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卻從心裏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道理的模範』或作『教訓的榜樣或典範』,包括因信稱義的教訓和榜樣,以及本章前段所述成聖的根基和秘訣等。信徒在從前雖然曾經作過罪的奴僕,但如今因從心裏領受了恩典的教訓,就必然已得著了新的地位――即作順命的奴僕(16節)。“感謝神,你們雖曾是罪的奴隸,但當你們來到基督的道理面前時,卻誠實地回應,從心裡順服基督的道理並接受其支配。”(費廉思譯本,JBP)羅馬的基督徒全心全意地順從了恩典的福音,包括保羅在本書信裡所教導的一切道理。

    本節的『得了釋放』和『作了…奴僕』,兩個都是被動式動詞,意即當我們從心裏順服了所傳給我們的福音(參17節),我們就自然而然地脫離了罪,而成了義的奴僕。正確的道理應帶來正確的責任。信徒在回應從罪裡得了釋放這真理時,他們就作了義的奴僕。所謂從罪裡得了釋放,並不是指他們罪的本質消失了,也不是指他們不會再犯罪。按上文下理說,這是指他們已從罪的權勢下得釋放,罪不能再操縱他們的生命。

    「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肉體的軟弱』是指因靈命尚屬幼稚,以致不能領會深奧的道理(參林前二14;三1~2;來五12~14)。「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因為我們尚不能明白屬靈之事的緣故,保羅只好借用一般常人的推理,來說明必然成聖的理由。「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不潔不法』是『罪』(13節)的同義詞;『不潔』是指罪的邪汙的特性,『不法』則指罪的敗壞的特性。「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原文並無『要』字;照本段前後文看,保羅似乎重在解釋,而非重在勸勉。   『義』原文意思是把人及神應得的歸給他們。這種義的生活引領進入『成聖』。『成聖』的原文不是一種已達完成的狀態,乃是一種在進行中的過程,乃是朝向聖潔的道路。

    「就不被義約束了」原文意思是『對於義逍遙自在』。          本節是在說明前節所述,當我們從前作罪之奴僕的時候,為甚麼會產生『不法』的後果呢?乃因那時『不被義約束』。言外之意,暗示我們既作了義的奴僕,就必受義的約束,故必導致『成聖』的結果。保羅在上一節提到作義的奴僕,但他知道行義的人其實並沒有受奴役束縛。“義行並不是束縛,只是我們從人的角度解釋而已。”犯罪的是罪的奴僕,但蒙聖子釋放的人,確實是自由的(約八34、36)。保羅解釋說,他用奴僕和主人的比喻,是照人的常話說。就是說,他是用日常熟識的事物來說明。這樣做是因他們肉體的軟弱。換言之,只用概括的話來表達真理,他們在頭腦上和屬靈上會感到難以理解。很多時候,要用比喻才可以將真理解明。信徒在信主之前,將自己的肢體獻給各樣不潔的作奴僕,並輾轉不斷地行惡。如今他們應該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這樣他們的生命就真正是聖潔的了。

    「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羞恥的事』指罪的行為;得救之前並不以罪的行為為恥,但現今卻引為羞恥。「當日有甚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結局』原文字意是『成熟而結出果子』。凡犯罪作惡的,在當時似乎看不出有甚麼樣的果子,但最終必要結出死的果子來。保羅挑動他們(並我們)去反省,未信主時種種行為的結果,這些行為正是信徒現今所看為羞恥的。雷思福列出下列的結果:1.人濫用天賦才能。2.錯置感情愛好。3.耗費光陰。4.誤用影響力。5.冤枉好友。6.損害最重要的益處。7.觸犯愛,尤其是神的愛。總結兩個字──羞恥。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裴雅森寫道:“每一樣罪都朝著死前進,假如堅持不悔,目標和結果都是死。”

    「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作神僕不同於作罪僕,我們作神的奴僕,就必會結出『成聖的果子』;『成聖』是重在從神之外的一切分別出來,歸神為聖,雖然不是專在脫離罪,當然也是包括脫離罪。所以從罪裏得了釋放,也是成聖的經歷,因此就有成聖的果子。此外,這裏的『成聖』並不是指地位上的成聖,乃是指性質上的成聖,故不是指已經完成的事實,而是指正在過程中的經歷。「那結局就是永生」這『成聖的果子』不是別的,乃是有分於神那永遠且聖潔的生命。就是這個生命,使我們有成聖的經歷。人因歸信基督的緣故,地位完全改觀。現在他從罪裡得了釋放,罪不再作他的主,而他也甘心樂意地成為神的奴僕。結果是在今世過聖潔的生活,並到人生旅途的結局時進入永生。當然,信徒現今已有永遠的生命,但本節所指的是豐滿的生命,包括那榮耀、復活的身體。

    「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工價』原文是指一個軍人該得的薪資,是因他出生入死、汗流浹背獲得的酬報;在罪的手下為傭兵,必然得著死為酬報。死不是人白白得來的,乃是人作犯罪的工作,所該得的工價。人犯罪服事罪這個主人,這個主人也不會叫人白白服事,必要給人一個報酬,這個報酬就是死。「惟有神的恩賜」『恩賜』是指在薪資之外,額外白得的賞金。「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作神的奴僕和戰士,必然得著在基督裏的生命為恩賞。本節給我們看見三個非常明顯的對比:                (1)兩個主人──罪與神。

                (2)兩種酬報──工價與白白的恩賜。                (3)兩樣結果──死與永生。保羅用以下鮮明的對比,總結這個題目:兩個主人──罪與神。兩種方法──工價與白白的恩賜。兩種結果──死與永生。請注意,永生是在一個人裡,這人就是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凡在基督裡的人都有永生。就是這麼簡單!

 

心得

    『作了神的奴僕』我們不光是神的僕人,更是神的奴僕,是神用重價買來的奴僕。僕人是平常的,奴僕是專一的。奴僕就是一個賣身為奴的人。神不光是我們的神,也是我們的主人。所以我們是祭司,要專一事奉神;我們是奴僕,更要忠誠事奉主。(二)作神奴僕的好處,就是被神分別為聖,並且能結出聖潔的果子,具有永恆的價值。(三)我們還沒有達到全然成聖的地步,因此我們須要竭力不斷的追求。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