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路加福音十:25~37

             過去我們讀這一段經文時,可能看到的重點是在好撒瑪利亞人所行的善事。但我們若仔細去看上下文會發覺,原來耶穌是針對律法師試探祂時所舉的一個比喻。耶穌在這一段談話中所強調的是『心動不如行動』。

             

Ⅰ、耶穌對鄰舍的定義

    有一位律法師(Law-expert英文翻譯為法律專家) 不懷好意的要來試探耶穌,他對舊約的律法讀的滾瓜爛熟。律法師「起來」表示當時他正在場聽耶穌講道,可能聽到前面21~24節:「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又聽到「從前有許多先知和君王要看你們所看的,卻沒有看見,要聽你們所聽的,卻沒有聽見。」這些話聽在律法師的耳朵裡當然不是味道,所以他自作聰明以為找到了可以抓住耶穌的把柄,因此站了起來。問耶穌一個問題何謂永生?律法師對承受永生有他們自己的看法,當他問耶穌何謂永生時,其實他的心裡是有答案的,按照他們的看法只要守住律法的條文,就可以得到永生。或許在他還沒有試探耶穌之前,他對自己的永生是很有把握的,他以為耶穌所說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解釋錯了。他們才是通達一切律法的人,也就是可以得永生的人,他萬萬沒想到耶穌對他所問的問題不作正面的回答,反而要他去行。

   

Ⅱ、律法師對鄰舍的解釋

耶穌為何不直接回答這一位律法師的問題?耶穌當然知道他的用意是什麼?耶穌不正面回答反問他律法書上所寫的是什麼?耶穌再問他,他是如何讀律法書的?看起來耶穌常常答非所問,其實耶穌不僅命中他的要害,甚至把他內心真正的問題也都掀開來了。

    律法師引述申命記六:5『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通常猶太人把這經文放在腰際繫著一個小皮袋,裏面就是有這個經文。他們坐在家裏或行在路上,晚上躺下睡覺前,早上起床之後都要談論它,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把這些經文寫在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當他們要進門之前總會親一下經文,表示他們的敬虔(申六:6~9)。這一位律法師繼續引述利未記十九:18『不可報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國的子民,卻要愛人如己。我是耶和華。』表示他很尊重律法守住律法的精神。耶穌對這兩條誡命的看法基本上與律法師是一樣的,在馬太福音二十二:36~40祂也是這樣的表示這兩條誡命就是律法和先知的總綱。可是耶穌要他去行出來,這就把他難住了,我們都知道知易行難,認識真理比較容易,要把真理實行出來是不容易,若要照主耶穌的標準那就更難了。

    律法師提出自認為有理的道理,或許在他的心裡早就預設誰是他的鄰舍,所以他問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律法師所了解的鄰舍,就是當時絕大多數猶太人的看法,猶太人認為要愛鄰舍恨仇敵,耶穌卻說愛你的仇敵(太五43~48),猶太人認為要愛鄰舍是指愛以色列人,法利賽人更認為要愛鄰舍是指愛法利賽人。這一位律法師心想耶穌再也無法回答他的問題了,因為他所愛的對象是那麼樣的清楚,而耶穌不是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律法師不僅要試探耶穌要如何表示愛以色列人或法利賽人,他更想抓住耶穌的把柄,耶穌如何解釋愛鄰舍呢?

 

Ⅲ、耶穌對鄰舍的解釋

    耶穌為何要用這個比喻來向律法師解釋呢?我想耶穌最主要是要指出律法師的錯誤,耶穌也要向我們教導誰才是好鄰舍。有人解釋這個比喻中的祭司就是現在的牧師,利未人是執事而好撒瑪利亞人就是一般的信徒了。持這樣看法的人大概不了解彼得前書二: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新約時代每一個基督徒都是祭司,所以我們都不能逃避這段經文所描述的光景。

             耶穌講到這三個人的時候,祂用強烈對比的方式來說明『心動不如行動』,祭司是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耶利哥座落於約旦河西離耶路撒冷只有25公里,它低於地中海海平面約1300英尺,而耶路撒冷卻在海拔2300英呎高,短短的25公里卻有3600英呎的落差,而且這條路到處有急轉灣,是強盜最容易出沒的地方。按照利未記二十一章規定祭司若是在執行職務時,是要遠避死屍。可是他現在是下班,因為經文說「祭司從這條路下來」意思是他下班要回家或去別的地方,他應該可以幫忙,若是因宗教因素還可原諒可是他卻不願意,或許怕強盜或招惹麻煩,由此可見這一位祭司根本就沒有愛心。利未人從這裡過去的時候也是相同的反應,利未人也看見那一個被打得半死的人,卻不肯伸出援手,可能也是怕被牽累,我想這兩個人都代表我們現代人怕惹麻煩,怕為別人付出代價。

    好撒瑪利亞人原是被猶太人所唾棄,所看不起的。耶穌刻意用好撒瑪利亞人作例來凸顯要作好鄰居不能光是天馬行空,只有理論而沒有實際。好鄰舍應該是從身邊周遭的人做起,隨時伸出援手給那些真有需要的人。這一位好撒瑪利亞人看到被打得半死的人,就動了慈心,他可以遠遠的離棄那一個人,因為撒瑪利亞人本來就被猶太人所厭棄,若是他跟祭司或利未人一樣的態度,我想沒有人會責怪他,可是當他看到這被打得半死的人,就動了慈心是我們現代人最需要的學習的。這一位好撒瑪利亞人不怕惹上麻煩的上前去看那一個人是怎麼一會事,他還把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當世代的人出外隨身都有攜帶酒和油,酒可以消毒,油可以減輕痛苦,為他包紮後更讓他騎在自己的牲口上。我想這一位好撒瑪利亞人早已盡到律法的要求,「不可報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國的子民,卻要愛人如己。」並且超過前面所述的而是愛你的仇敵。然後他又把那一位傷患者帶到旅店去休息養傷,好撒瑪利亞人還陪著他一個晚上,不知那一天晚上他要為傷患敷上多少次的酒和油,隔一天早上還拿出二錢又答應回來還要再奉還給店主,這種愛心或許對最親愛的人還容易,可是他們之間是無親無故,為何要如此的幫助他呢?

         

耶穌問:「誰才是落在強盜的人的鄰舍?」這句話耶穌還是沒有回答律法師所問:「誰是我的鄰舍?」我們從耶穌所講的比喻已經瞭解,「知易行難」,律法師想要守住律法而已,等到耶穌把這真理闡明之後,這律法師還是不承認好撒瑪利亞人才是好鄰舍,他卻說是憐憫他的人。由此我們應深思,許多人若懷著對人有偏見時,很難改變對人的觀感。我們有可能回答耶穌所問:「誰才是落在強盜的人的鄰舍?」,我們肯愛人如己嗎?甚至愛你的仇敵嗎?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