,來說明在亞當裏的所得,和在基督裏的所得之對比。眾人在亞當裏不只被定罪、被構成罪人,並且也被置於罪和死的權勢底下,任它們轄制。「就如罪作王叫人死」本句原文直譯是『罪因著死作王』,不止死作了王(14,17節),現在連罪也作了王,而罪作王是藉著死,因為人是因怕死而為罪的奴僕的(參來二15)。 「恩典也藉著義作王」神的義乃是我們享受神恩典的憑藉和管道;我們只要因信與基督聯合,就合乎神公義的要求,也就能得著神恩典的同在(林前十五10),而這恩典具有莫大的能力(林後十二9),能夠覆庇、剛強、支配、管治我們,叫我們豐豐富富的得到神永遠的生命,使我們能在生命中作王(17節)為全人類帶來死亡的罪,其權勢在此結束,恩典也藉著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請留意,恩典是藉著義作王的。神一切聖潔的要求已得到滿足,罪的功價已付上了;因此,如今一切以基督為代贖者、靠著他的功勞前來的,神都可以將永生賜給他們。或許這幾節經文可以稍為回答一條人們常問到的問題:“為什麼神容讓罪進入世界?”答案就是:相對於罪從沒有進入世界的假設,神卻因著基督的犧牲得到更大的榮耀,人也得到更多祝福。再假設亞當並沒有墮落,我們在他裡面,也遠不及我們在基督裡面。如果亞當從沒有犯過罪,他會在伊甸園裡不斷享受這地上的生命。不過,他沒有機會成為神所救贖的兒子,沒有機會成為他的後嗣,也沒有機會和耶穌基督同為後嗣了。他不能享受天家的應許,或與基督永遠在一起並象他的應許。這些恩福只是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救贖工作賜下的。

 

心得

    罪只能在死亡的範疇中掌權,罪沒有辦法在恩典的範疇中掌權。感謝主,眾人在基督裏不只被稱義、被構成義人,並且也被置於恩典和生命的權勢底下,受它們的管理。作王是掌權有權能。不合乎神公義的手續,若沒有神的義通過,神的恩典就不能臨到我們身上,更不能在我們身上施展它的權能。恩典是藉著義作王,恩典是水流,義是水管,恩典的水流乃是流在義的水管裏面。義乃是恩典掌權的憑藉。神的恩典原是憑祂憐憫所賜,可說並無保障;現在卻經過祂義的手續,就顯出無比的權力――『作王』,叫我們不能不得『永生』。何等堅定!何等穩固!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